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十二章:夜坟墓身

章节字数:2906  更新时间:13-04-17 12: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川又好气又好笑,但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目送着苏琼慢慢地消失在迷雾之中。

    一把好好的油布伞,放在警局的证物仓库里怎么可能被烧毁呢?难道警局失火了,还是警员中有人特意在毁灭这个证物,那么这柄油布伞的伞把里到底隐藏了什么呢?

    还有一件事令林川心中充满了疑惑,从刚才打电话的苏琼的表情上看,警方似乎还不知道刑老太死了。也就是说医院还没有人向警方报案,难道他们还没有人发现刑老太的尸体?还是有人发现了却错以为是自然死亡?

    林川颇有些费解。

    这时,申屠老人突然问道:“林川,你为什么会对此案这么感兴趣呢?”

    听到申屠老人突然有此一问,林川倒有些愣了,他只好说道:“这段时间我一直住在医院里,大概是闲得突然好奇罢了。”

    申屠老人摇了摇头,将尼采抱在怀里,然后站起身来,紧紧地盯着林川,一字一句地说道:“所有事情都是有缘果的,一个好奇并不能解释一切,也许到你醒悟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林川显然没有过多的考虑,反倒是老人那张丑陋的脸立在面前,一双眼睛中射出来的光令他有些惧意,于是他只好喏喏地点点头。

    申屠老人叹了口气道:“年轻人,有些事还是远离得好,尤其这件事,并不是你所能解决的。不过现在你似乎是躲也躲不过去了?”

    没想到申屠老人还是抓住了自己说露嘴的那句话,林川脸色立即变了。

    “说吧,刚才你没有说的话现在可以说了。”申屠老人自信地问道,这令林川心中有些不满,似乎自己的把柄被老人抓住了似的。

    一股好胜的心思突然间升了起来,林川也不顾面前这个老人的威严,说道:“申屠爷爷,我来只是向您请教关于灵魇这种病的来历,现在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谢谢您!”

    申屠老人冷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对着怀里的尼采问道:“年轻人总是容易冲动!”

    那只猫好象真有灵性一般,冲着老人“喵”得叫了一声。

    老人立即爽朗地大笑起来,嘴中说道:“天黑了,你回去时得慢慢走。”说完,他不再理会林川,转过身向着自己那间破旧的房屋走了去,把林川独自地扔在了井边。

    看着老人的背影消失在那道破木门的后面,林川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伞的线索已经提供给了苏琼,虽然那把伞已经被烧毁了,但苏琼肯定会查找原因的,也许这原因与案情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那本自己好不容易从刑老太手中拿来的无字人皮书《弓形真菌》也被苏琼抢走了,这条线索看来自己也无法再跟下去了。

    剩下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刑老太的死。

    刑老太的死显得十分地突然,自己从图书室回到病房,然后再出来经过那间医务室,再回到图书室,这中间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图书室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人搬空了那个图书架,目的又是什么呢?刑老太难道真的死于灵魇吗?

    自己毕竟不是医生,仅仅从表面现象上看似乎不能肯定刑老太的死因就是灵魇,那么她的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呢?被人暗害了?那么这个凶手毫无疑问便是偷书的人,他到底在找些什么呢?会不会就是自己拿出来的这本《弓形真菌》?

    还有,医院为什么不报案呢?即便他们认为刑老太的死是自然死亡,那图书室中的书架被翻空的痕迹也会令人产生怀疑的,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隐情吗?

    林川的大脑飞快地转动着,立即确定了案件的追查方向,那就是刑老太,虽然他不知道这条线索是不是正确,但很明显,这是警方唯一不知道的事情,唯一可以让自己独自进行下去追查。

    想到这里,林川只想马上回到鹤乌堂,他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守在图书室外,看看医院是怎么处理刑老太尸体的。

    此时,天气渐黑,迷雾更浓。

    离开申屠老人的典当行必须经过一片坟地,林川一直不知道这片坟地的由来,第一次走过这片坟地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那是白天,只是觉得申屠老人似乎用这片坟地隔绝了自己与外界的接触。

