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二八章:内鬼

章节字数:2789  更新时间:13-04-17 1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琼离开了林川与燕妃子后驱车直回警局,由于受到了九纹堂里的人提醒,她十分怀疑齐煜与成垣本身就是猫塚组织里的成员,在他们的耳孔中可能纹有图案。这一点即便精细如仇秋这样的人都不一定能够发现。

    如果证实了齐煜与成垣的相似点,那么对破案将有极大的帮助。

    苏琼心情显得很高兴,虽然从燕妃子提供的苗教授那里没有得到什么帮助,但却意外的从九纹堂得到了这个线索,也许将会有重大价值的。现在苏琼所考虑的就是如何才能央求仇秋查看死者的耳孔,毕竟自己不是此案的负责人了。

    对于隋江,苏琼打算先不告诉了,虽然隋江偷偷地把成垣家的钥匙交给林川,为他们进入成垣家里提供了方便,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隋江显然不打算细查此案,他只是喜欢被媒体包围着的那种感觉而已。所以告诉他与否都没有任何价值。

    隍都城的太阳在迷雾中很快的就消失了它的威力,才下午五点钟,天就有些黑下来的迹象了。

    苏琼回到警局没有见任何人便径直地走到了检验科,只见仇秋正在忙着写什么东西,她的身后横着两张停尸床,上面用白布遮盖着两具尸体。

    见苏琼走了进来,仇秋头也不抬地问道:“不要问我什么,这可是违反制度的。”

    苏琼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是来问你情况的?”

    仇秋这才抬起头来:“你怎么想的我能不清楚吗?不让你办这个案子那是局长爱护你,而且这种案子也只适合隋江那样的人来处理,你不适合的。”

    苏琼故意点了点头:“那你在做什么?”

    “写报告啊!”

    “那你又为什么这么认真呢?”

    仇秋一笑:“破不破案是隋江的事情,但我得完成本职工作。”

    “那成垣的尸检有什么新发现?”

    “又来了是不是?”仇秋故意板起了脸。

    苏琼卖好地凑上前去:“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

    仇秋叹了口气问道:“想听真话?”

    “当然。”

    仇秋慢慢地说道:“食道膨胀压迫呼吸管造成窒息。”

    苏琼睁大了眼睛,仇秋摇了摇头:“你可以不信,那个齐煜是被淹死的,成垣就不能被咽死吗?”

    苏琼只得点了点头,她不能不相信仇秋的判断,齐煜的死就显得匪夷所思,这个成垣看来也不例外,那个上吊的确是假象。

    苏琼想了一下说道:“仇姐,想请你帮一个忙,看看这两个死者的左耳洞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比如纹身之类的。”

    “纹身?”仇秋睁大了眼睛看着苏琼,“你说在什么地方,耳朵里?”

    苏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仇秋呆呆地看着苏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拿过来医用聚光的小手电,还有一个极小的折镜:“这可太不容易了。”

    说着,仇秋便快步走向一具尸体。

    苏琼壮大了胆子也跟了上去,仇秋却只掀开了白布的一角,露出死者的头部,然后拨开发际,将小手电的聚光射了进去,然后又将那个折镜小心翼翼地伸进了死者的左耳中。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操作的活儿,需要极其精细与耐心,但仅过了一会儿的功夫,仇秋便叫了起来:“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她奔向了另一具尸体,也以同样方式查看着。结果齐煜与成垣两个左耳洞的耳膜上都纹有东西,由于耳膜破损,所以仇秋一开始的检查并没有发现。不但如此,而且仇秋还有更新的发现。

    只见她迅速地找到一柄细小的针状器具伸进了死者的耳朵中,轻轻地刮了两下然后便走到办公桌前将针尖上附着的东西用两个玻璃片制成了切片,然后放在了显微镜下。

    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苏琼显得十分地高兴,但没有想到仇秋还有新的发现,她立即凑了上去,问道:“什么东西?”

    仇秋盯着显微镜说道:“不知道呢?反正不是耳垢。”

    “恶心死了你。”苏琼笑着说道。

    仇秋通过显微镜仔细观察,只见显微镜下一团黑黑的物质,经过变焦,这物质被连续的放大若干倍,慢慢地变得清晰起来:“果然是……没有见过啊!”

