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十五章:夜归

章节字数:3133  更新时间:13-04-17 1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川很幸运,刚进入市区就打到了一辆出租车。

    隍都城的夜总不是那么平静,穷人区里虽然时常有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们,但陋巷之中也随时都有可能冲出一两个劫匪,要不到你身上的钱财自然就要了你的命。而在市区内,每到夜晚的时候,大街上便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了。走在这样的街道上,被夜风迷雾所笼罩,总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来到鹤乌堂门前的那个十字路口处,林川下了车,此时已经是深夜两点钟了。

    鹤乌堂门前一片寂静,与林川想象得完全不同。在林川认为,如果真有一个人死在急诊室的大厅中,那么警方一定会派人来的,检查现场,询问情况以及各种收尾工作一定能耗上几个小时,但现在眼前的景象却根本不同,看来自己的梦并不是那么灵验,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

    林川为自己冲动间便给苏琼打电话而感到有些好笑,看来自己的确太敏感了,可仅仅是一个梦,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确信无疑呢?林川突然对自己产生了某种恐惧,这远比生死更可怕的恐惧。

    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的确会让人莫名其妙地失态的,首先是那个名叫齐煜的人死在急诊室大厅上,死状极为怪异,其次是那个图书室的刑老太,还有那本据说是用灵祭头皮制成的《弓形真菌》,还有申屠老人所讲述的那些传说,但最令林川感到诡异的是在坟墓中所看到的那几块墓碑。

    到底是谁雕刻的这些墓碑,又是谁将自己打晕了,还有那个叫“成×”的人到底是谁呢?与齐煜有什么关系呢?

    但无论怎样,林川还是决定回到医院里,一来问问是不是又有人死于急诊大厅,那个梦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二来查一查刑老太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里,林川继续向前走,当他走到大门前那盏绿色的“十”字霓虹灯下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一双眼睛似乎在紧紧地盯着他,令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是一双黄色中泛着绿色“十”字的眼睛,隐约在高墙之上,仿佛从黑暗的鹤乌堂中射了出来一般,而当林川有意识地寻找的时候,这双眼睛立即消失了,仿佛它从来就不存在,仿佛它是一双野兽的眼睛,随着野兽的行动而隐匿到了黑夜之中。

    不知为什么,林川立即想起了申屠老人的宠物,那只名叫尼采的黑猫,在夜色中,它的眼睛也许就是黄色的,也只有这种黄色的眼睛才能刺穿隍都的迷雾。

    走进了医院,林川看了看周围,几面的窗户都黑着灯,大概所有的病人们都睡下了。他疾走了几步,前面是急诊室的大厅,灯火明亮地泻了出来,从玻璃门望进去,只有一位年老的护士坐在前台,露出半个脑袋低头看着什么。

    除此之外,大厅里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就连看病的人也没有。一切显得是那么地安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也许那仅仅是一个梦,林川这样想着便推开大厅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那名值班的护士抬起了头,见是林川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眼瞳中显得十分地慌张:“你好,有什么事吗?”声音中竟然带着些许的颤音。

    这令林川感到十分地意外,他下意识地四周看了一眼,大厅里只有他与这名女护士。

    走到前台,林川说道:“我是这里的病人。”

    女护士愣了一下,紧张的表情有些缓和了,慢慢地变成了严厉:“你是哪个病房的,怎么半夜乱走?”

    林川连忙解释道:“我出去办了点事耽搁了。”

    女护士点点头,无奈地说道:“你们这些病人就是不知道听话,以后注意了,回去吧。”

    林川急忙向楼梯口走去,刚走两步,他停了下来,转身问道:“那个……”

    女护士的神经似乎瞬间又绷紧了一般,竟然抢着反问道:“什么?”

    林川看到女护士的表情心中立即升起了一丝疑惑,他本想问问刑老太以及自己梦中的事情,但话到嘴边,他还是咽了回去。

    在这深夜中,向一名女护士问这样的问题的确有些不合时宜,于是他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

    整个鹤乌堂里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只有走进住院区,那种宁静才被打破,楼道里时常会传来咳嗽声还有病人起夜时的声音,所有这一切看起来都显得十分地正常。

    林川来到自己的病房,推开门刚要开灯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别开灯。”

    那声音来自于屋内,黑暗中林川发现在自己的病床上一个人影突然坐了起来,心中不免一惊,但随即他便知道了这个说话的人到底是谁。

    苏琼,她怎么会在这里?