    但事实上肯定不是这样的,因为凡是想到申屠老人这里典当东西的人都无一例外必须经过这片坟地,而且必须是途步而行,因为这片坟地在一个山坡上,再加上那些残破不堪的木牌石碑,没有任何车辆能够开上来的。

    这里是隍都边界,即便和穷人区都有着一定的距离,所以坟地间见不到人烟。此时天气正昏黑,林川独自走在这片坟地中,不觉得感到一股子阴风从地面向上吹了出来,徘徊在双脚之间。

    林川暗笑自己胆小,但走了一会儿,他就再也笑不起来了。

    这片白日里曾走过的坟地被浓雾完全笼罩,令人根本看不到出去的路,自己竟然迷失了方向。林川不禁拿出了手机,没有任何信号,他的心立即跳动了起来。

    鬼打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紧接着,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在这鬼气昭昭的黑夜里,一阵叮叮铛铛凿石的声音传了过来,遥远又仿佛就在眼前,清晰却又含糊不清,一下一下的,好象都砸在了脑髓之中,林川头痛的毛病不禁又袭了上来。

    难道有人在这深夜中刻碑不成?那又是谁的坟墓呢?

    林川从来也没有意识到这片坟地上还会有人来,更没有意识到有人会在这里继续建造新坟。但听这声音,分明是凿碑的声音,可谁又能在坟地里凿碑呢?哪个石匠会在这个迷雾的夜晚工作呢?

    林川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在这个如同迷雾般的坟地中,他根本找不到走出去的路,索性循着那声音摸索了过去。

    没走上几步,林川便望见了几点光亮,虽然坟地迷雾更为浓重,但现在也不过是刚刚入黑,所以那几点光亮看起来反倒不是那么明亮,飘忽着如同鬼火一般,更给人一种诡异之感。林川小心翼翼地接近目标,突然间,那凿石的声音停止了,坟地中一片寂静,好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

    林川并没有停下脚步,向着鬼火的方向继续前行,突然间,他隐约地看到一块三尺见高的石碑躺倒在地上,旁边却没有一个人。

    林川急忙走近观看,只见碑面的上端刻着一只猫,蹲踞时的样子,但眼耳鼻爪都没有,仿佛只是一个剪影一般,而在这猫的下面竖着刻有字体,上面刻了一个“成”字,下面仅有一个“土”字部。这个“土”字部的周围还有些石屑,而石碑的旁边却没有凿锤之类的工具。显然,由于林川的走近惊动了凿石人,字还没有刻完便离开了。

    林川感到很奇怪,旁边并没有新深出的坟坑,是谁会在这里刻这个墓碑呢,于是他便展眼向旁边看去。

    林川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石碑不远处的地方,竟然还有几块躺倒的石碑,与脚下的这个几乎是一模一样,三尺见高一尺见宽。

    林川忙迈步走了过去,石碑总共有五块,它们都有共同的特点,就是在碑面的上端刻着一只蹲踞着的猫,如同剪影一般,用的是隐字刻法,猫身凹在石碑里,有半寸深。但其中三块上并没刻有人名,其中一块却刻着人名,一个完整的令林川立即感到了疑惑的人名,齐煜。

    林川当然想到了苏琼所说的那位死者,名字正叫齐煜。但根据苏琼所言,这个齐煜并没有什么亲人,唯一与他有联系的是隍都内的孙老板。可孙老板绝不可能为齐煜立上此碑的,更不可能在这个未知名的坟地上来凿什么石碑,更何况齐煜的尸体现在还在警方的验尸房中。

    那么这个雕刻石碑的人到底会是谁呢?难道齐煜有个警方都不知道的好友?

    林川站在这五个石碑前正暗自琢磨的时候,突然间,他听到了耳后一阵风声,阴冷的风声,一股子寒气直钻进他的脑髓中,紧接着便是疼痛,剧烈的,突如其来甚至强大的疼痛。

    林川的脑袋受到了巨大的撞击,那疼痛立即袭来封闭了林川所有的感觉,麻木到神智不清,林川知道自己受到了某人的暗算,但想要转过头时已经来不及了,他整个人便象一块石碑一样倒了下去。

    黑暗笼罩着林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