第二部:猫冢  第十章:上古传说

章节字数:2515  更新时间:13-04-17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申屠老人摸了摸身边的尼采,然后慢慢说起了那个传说:“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灵魇这种病的,但在公元前的时候,埃及人将猫奉为神灵,认为猫是月神的化身,这本来是一种远古的图腾式崇拜,但没有想到一个女巫伽农娜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当时法老的公主染病在身,无药可治,于是法老责令身为祭司的女巫伽农娜想办法。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时伽农娜有个秘密的男友被法老的敌人抓住了,法老的敌人以此挟迫伽农娜让她用猫的五脏作为药引子医治公主的病,如果公主吃下去,整个埃及将失去猫的保佑,法老的统治也会结束的。当然,这是古人的思维,用现代化说就是渎神,自然会受到神的惩罚。伽农娜没有办法,便用猫的五脏制出了一种药,结果还真公主的病治好了,但隔了一段时间之后,公主失去了神灵的保佑变得越来越丑了,后来公主终于知道了自己吃了神灵的血肉,于是便自杀了。公主的死造成了整个埃及被笼罩在一种悲伤的情绪之中,而且越来越厉害,许多人都莫名其妙的自杀了,埃及的文明也就此而没落。”

    “那个女巫和他的男友呢?”苏琼不禁问道。

    “伽农娜的男友也受到了这种悲伤的情绪的影响而自杀了,伽农娜这才意识到自己成了杀死心爱的人的元凶,于是她悄悄地撬开男友的坟墓,然后抱着男友的尸骸一起死去。”

    苏琼叹了口气,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这个故事与灵魇有什么直接联系吗?

    申屠老人似乎看出苏琼的疑问,继续说道:“灵魇所传播的是一种悲伤的情绪,但针对每一个人却是不同的,悲伤可能演变成痛苦,或恐惧等等,所以自杀是寻求解脱的最好方法,如果我说得没错的话,齐煜死的时候脸色表情绝不是痛苦的,很安详或者还是笑意,对不对?”

    苏琼点点头,在急诊大厅中,齐煜的表情的确令人感到有些诡异。

    “伽农娜虽然死了,但关于这味药的制作方法却流传了下来。据说在制作这味药的时候,伽农娜极其矛盾,一方面是自己的爱人,另一方面是美丽的公主,于是伽农娜的内心才是这种悲伤的源头,为了掩盖自己这种悲伤,这个女巫竟然采取了一个非常极端的方式,也就是说在制药的过程中,这个女巫其实已经由于内心的悲伤而变得疯狂了。”

    “什么方式?”苏琼忙问道。

    “虐猫。”申屠老人边抚摸着身边的尼采边说道,尼采似乎听懂了老人的故事,发出一声悲鸣。

    苏琼立即感到肠胃不自然地蠕动了起来。

    申屠老人接着说道:“猫是一种神物,当它被虐待的时候,它的灵魂将会由于肉体的折磨而离开,伽农娜想以这样没有神灵附着的猫肉作为引子,公主即便吃下去也不会触犯神灵,但她错了,灵魂永远无法脱离肉体的。猫在临死之前,由于受到了过分的惊吓,它的灵魂也会变得畸型,甚至成为了一种诅咒,一种报复,这就是所谓‘灵猫的诅咒’。”

    苏琼想了想:“爷爷,你是说灵魇不仅仅是一种病菌,还是一种诅咒?”

    申屠老人看着苏琼,微微一笑:“我是一个老人了,我情愿相信诅咒而不愿相信科学,比如说金字塔是一个伟大的工程,按照当时的地球人总数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我相信有神灵在帮助,而不是什么外星人。但是主宰我们的神灵会不会就是外星人呢?如果是的话,科学反而在解释以前的神灵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琼并没有思考那么多,她也说不清神灵与外星人的关系与区别,于是接着问道:“那这种叫灵魇的病又是怎么传染给人类的呢?”

    申屠老人反问道:“你想听科学的解释?”

    苏琼点了点头。

    申屠老人正色说道:“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由于现在很少有人得这种病,没有病例也就没有真正的科学研究,所以科学似乎无法给出一个令人满意地答案。但从一些古书中似乎可以推测出来,当然是一种假设,灵魇这种病的主要元凶是一种叫弓形真菌的细菌的变异,它只能通过血液传染人类,传染的途径应该有三种,你应该听说过,遗传,血液接触和性接触,是不是象艾滋病?所不同的是,这种病菌不是破坏人类的免疫系统,而是破坏人类的神经元,让人产生幻听幻想。”

    “那弓形真菌怎么会变异的呢?”

    申屠老人笑了:“我刚才说过,有些传说其实是很符合科学的,如果我说得没有错的话,是因为猫的体内酸碱度发生了变化,当猫受到虐待的时候,它身体中的血液会失去了酸碱平衡,而弓形真菌在这种失衡的条件下便会产生变异。”

    “那诅咒会不会真的传染呢?”苏琼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作为一名探员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显得十分地可笑。

    申屠老人叹了口气说道:“这个问题就不是科学所能解释的了,得看是什么样的诅咒了,伽农娜虽然没有下诅咒,但事实上她当时的矛盾心理过于强烈,那种悲伤的情绪便成了一种诅咒。”

    “也就是说隍都城如果有人真的在制造这种病毒,如果这个人也是一个女巫式的人物时,她在制造的过程中所下的诅咒便决定了这种病能让受感染者产生什么样的幻听或幻视?然后不由自主地做些什么事情?”苏琼这一次跟上了申屠老人的思维。

    “是的。”

    “即便我们没有碰到这种病菌,如果真有诅咒的话,我们可能也会被传染?”苏琼问道,“这也就是您让我们尽量不要动黑猫尸体的原因?”

    申屠老人点了点头:“没有人能够轻易地制造出这种病毒,除非他的确是一个女巫,既然是女巫,她在制造的过程中下了诅咒也不是不可能的。至于是不是会传染到其它人,我就不好说了。”

    苏琼突然想到了陈东,自从见到了齐煜,他多少有些紧张,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难道这个病毒的制造者真的下了某种诅咒致使陈东也感染上这种病了吗?苏琼感到脊背上的寒意立即袭了上来。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解开这个诅咒吗?”

    申屠老人突然笑了,将尼采抱到了怀里说道:“诅咒怎么可能会传染呢?”

    苏琼立即愣住了,她一时没明白爷爷最后这句反问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更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相信那些关于诅咒的传说,在她看来,这一切似乎都过于神秘了,好象根本就不是警方所能解决的问题。

    苏琼突然间觉得有些想放弃,这是她从警以来头一次产生了这样的念头,难道自己害怕了吗?

    苏琼看着爷爷怀里的黑猫尼采,猫的确具有灵性,但她怎么也不会将猫与神放在一起,埃及人的图腾崇拜在隍都这里也适用吗?

    正想着,尼采突然抬起了头,两只眼睛也立即瞪圆了,冲着苏琼的身后叫了一声,苏琼急忙回头看过去。

    只见从不远处山坡上的迷雾中慢慢地走下来一个人,削瘦的身材,一件外套穿在身上颇为宽松,长长的头发有些凌乱,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

    林川,他怎么会来到这里?苏琼纳闷地想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