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二五章:组织

章节字数:2852  更新时间:13-04-17 12: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纹身馆里走出来,燕妃子便说道:“这么说那个刘铁肯定是破案的关健了,只要找到他就可以了?”

    “他已经失踪了。”林川说道。

    “什么?刘铁失踪了,那隋探长知道这件事吗?”燕妃子惊讶地问道。

    苏琼冷冷地说:“他知道,但没有必要什么都告诉你们记者。”

    燕妃子点了点头,凑到林川的面前低声问道:“你们肯定早就了解刘铁了,他怎么回事?”

    林川看了一眼苏琼,见苏琼并没有阻拦的意思,于是便把关于刘铁与案情的关系向燕妃子做了一个简单的交代。燕妃子兴奋地在自己的笔记上记下了这一切。

    苏琼哼了一声:“你现在真成独家了,这都是第一手资料。”

    燕妃子连忙用话题插开,问道:“刘铁失踪了,那么咱们现在应该去什么地方?”

    苏琼想了一下说道:“回警局,我要看看死者的耳朵。”

    林川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怀疑齐煜与成垣实际上都是猫塚里的成员?”

    “如果他们真是的话,那么这个案子的动机就极有可能是这个神秘组织内部在做人员上的清理,”苏琼顿了一下,“这就符合你所看到的那几个墓碑了,而且这种灵魇应该不会危及到整个隍都城。”

    “找到这个组织就能找到凶手,也能防止另外两个人被害。”林川说道。

    燕妃子十分兴奋的说道:“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回警局吧。”

    苏琼嘴角却挂出一丝冷笑:“是我去,不是你们俩。”

    看着苏琼渐渐离去,燕妃子转身对林川问道:“她怎么会让你离开她的视线呢?是不是警局你还是少去为妙?”

    林川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燕妃子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相机装进了包里说道:“如果是去鹤乌堂找图书室里的那道暗门,我倒可以陪你去。”

    林川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燕妃子无辜地说道:“很简单,我是记者,是隍都城中最了不起的记者。”

    “那你……”

    燕妃子打断了林川的话:“我好象很傻是不是?跟警察在一起,又是办案,我怎么能显得什么都知道呢?尤其和女探长在一起,适当地装装傻也是应该的。你知道吗,女人永远是相互排斥的。”

    林川有些哭笑不得。燕妃子接着说道:“其实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本《弓形真菌》是你从一个叫刑老太的人手中得到的,而且你发现刑老太死了,但后来刑老太的尸体却不见了,那个图书馆里一个书架也变得和以前不同,你们怀疑有暗门,但一直没有查出来。而且刘铁的事我也早就知道了。你现在其实是一个疑犯,对不?”

    林川点了点头,疑惑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

    “我说过了,你们没有的关系我有,我想打听这些事情不会费劲的,而且我知道的也许比你们更多。”

    “你还有什么不知道呢?”林川反问道。

    燕妃子妩媚地一笑:“当然有了,这本书我原来是不知道的,还有苏探长刚才说的什么墓碑?”

    林川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所知道的事情都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告诉你的,他不知道的当然你也就不知道了。”

    燕妃子笑了笑没有说话。

    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一起赶往鹤乌堂医院,此时天色已黑。

    坐在车上,林川细细地整理着案件发生的经过,也许由于编剧出身,他的逻辑性很快就帮助了他。

    案情发展到现在,似乎最有可能的便是苏琼的猜测,猫塚这个神秘组织正在进行着一场内部的人员清理,齐煜与成垣家里都供奉着黑色木乃伊猫像,说明他们极有可能便是组织内的人,在一周前,这个组织决定清洗内部人员,名单应该有五个,其中便有齐煜与成垣两人,于是便送了那个棺材到两人家中。

    这两个人不敢报警,只能呆在家里,但猫塚的杀人手法十分特别,两个人都感染上了灵魇,在最后时刻,两个人极想到医院寻求救治,但已经来不及了。

    但这个经过其实只包括了案情的一小部分,许多疑点还是不能融入进去,首先便是那本《弓形真菌》,也许是猫塚组织的圣物,那么它怎么会落到刑老太之手,为什么会轻易给了自己?这个刑老太到底是什么人,她死了没有,又去了什么地方,而图书室的那道暗门通向何方呢?

