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二四章:九纹堂

章节字数:3642  更新时间:13-04-17 12: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川这句话的确提醒了苏琼。

    九纹堂是隍都城中唯一的一家纹身馆,里面聚集了许多纹身高手,只要你能想得到的图案他们都可以逼真地纹在顾客的身上,大到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小到一颗痦子上,甚至在舌头上都可以纹出令人惊叹的图案来。

    既然这本书是用一种特别的纹身法所纹上去的,那么九纹堂中的人极有可能知道破解之法。

    于是,三个人立即奔向了九纹堂。

    九纹堂与其说是一个地名莫若说是一个组织。他们把《水浒》中的九纹龙史进奉为祖师爷,故名为九纹堂。据说九纹龙史进的纹身是与生俱来,后来进入梁山之后受到入云龙公孙胜的点拔才知道身上这九条龙分为九宫方位,乃是护体神龙,成为一种养生之道。所以在九纹堂的理念中,纹身绝对与时尚无关,而是一种修行之法。当然,有人若为了追求时尚而找到九纹堂,堂里的人也会来者不拒的。

    既然是一个有着自己理念的组织,所以九纹堂里的纹身师们并没有把纹身当作一种专职工作,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只在每周抽出一天来跑到九纹堂设在隍都城南的纹身馆中值班。

    林川在很早的时候曾到九纹堂的纹身馆中纹过身,几年过去了,左锁骨处那个骷髅耶酥还是栩栩如生。那是林川刚到隍都不久的时候,他少年心气,对一切都极度蔑视,于是到九纹堂的纹身馆纹下了这个图案。以自己的左锁骨为梁,一条被火点燃的铁链下吊着受难的耶酥,头带荆棘,双臂张开,成十字状,只是省却了血肉,只剩下一体骷骨。

    但在隍都城中这几年来浑浑噩噩的生活令林川早已失去了当年的意气,只有在赤身照镜子的时候还能看到这个纹身,铁链上的火依旧鲜艳,那骷髅耶酥也依旧彰显着他内心的狂野。没有想到事隔几年后,今天由于这本人皮刺字的《弓形真菌》令林川再一次想起当初纹身时的心气,不免有些唏嘘之感。

    一路上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开车来到了城南九纹堂的纹身馆中,一进到馆里,燕妃子与苏琼就仿佛来到了一个银制的世界。

    在燕妃子与苏琼的心目中,纹身馆一定是一个相当黑暗的所在,这里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人,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体实施着不同程度的虐待,让外人看来多少有些触目惊心。但现实与她们的猜测显然差得很远。

    纹身馆的门面既不大也不是那么醒目突出,相反显得是十分普通,只在门楣上挂着一块柳木板,板上用银白色写着篆体的“九纹堂”三个字,若视力不好的人几乎很难发现。

    木板门也被漆成了白色,有些银光点缀。推开门,屋内更是灯火明亮,红与白相映成辉,红的是点着火烛,白色则是装点的各种银饰品,仔细看着,这些银饰品显得极为普通,都是日常生活所用的,勺筷之类。但被火烛映照,反着红晕,的确有种堂皇之感。

    正面一台圆桌,银锡包着桌脚,显得十分地干净,桌旁坐着两男一女,似乎正在闲聊着。见到三个人走了进来,其中的女子立即站起身形迎了过来:“三位要纹身吗?”

    这名女子四十左右的年纪,身材略有些发福,从衣着打扮来说怎么看都不象是一个纹身师,只有那双手纤细白暂,看起来十分地有力。

    苏琼忙拿出证件来举到了这名女子的眼前,说道:“我是警察,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

    那名女子愣了一下,忙堆起了笑脸让座,圆桌后的两名男子也站起了身形,他们看上去也十分地普通,没有半点时尚之感,只是对警察的突然到访露出莫名的表情来。

    苏琼并没有坐下,她直接拿出了那本《弓形真菌》递到了发福女人的手中:“你们能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女人充满了疑惑的接过了这本书,但刚拿在手中她的脸色立即变了,失声道:“这是人头皮制成的书?”

    那两名男子听见后也是一惊,立即凑上前来。

    苏琼看了一眼林川,说道:“你这么肯定吗?”

    那名妇女点了点头:“我们纹身师对皮肤是很敏感的,一摸我就知道是人皮做的,而且还是人的头皮,谁会用头皮制成书呢?”

    苏琼忙说:“这你甭管,据说这本书上纹着字体,你们能看出来吗?”

    那名妇女未解其意,纹着字体却看不出来?但当她翻开书页的时候,她立即明白了。身后的两名男子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三个相互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极其惊讶的表情。

    “怎么了?”燕妃子忙问道。

    那名女子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抚摸着书中页面,过了一会儿才说道:“的确有字,但我却没有办法来辩认。”

    “什么意思?这是纹上去的吗?”苏琼问。

    妇女点了点头:“肯定纹的有字,也许是图案,但如何让这些字或这些图案显现出来,我们却不知道。”

    “是不是纹过之后经过了什么处理才这样的,比如说用药物使纹过的痕迹再消失?”林川问道。

    妇女摇了摇头:“消除纹身的方法有几种,常规的是激光法与酸洗法,但多少都会留些痕迹,还有一种常规做法就是植皮,这样几乎可以完全盖住痕迹。但是还有一种极了不起的方法那就是再纹一遍,纹出皮肤的本色来,将以前的图案盖住,但纹出皮肤本色来可能是纹身界里最了不起的技艺,恐怕早已失传了。”

    燕妃子睁大了眼睛问:“你的意思是这本书用的就是第二种方法,纹出皮肤的本色盖住以前的纹身图案,所以我们什么也看不见?”

