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三一章:仪式

章节字数:2104  更新时间:13-04-17 1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咱们报警吧?”燕妃子看着这条深深的隧道有些害怕。

    林川点点头:“你去吧,我要进去看看。”说道,林川早已钻进了这道暗门。燕妃子看到这种情况,咬了咬牙也跟在后面。但她留了一个心眼,在林川手指按过的墙上用笔画上了两个小叉子。

    隧道里极其黑暗,两个人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轰得一声,那道暗门竟然自动关合了,整个隧道沉寂在一片黑色中。燕妃子叫道:“怎么办?”声音回响着。

    林川急忙拿出火机来点着:“肯定会有出口的,咱们先看看。”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紧紧地盯着燕妃子的身后。燕妃子耐罕地回头一看,只见那暗门的背后正是林川曾看到过的上了锁的书架,只是此时每一层都空空的,一本书都没有了。

    狭长的隧道幽暗潮湿,林川手中的火苗飘忽不定,这表明距离风源的地方还很远。有风源的地方才能有出口,这个隧道到底将会通向何方呢?距离出口还有多远呢?

    燕妃子忍不住问道:“刑老太真的会在这里吗?”

    林川边走边回答道:“那不一定,不过也许隧道会通向某处呢,也说不定的。”

    燕妃子自言自语道:“还能通向何处?肯定是鹤乌堂的另一个所在。”

    这句话立即提醒了林川:“对了,太平间守尸的赖大胆说过,鹤乌堂的地下原来是一个水牢,看样子这个水牢绝对不那么简单。”

    他用手摸了摸墙壁:“潮气很重,说明年代久远,这个隧道绝不是后建的。”

    “不是后建的又能说明什么呢?”

    林川想了想,的确也说明不了什么,于是闭上了嘴继续前走。

    两个人继续向前摸索着,很快的,借着火机的光亮,前面却出现了一道铁门。

    燕妃子与林川都屏住了呼息,两个人知道在铁门的后面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但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与刑老太有何种关系呢。

    两个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林川看了一眼燕妃子,于是伸出手来握住了铁门的把手。

    这扇铁门铸就得十分简单,门把只是一个半弧形的铁棍,但在把手的下面有一个巨大的锁眼,由这个锁眼判断,打开铁门的钥匙一定是很古老的那种。

    林川握住把手,把手上竟然没有任何潮气的痕迹,摸起来也显得格外的光滑,显然是常常有人在使用,他向下看了一眼那个锁眼,似乎已经锈死,与这扇铁门的其它部分都是相同的。

    林川深呼了一口气,虽然锁眼已经是锈死的,但他还是想知道这扇铁门是否能拉开。身后的燕妃子也紧张到了极点。

    林川使劲拽了一下,铁门微微地摇动了一下,他心中高兴,急忙把火机交给燕妃子,伸出双手来拽住了铁门,使劲地向后一拉。

    也就是这瞬间,一股子阴风从门缝中立即透了过来,燕妃子手中的防风火机竟然也被风吹灭了,紧跟着,只听得一声巨响,铁门被林川拉开了。

    燕妃子的眼前并没有因为火机的熄灭而变得黑暗,从铁门中射进来的光线极度的强烈,一股子热浪迎面扑了过来,一下子便扫尽了隧道之中的阴霾之气。

    当林川与燕妃子立于铁门口的时候,两个人却被眼前的景象完全惊呆了。

    铁门后竟然是一个石彻的大厅,大约有百余平米,成八角状,厅顶高穹三米左右,正中央吊着一个八角铜制的灯台,每一个角上都镶着一根巨蜡,通红的火苗泛出一种绿色的光来,显然这蜡中掺杂了某种特殊的成份。

    鹤乌堂地下竟然有这么一个大厅是林川与燕妃子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但更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就是他们的面前的地面上竟然画着一个大大的五芒星图案,在每一个角处都跪伏着一个人,这些人都身披一件黑色披风,罩住了头,他们双膝跪在地上,头向中央,身体前倾,双手伸出去也平伏在地上,显然是一种朝拜的姿式。在五芒星的正中摆放着一口棺材。

    林川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口棺材,只见紫檀木雕成的棺身,棺头上刻着一只纯铜的猫,一双眼睛中绿宝石,闪着光茫,邪恶的,恐怖的,令人不寒而栗。而棺盖却是一面透明的有机玻璃,更为可怕的是,只见棺材中躺放着一个年轻的女子,看上去大概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赤身裸体,但女子面目姣好而且安详,仿佛睡着了一般。

    邪教,林川心中一紧。

    显然这是一个邪教的仪式,也许这个不知名的年轻女子是祭祀的处子,而鹤乌堂这个隐秘的地下大厅便是这个邪教的祭祀地点。

    那么,这个邪教是不是猫塚组织呢?林川心中隐隐地肯定着。

    这只是瞬间的想法,林川更关心的便是如何脱身,闯进了邪教的祭祀仪式中,他也许无法再脱身了。

    突然间,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林川,你不应该来的!”

    林川大吃一惊,只见对面有一张供台,台上摆放着五个高三尺宽一尺的墓碑,正是林川在墓地里看到的那些墓碑,上面分别刻着五个名字,但由于距离稍远,林川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而在供台前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已经转过身子来。

    刑老太,正是那个死去的刑老太,现在早已失去了在图书室时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眼睛中射出一种难以抗拒的威严。

    林川突然觉得眼前似乎一花,面前所有的景物都变得摇摆了起来,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晃动着,他努力地想控制住自己,但那似乎并不可能,瘫软,疲惫与错乱立即袭击了他。

    恍惚中,林川看到了刑老太身边的那个人也慢慢地转过身来,只听到身后立即传来燕妃子的惊叫声:“陈伯。”

    林川心中也是一惊,他想睁大眼睛证实一下燕妃子所说的话,但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浑身的力量在慢慢消失,眼皮都无法再抬起来了,整个人便瘫软了下去。

    香烛,大厅中的香烛中肯定掺杂了某种特别的药品,意识到这一点时却已经晚了,林川能听到的最后呼唤便是燕妃子的声音,却是那么遥远,那么微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