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二六章:管家金朽

章节字数:3297  更新时间:13-04-17 1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果说隍都城的警察中谁的胆子最大,恐怕非老范莫属。

    此时老范正坚守在黄亭酒吧门外,一个人孤独是坐在汽车里一动也不动。他保持这个姿式几乎已经有一天一夜了。透过车窗,在昏黄的灯光下,对面黄亭酒吧又开始了夜晚的嚣闹,各色各样的人出出入入,在黑暗的雾色中显得是那么的神秘而又诡异。

    自从昨天,警察局长停止了苏琼小组的办案,老范就打定主意一定要自己查个水落石出。对于齐煜的死,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怪异,但老范还是固执的认为,这件事肯定与孙老板有关系。至于局长所说的危险,老范根本没有考虑过,他不怕死,怕死就没有机会把孙老板绳之于法了。

    老范永远忘不了十多年前自己栽在孙老板手中的那件事,那件事不但令他的前程尽毁,而且令他失去了最心爱的人,所以至今老范还是孑然一身。虽然事隔多年了,孙老板比当初在隍都城中更有地位,但老范始终没有放弃对孙老板的追查。

    但可惜的是,孙老板手眼通天,每当老范要抓住孙老板犯罪的证据之时总会前功尽弃的,于是,这次孙老板手下齐煜的死又给了老范一个机会,他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对于昨日白天孙老板口中所说的那些话,老范并不完全相信,但他知道,调查孙老板的任务阻力重重,并且还极度危险,所以他不愿令苏琼牵扯进来,于是对苏琼撒了谎,假装排除了对孙老板的怀疑。

    其实老范并不能肯定自己在黄亭酒吧前守候能够得到什么新的线索,但只要有希望,他一定会去做的,即便无法抓到孙老板也极有可能找出齐煜死亡的某些线索。可就在中午的时候,老范从收音机里听到了鹤乌堂成垣死亡的消息,虽然他并不知道详情,广播里说得也极为含糊,但他马上意识到这个案子与齐煜的死是同一个案子。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隋江会接手这个案子,苏琼又在干什么呢?

    当然,成垣的死对老范的冲击是很大的,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这个成垣只是一名普通的会计师,从现在警方掌握的线索来看,他与孙老板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难道这系列案件背后的主谋真的不是孙老板?他对自己所说的都是实情吗?

    老范那张刀条脸在这夜雾中显得是更加阴骘,坚持留守下去还是放弃,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就在老范决定放弃的那一刻,黄亭酒吧中终于走出了一个人。

    金朽,孙老板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孙老板最信任的人。只要能够跟住他就一定能够找出孙老板所藏匿的地点。

    老范将自己身形尽量地放低了,眼睛却一眨也不敢眨。

    金朽是打着电话走出酒吧的,从他的面部表情上可以猜出,通话的那一头肯定是孙老板,否则他不会表现得那么谦躬。

    金朽挂上了电话,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在了黄亭酒吧的前面,一名伙计为金朽打开了车门,金朽弯下腰钻了进去。

    但就在金朽钻进车门的那个瞬间,老范突然有一种感觉,金朽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地向着自己这一边瞟了一下。

    难道被发现了吗?老范心中一惊。

    老范停车的地方处于街道的拐角处,距离黄亭酒吧有二十多米的距离,若不是隍都城里终日被浓雾所笼罩,老范一定会把车停得更远一些。

    虽然说距离有些近了,但这辆车一点也不显眼,而且这一天来几乎没有见到孙老板的人从黄亭酒吧中走出来,应该不会被发现的,也许是自己有点神经过于紧张了,产生了错觉也说不定,老范这样想着。

    金朽的车慢慢地启动了,向着南边开了下去,似乎要前往贫民区,孙老板难道藏匿在贫民区中,这一点老范却从来没有想过。但贫民区无疑是一个最好的藏身地点,想着,老范慢慢地发动了车子,远远地跟在金朽那辆黑色轿车后面。

    黑色轿车开得并不快,今天夜里隍都城中的雾似乎更加浓重了。老范神经绷得极紧,生怕跟丢了金朽。

    黑色轿车缓缓地穿过贫民区,道两旁的穷人渐渐稀少了,老范觉得很奇怪,贫民区几乎与隍都城边上的山脉相依,难道孙老板住在某个山洞里,这种藏身方法的确是令人难以琢磨,对于孙老板这个掌控着隍都大半财力的人来说,他怎么可能藏身在这种地方呢?