    “恐怕是的。”妇女点了点头,“这种方法唯一的缺陷就是没有那么细密,稍显粗糙,但一般人是根本察觉不到的。”

    苏琼等三人都是惊愕不已,没有想到纹身中竟然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技艺。

    林川问道:“无论是用哪一种方法都会破坏了以前的纹身吧,那么这本书上所纹的字体岂不是再也看不到了?”

    妇女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听说,按照常规的做法那些纹身肯定就褪掉了,虽然可能会留下一点痕迹,但绝对看不出来以前纹的是什么,但再纹出皮肤这种方法就不一样了,一般来说在第一次纹身后七天以内就要进行第二次纹身,两次纹身针的深度,刺入的方向都是不同的,再加上新痕与旧痕之间的差别,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实际上的确是两个纹身,用特殊的方法还是可以分开的。”

    “七天以内,谁会在七天以内就将原来的纹身盖住呢?”燕妃子好奇地问道。

    “有的,那就是古代一些神秘的组织,他们会用这种方法保存秘密的。”

    “比如猫塚?”

    这名妇女似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是的,我看到过这个神秘组织的图腾。”

    说着,这个女人从里面书架上拿来一本书,上面都是各种各样的图片资料,她把书翻到了某页,递到了苏琼的面前。

    只见上面画的正是一只黑猫,蹲踞在那里,与齐煜家所供奉的以及林川看到的石碑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苏琼问道:“你这里有人纹过这个图案吗?”

    妇女摇了摇头:“有人纹也绝对不是猫塚这个组织里的人?”

    苏琼睁大了眼睛:“为什么?”

    妇女笑了笑,说道:“我看过一些资料,据说猫塚这个组织里每一个人都会纹上这种图腾的,但纹的地方却极为特殊,男的在左耳洞里,女的在右耳洞里,他们是不会让人轻易看到的,即便是现代医疗仪器也不容易查出来。”

    “那机器能伸进去吗?”燕妃子问道。

    妇女正色地说道:“真正好的纹身是不用机器的,都是用银针,手法是十分讲究的。”

    林川想起了自己当初纹身的时候,纹身师象一名针灸医生一样,盒子里的一片绒布上别着粗细长短不一的各种银针,的确是用银针纹的。更令他感到惊讶得是打雾上色,竟然是通过中空的银针注上去的,而那枚银针比头发丝却粗不了多少,手法之精妙的确令人叹服。

    那名妇女接着说道:“耳洞里,在这么隐蔽的地方纹身绝对不是为了时尚,也不是为了好看,肯定是一种信仰,所以一般来说我们也不会接到这样的活的。”

    “那你们纹身的地方一定也十分地隐蔽了?”燕妃子好奇地问道,出于职业的本能,她似乎又发现一个可以大肆报道的题材,所以才问出与案情无关的问题来。

    那名妇女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两名堂友,三个人相视一笑,谁都没有说话。

    苏琼瞪了燕妃子一眼,然后问道:“如果用纹上皮肤的方法盖住原来的图案,你们说有种特殊方法可以分辨出两次纹身的不同?”

    那名妇女点了点头:“是的,但这种方法实际没有人知道的,可能失传很久了,所以我帮不了你们了,再有,这本书上的人头皮年代并不一样,但都已经很久了,皮脂细胞都已经死化了,恐怕即便运用那种特殊方法也很难奏效的。”

    苏琼失望地看了看林川,看来他们又是空跑了一趟。

    突然,一直没有说话的一名纹身师似乎想起了什么,吱唔着说道:“他会不会知道方法?”

    “谁?”苏琼立即问道。

    那名纹身师看了看其它两位堂友,然后说道:“其实我们九纹堂虽然有许多纹身师,也有自己信奉的祖师爷,九纹龙史进,但我们组织形式极其分散,大家都是平等的。不过有一个人似乎不愿这么想。”

    身边的妇女立即想起来了:“你说的是他?”

    “对的。”纹身师接着说道,“大约在几年前,有一个纹身师十分地出色,据他说他得到某人传授学会了纹皮肤本色的技法,我在想他既然会纹皮肤本色恐怕也知道如何分离两个纹身的方法。”

    “他是谁?怎么能找到他?”苏琼忙问道。

    “他叫刘铁……”

    “是不是鹤乌堂医院的医生?”林川打断了纹身师的话。

    这名男纹身师忙点了点头:“对的,就是他。不过两年前他离开了九纹堂,和我们这些人再也没联系过了。”

    “为什么?”燕妃子问。

    男纹身师叹了口气说道:“因为他提出来九纹堂应该成立组织,就是说有堂主什么的,遭到我们的反对,所以他就走了。”

    看来这个叫刘铁的医生与此案的关系又进了一步,苏琼接着问道:“那他到底会不会纹出皮肤本色?”

    三名纹身师相互看了看,然后一起摇了摇头:“从来没见过,当然也没有顾客有过这样的要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