    还有那个刘铁,他极有可能也是神秘组织中的一员,他的失踪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也许他也是被清除的人员之一,发现齐煜成垣的死之后,刘铁立即藏了起来。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刘铁本人便是这个凶手,所以他不让报警。

    更令林川想不通的是成垣的尸体,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从太平间偷走然后扮成吊死的样子,这又是为什么呢?

    看来案情的疑点还有很多,林川不禁叹了口气。

    坐在旁边的燕妃子突然笑了:“刚离开就想了?”

    林川愣了一下,随即明白燕妃子话中所指,他笑了笑说道:“记者都是这么八卦吗?”

    燕妃子无辜地摇了摇头:“记者捕风捉影的的确不少,但我不做这种事,新闻讲究真实,否则我能跟你们一起查来查去吗?现在早就发稿了。”

    林川点了点头:“那是因为你知道这个案件只有你一个人能跟下来,其它媒体跟你没法抢。”

    燕妃子笑了笑:“不用转移话题了,我看得出来,苏琼对你还是很关心的,你以为你从刑老太那里拿了那本书,她就能让你和她一起查案吗?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其实是一个疑犯,没有找到刑老太的尸体,你这个疑犯的身份是不容易洗清的。疑犯应该被监视起来的,你现在却能坐在这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信任你,对不对?”

    林川倒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燕妃子的话并没有错,苏琼其实并没有理由信任自己的。不知为什么,林川突然想起在双子楼上目睹着苏琼消失在雪夜里的背影,当时的那一幕竟然令他久久不能忘怀。

    “她被撤离这个案子,老范与陈东都不帮她,她只好找我这么一个助手了。”林川寻找着理由。

    燕妃子再一次笑了,她没有继续追寻这个话题,而是转到了案情上:“说实话,我觉得破案的关健是那个刑老太,而不是刘铁。”

    林川终于松了一口气:“为什么?”

    “因为那本书。”燕妃子分析道,“那不是一本普通的书,既然落在了刑老太的手里,她肯定是这个组织中极其重要的人物,或者与这个组织有着莫大的关系,说不定她便是从灵祭手中拿到的这本书,所以找到她才是关健,才能找到这个神秘的组织。”

    林川点了点头:“但她已经死了。”

    “你确定吗?”

    林川愣了一下,他并不敢确定,自己不是医生,当时只是凭着初步判断认为刑老太死了,但自己的判断会不会失误呢?而且对于一个掌握着上古巫术的神秘组织来说,制造假死并不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了成垣的死,难道这个人处于一种假死状态,所以才会在太平间中袭击赖大胆,这样一解释,那钥匙的问题便可以说通了。但终归有人要杀他,所以才将他吊在了大槐树上,成垣的确是被人吊死的。林川不禁为自己的新思路感到一种恐惧。

    燕妃子显然不知道林川在想些什么,而是继续说道:“即便那个刑老太真的死了,那么尸体呢?被谁杀死的,那道暗门通向什么地方,也许都能指引着我们找到那个神秘组织,所以刑老太给你留下那本书恐怕不是为了让你们把书中的内容找出来,而是给你们留下线索,或者查找这本书怎么落到刑老太手里的,这样就可以找到那个神秘组织,或者就等着神秘组织来找你们。”

    “如果他们要找这本书,会不会……”林川立即想到了苏琼。那本书就在苏琼的手中,如果猫塚组织要寻回这本书便极有可能对苏琼不利。

    燕妃子点了点头:“你的确应该打个电话提醒一下,不过警方应该有这种防范措施的,也有这种能力。”

    林川急忙拿起手机拨通了苏琼的号码。

    此时,隍都城夜色浓黑,仿佛每一颗雾珠都附著着一种黑色的物质一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