    仇秋自言自语道,旁边的苏琼十分兴奋:“让我看看?”

    仇秋站起身来把显微镜让给了苏琼,自己则向门外走去:“我到办公室找本书去查查,你先看着。”说着,人已经走出了房间。

    苏琼盯着显微镜,轻轻地转动着下面的镜头,在焦距变化的过程中,她也看到了这种黑色的物质,似乎成颗粒状,但具有很大的粘附性。

    这时,门响了,仇秋捧着一本书走了进来:“找不到啊,看形态应该是……”

    苏琼抬头看了一眼仇秋,见她站在门口处认真地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于是便又将自己的眼睛凑到了镜头前,其实她根本看不出任何形态区别来。

    仇秋继续自言自语道:“……没有见过的一种病菌啊,这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呢……”

    “没有人知道的。”突然间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仇秋的背后响了起来。

    紧接着,苏琼便听到仇秋发出一声低沉的尖叫声,然后便是书落在地上的声音。

    苏琼警觉地抬起了头,但眼前的一切还是让她吃惊不小。

    只见一名警员贴在了仇秋的身后,左手勒住了仇秋的脖子,右手里握着一柄尖刀,锋利的刀尖直抵住仇秋的哽咽,稍一用力似乎就能刺破一般。

    这一下大出苏琼的意外,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警局中竟然会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劫持警察,而令她更想不到的是,这个人也是一个警员。

    他就是负责看守证物仓库的老张。

    老张为人老实可靠,工作认真不苟,但昨天却意外地烧毁了此案的重要证物油布伞,这多少令苏琼有些疑问,但想到此案古怪也没有深究。可她万万想不到,老张竟然将仇秋劫持为人质。

    他到底要做什么?而他在此案中难道也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吗?

    苏琼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凉意,一种恐怖的预感袭上了心头,象老张这样的人到底还有多少呢?

    看着仇秋被老张挟持着,苏琼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这时,一些警员早已闻讯跑了过来,看到这个情景也是大吃一惊,谁也想象不到,平日里老实巴交的老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老张,你在做什么?”警察局长也跑了过来,厉声喝斥道。

    老张浑身紧张着,双臂用力,刀尖在仇秋的脖梗处几乎已经刺出鲜血来,他颤颤地说道:“我要那两具尸体。”

    “什么?”所有人都是一愣。

    仇秋则挤出了声音说道:“他被病菌感染了。”

    警察局长忙看向苏琼,苏琼解释道:“仇秋在两具尸体上发现一种细菌。”

    这时,隋江以及手下一起跑了过来,见到此情立即掏出了手枪指向老张。

    老张的瞳孔似乎在这个瞬间立即收缩了,他突然有些暴躁地喊道:“我要这两具尸体。”

    仇秋的脸色涨得通红,显然由于老张紧张而用力的结果。局长忙说道:“隋江,叫人准备车子,把尸体抬出去。”然后他转向老张:“你要把这两具尸体带到什么地方去?”

    老张愣了一下,他似乎更加紧张了,嘴巴张了两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警察局长知道此时不可能问出什么来,只好催促着手下尽快搬运齐煜与成垣的尸首。

    尸体被搬离了警察局,老张则继续挟持着仇秋向外走,所有的警员都跟在后面。隋江低声地对局长说道:“楼外已经我安排好了,狙击手只等着命令。”

    局长摆了摆手,示意隋江不能这么做,然后他继续跟在老张的身后,说道:“老张,你不可能成功的,我们都安排好了。”

    老张咬了咬牙,拿刀的那只手稍稍用力,刀尖已经刺破了仇秋那细嫩白皙的肌肤,一滴鲜血立即流了出来。苏琼睁大了眼睛,双手握成了拳状。

    局长忙摆手道:“好,你可以放心带走尸体,但把仇秋留下,我可以保证不追你。”

    老张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摇了摇头。

    空气里一片紧张,整个警局似乎都陷入一种凝滞的状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