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三二章:三尸

章节字数:2646  更新时间:13-04-17 1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琼虽然清醒了过来,但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依稀地记得,自己被老张劫持到一辆大货车中,然后一切都归于平静了。

    睁开眼睛后的苏琼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老张的情况,看着身边警卫的表情,苏琼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为自己的失职而感到懊悔。

    隋江也不隐瞒,将所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向苏琼做了叙述,并且还提及到了刘铁。原来离开了成垣家,隋江立即前往刘铁的住处,没有找到刘铁本人,但卧室里的情形与齐煜家一模一样,看来刘铁与齐煜成垣等人都是猫塚组织里的人。

    但苏琼更关心的却是那本《弓形真菌》,当她听到林川与燕妃子也跟到了医院的时候,她便想起了那本《弓形真菌》,下意识的向怀里一摸,早已失去了踪影。

    苏琼趁着其它人不注意低声地问了问身边的仇秋,仇秋摇了摇头,说根本没有看见什么书。苏琼知道,那本书一定是被货车中的黑衣人拿走了。这本书的丢失将意味着什么呢?苏琼不免感到一阵的寒意。

    仇秋见苏琼没有大碍了便立即借用了医院的化验室进行病菌检测。

    隋江与陈东并没有走,跟据局长的指示,他们必须留在鹤乌堂保护苏琼的安全,而且还要继续追查医生刘铁的下落。

    苏琼当然躺不住了,她执意要起来,也不听陈东等人的劝告,便直奔图书资料室,那个图书馆里一定隐藏着一个重大秘密。

    但就在苏琼刚刚跨出诊室的那个瞬间,迎面一个人却跑了过来,险些与苏琼撞上,这个人一见到苏琼立即喊到:“有人死在太平间了。”

    来人正是太平间的赖大胆,听到他的喊声,隋江等人也立即围了过来。

    苏琼忙说:“你慢慢说,怎么回事?”

    赖大胆喘了口气道:“我本来要睡觉了,你知道我睡觉前一定要喝酒的,于是我便将太平间的门锁好出去买酒,买酒的时候我知道你们来了,听说你受伤了,想来看一看……”

    苏琼点点头:“不用说我,你快说怎么回事。”

    赖大胆接着说道:“我买完酒,回到太平间,打开门,你们猜怎么着,多了一具死尸。”

    隋江睁大了眼睛:“多了一具死尸?”

    “是的,”赖大胆咬了咬牙说道:“多了一具死尸我不怕,但你们知道太平间的钥匙只有我和院长有,这具死尸是如何进去的?”

    苏琼知道赖大胆曾被人在太平间里打晕的事情,那一次是成垣的尸体被人盗走,但这一次却被人放进来一具尸体,这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苏琼看了一眼隋江,两个人都知道要做些什么了。

    太平间里的尸体并不是成垣,而是齐煜的,谁也没有想到齐煜的尸体竟然会出现在太平间中,更可怕的是赖大胆也说不清楚这具尸体是如何被送进来的。

    既然齐煜的尸体已经找到,那么成垣的尸体肯定不会太远的。

    苏琼等人的判断极为正确,就在他们刚刚走出太平间的那一刻,只听见鹤乌堂里传来女人的尖叫声,他们立即循着声跑去。

    成垣,大槐树,一切仿佛是凌晨的重现。成垣的尸体再一次被人吊在了鹤乌堂东院的那棵槐树之上。

    劫走了两具尸体,然后将一具放在太平间里,一具吊到槐树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隋江低声说道:“苏琼,这个案子咱们是不是撤一下啊,恐怕这里面隐藏的秘密是咱们不能挖出来的,真相有时候就意味着死亡,你明白吗?”

    陈东微微地点头表示赞同。

    苏琼则咬了咬牙说道:“这个案子是你负责,但你要知道,现在整个鹤乌堂已经人心惶惶了,你想撤身,可能吗?所有人都看到槐树上吊着一个死人了,不是一次,而是二次。下面还要发生什么恐怕你更无法回避的。”

    隋江此时有些后悔接了这个案子,当初在媒体面前兴高采烈的样子也不见了,只好恨恨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面临这种情况,苏琼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但给她考虑的时间似乎并不多,新的情况接踵而来。

    正当几个人陷入沉默之时,苏琼突然听到身旁一名看热闹的医生说道:“这几天鹤乌堂怎么尽出怪事,这个人都吊这里两回了,昨天南院的那口井也莫名其妙地被人打开了。”

    苏琼警觉地立即问道:“什么井?”

    那名医生愣了一下:“就是那口废井,用大石板盖住多少年了,竟然被人掀开了。”

    苏琼来不及细想,立即与隋江等人奔向了鹤乌堂的南院。

    只见南院正中央的确有一块石板,而那口荒废了上百年的枯井则在一旁显露着。

    隋江看了看问道:“你意思这里面有什么情况?”

    苏琼摇了摇头:“我现在不清楚,但谁也不可能去移动一个上百年的石块,这个枯井下也许有什么不同之处。”

    隋江走近苏琼低声说道:“你知道这井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苏琼看着隋江,隋江低声说道:“囤刑,将人放进去,把装满土的麻袋扔下去,人不被砸死也会被闷死的,下面有的也许只是枯骨,上百年了,没有人愿意下去看一看的。”

    “我去吧!”陈东突然说道。

    隋江看了一眼苏琼,没有说话。陈东沉稳的说道:“苏队,放心,也许下面什么都没有,不应该有事的,你们用绳子把我放下去就行。”

    苏琼点了点头,看来只好如此。

    陈东拿着手电下到了几十米深的枯井中,除了记载着鹤乌堂真正历史的那些枯骨以外,他还看到了一具穿着紫白条相间病服的尸体。

    魏冰,一名普通的患者。

    经过医生的初步检查,魏冰死于窒息,仿佛被活埋了一般,身上却只有些许的擦伤,骨胳完全无损。便奇怪的是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撕坏了,怀里藏着一条黑色的猫尾巴,与齐煜成垣的情况一模一样。

    看着魏冰的相貌,苏琼感到十分的眼熟,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一连发现了三具尸体,整个鹤乌堂都陷入了一片惊恐之中,所有的人精神都高度紧张起来。医院里的领导们都立即赶来了,隋江也从警局中调来了大批的警力将整个医院都封锁了起来,仇秋从魏冰的耳朵里同样提取出那种不知名的病菌来。

    但这一夜的噩梦似乎并没有结束。更可怕的事情随即便发生了。

    北院里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病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论着听到的或看到的这些恐怖事件。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病人突然间跪在院子当中,即而躺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双手拼命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身体蜷成了一团。所有病人都被眼前这个景象吓坏了,有人急忙找来了医生。

    医生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这名倒地抽搐的人已经死亡,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人竟然是失踪了的刘铁。刘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病人的样子?更可怕的是,刘铁的死因最后鉴定同样是窒息而死,但身体皮肤呈灰白色,手脚佝偻成爪样。仇秋从刘铁的耳中取出了可怕的病菌,同时也发现他怀中藏着的那条黑色猫尾巴。

    苏琼看着刘铁的尸体,脸上的笑容依稀,这与成垣齐煜死亡时的样子几乎一样,但老张死时为什么并没有任何笑容呢?而且在老张的身上为什么没有黑猫的尾巴呢?

    突然间,苏琼想起了死于井下的魏冰正是那夜发现成垣尸体时声称见到黑猫幻像的病人。林川与魏冰同样见到了黑猫的幻象,那林川此时在什么地方呢?

    苏琼顿时感到一股子寒意,封锁鹤乌堂却没有见到林川与燕妃子的影子,这两个人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