    也不知开了多长时间,前面的路越来越窄,黑色轿车终于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正是司机与金朽,在那个司机的手中拎着两把铁锹。

    离开了车子,两个人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中。

    老范急忙也将车子停了下来,轻轻地摸了过去。走到了那辆黑色轿车旁,他小心翼翼地透过车窗向里看了一眼,没有人,他才放心地向金朽等人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原来前面是一个山坡,根本就没有路了,所以金朽等人不得不将轿车停下来。

    老范没走几步,突然间发现眼前出现了一片坟地,一个个土馒头在夜雾中呈现出一种阴森森的气氛。这些坟头有的旁边立有碑,有的则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土包。

    老范是第一次这么远离市区,所以才知道过了贫民区这边的山脚下竟然还有一片坟地,他突然想到了仇秋对自己所说的话。

    仇秋曾说过,苏琼有一个爷爷,是个很怪异的老头,常年寡居,不与人来往,而且去他那里要经过一片坟地,老人就象一个守墓者一样,难道过了这片坟地就是苏琼爷爷所住的地方了吗?

    老范立即从怀里掏出了手枪来,他生怕金朽等人对苏琼的爷爷有什么企图?但他的猜测显然是错的,因为一阵掘土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在这个夜色中,这声音听上去显得十分地清晰,虽然不大,但发生在坟墓里,这多少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老范尽量放低身形,猫着腰轻着脚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果然,隐隐间他看见了金朽。金朽站在一个坟前,正指挥着司机和一个穿着白衣的年青人在挖掘着。

    老范顿感惊讶,难道这个年轻人早就在这里等候了?

    老范并没有在意,金朽应该是接到孙老板的命令来这里掘尸,那么孙老板肯定就不会出面的了。但他们为什么要挖尸呢?而且他们要挖得到底是什么人?要尸体,还是要棺材里埋藏的东西。

    老范决定不惊动这三个人,他要等待结果,于是便藏身在一座宽大的石碑后面,双眼紧紧地盯着对方的举动。

    天空被浓雾遮住,看不见星光也看不到月色,黑暗的坟地中,没有任何人说话,只能听到工具挥动的声音,单调而乏味,而在不远处的老范蜷身在墓碑的后面偷偷地监视着,这个场景若放在外人眼中自然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来。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只见坟坑中的人将铁锹扔在了坑旁,紧接着听见了掀动棺盖的声音,也许木头已朽,那声音在沉寂的夜色中显得十分地尖锐刺耳。

    站在坑边的金朽走了过去,他伸长了脖子向下看了看,然后大声叫道:“范先生,你也过来看一下吧!”

    老范的脑仁都疼了起来,作为一名老警探竟然让对方发现了,看来这个叫金朽的人也绝不是等闲之辈。

    没有办法,老范只得从石碑后站起身来,虽然被发现了,但手中的枪还是指向了金朽:“我也藏不住了,当然枪也藏不住。”

    面对枪口,金朽显得很镇定,他笑着说道:“从黄亭酒吧你就一直跟着我们,不让你看看也不是待客之道。你们两个上来吧,咱们三个站在一起,这位警官会更放心一些。”

    坑内的两个人立即爬了出来,迅速地走到了老范的身旁。

    老范举着枪慢慢地走到了坑边,小心翼翼地向里观看,只见里面一口打开的棺材,棺材里却什么都没有。

    金朽说道:“我们不是盗墓的,你也看到了,这口棺材里没有任何东西,尸体财宝都没有的。”

    老范点点头,手中的枪依然没有放松警惕:“那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挖开?”

    金朽沉思了一下说道:“孙老板很不喜欢被你这样监视,有什么你可以当面跟他说,我也会带你过去的。”

    老范哼了一下没有说话,金朽接着说道:“我知道这么多年了,你和孙老板的过节不能解开,但齐煜的案子的确不是孙老板做的,而且,我们之所以带你来这里也是为了证实一下我们的猜测。”

    老范冷笑道:“你们的猜测?”

    “对的,看看谁是凶手,谁可能是凶手,孙老板和警方的关系一直很好,这个忙不能不帮的。”

    “他有这个好心?那真是善人了。”老范嘲讽道。

    金朽显然是一个老江湖了,对老范的嘲讽根本没有动怒,继续平静地说道:“在我们帮你之前有件事却不能不办?”

    “什么事?”

    “我刚才说过了,孙老板不喜欢你的做事方法,所以要给你一个警告。”

    老范愣了一下,这句话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对方现在三个人,虽然自己手中有枪,但的确不能完全占据主动。

    金朽又笑了一笑:“你不用担心,也不是什么大麻烦,听说警局里你的身手最好,孙老板让我们好好地学习一下。不过你别错意了,不是我,我不行的,是他。”说着,金朽向后一退,将身边的那个年青人闪现了出来。

    老范一时有些茫然,显然对方在将自己一军,如果答应就必须放下枪,而不答应又显得自己有些怯弱,于是,他仔细地看着对面这个年青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