    苏琼从病床上站起身上,走到林川的面前,冲他伸出食指来示意不要出声,然后亲自将房门关紧。

    林川立即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琼说道:“等你呢,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林川回答道:“一会儿再说,你先说你在我的病房里干什么?”

    苏琼坐到了一把椅子上,然后说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吗?”她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你怎么知道又有人会死于灵魇,而且还是在鹤乌堂这里?”

    林川说道:“怎么说呢?对不起,我其实做了一个梦。”

    “做梦?因为你做了一个梦就让我来这里?”苏琼有些生气。

    林川只好将苏琼离开后自己在坟墓中所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苏琼,然后问道:“这么说你听了我电话就来了,发现了什么没有?”

    苏琼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川竟然遇到了更为诡异的事情,呆了一会儿,她才说道:“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死。”

    林川自嘲地一笑:“也许我太敏感了,让你白跑了一趟。”

    “也许不是白跑。”林川愣了一下,苏琼接着说道,“这是医生护士他们说的话,但病人们却不是这么说的。”

    “有人看到了?他们说什么?”

    “和你刚才说的差不多,有一个男人走进急诊室后,与值班的护士说完两句话后便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然后倒在地上死了。”

    林川睁大了眼睛:“我的梦是真的?”

    苏琼疑惑地看着林川:“你说的话都是真的?真的是被人打晕后做的梦?”

    林川并没有直接回答苏琼,而是反问道,“这么说医院想隐瞒这件事情,这是为什么?你怎么不追问下去,他们一定会老实交代的。”

    苏琼叹了口气道:“我没带任何证件的。”

    林川愣了一下:“你……”

    “这个案子并不存在,至少警方在看来。”苏琼一字一句地说道。

    夜色在迷雾中显出一种迷离的色彩,从窗户外面直投射到苏琼的脸上,这张本来应该很机智的女性的脸现在看起来多少有些迷茫,往日的那份英气也显得平静了许多。

    苏琼缓了口气,很无奈地说道:“局里的头儿不让我再追查这个案子了,因为牵涉到我们的安全。”

    “那你的意思呢?”林川问道。

    苏琼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有些情况你还不知道,陈东去了望乡路的穆幽府,见到了那个做棺材的穆冥,她总共做了五口棺材。”

    林川睁大了眼睛。

    苏琼继续说:“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如果今天这里真的又死了一个人,那说明还有三个人将被害。”

    林川摇了摇头:“不,应该还有两个人可能被害。”

    苏琼愣了:“什么意思?”

    林川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个案子真的不存在了吗?”

    “你还知道什么?”苏琼警惕地说道。

    林川知道再也隐瞒不下去了,只好将刑老太死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琼怎么也没有料到还有这件事,她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么说如果那个刑老太也是死于灵魇,那么今天鹤乌堂就死了两个人了,而鹤乌堂一直没有报警,看来这个医院很有问题。”

    林川摇了摇头,纠正道:“医院没问题,这种事只可能是医院中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有问题。”

    苏琼斜了林川一眼:“我知道,这几个人也包括你,至少刑老太的死你有重大嫌疑,不是杀手也是证人。”

    林川无奈地说道:“看来我又洗不清了,把我铐走吧!我跟你去警局接受调查。”

    苏琼冷笑了一下:“我不铐你,我需要你的帮忙,必须带我去一个地方儿。”

    “什么地方?”

    “太平间,你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应该知道在哪里吧?”

    林川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问道:“你想好了吗?你似乎在犯错误。”

    苏琼抬眼看着林川,轻蔑地一笑:“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能阻止再死人,犯错误会怎么样呢?”

    林川摇了摇头:“我说得不是这个,我说的是这个错误可能会让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苏琼明白林川所指,她好奇地反问道:“那你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参与进来呢?结果现在躲都躲不开了?”

    林川愣了一下,他真不知道如何回答苏琼这个问题,于是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我只是好奇罢了。”

    “但好奇也会让你丢掉性命的,你不怕吗?”

    “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林川轻松地说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