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三九章:幻术怪人

章节字数:2690  更新时间:13-04-23 13: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日暮,迷雾昏黄。

    在驱车向市内行驶的路上,苏琼等三人久久都没有说话,他们各自想着孙老板所说的事情。没有想到苗森教授与刑老太之间竟然还有如此的渊源。

    看来现在杀人的动机似乎已经找到了,那就是用一种古代的秘术来拯救已死的少女,但这种秘术真的可以成功吗?

    齐煜,成垣还有刘铁都或多或少地对那个少女的死负有一定的责任,为此他们付出的代价似乎也是应该的,刑老太诱使三个人进入猫塚组织,然后献身似乎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魏冰和老张,之所以被选中大概是由于这种起死回生的秘术的需要,孙老板最后没有说完的那句“除非”恐怕就是这个意思。

    苏琼为自己将案件理清而感到高兴。

    燕妃子与林川想到的还是案情本身,显然刑老太的所作所为一方面是在报仇,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但问题是这种秘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两个人同时想到了那个地下大厅中所画的五芒星,以及中央那口棺材,还有棺材中赤身的少女,毫无疑问,这句少女一定就是刑老太与苗教授的女儿了。

    燕妃子问道:“苏探长,那个女孩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苏琼边开着车边回答道:“死了几年的尸体还能保存那么好!”

    林川突然说道:“苗教授难道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复活吗?他不是一直在研究这方面的药物吗?”

    苏琼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林川:“是的,但也许他不想用别人的生命来换取女儿的生命。”

    林川愣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但我听说当时苗教授被绑在椅子上,看到隋探长等人来的时候才指点了开启暗门的方法。”

    “是的。”苏琼好奇地看着林川,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林川转过身来对坐在后面的燕妃子问道:“苗教授是两年前才搬到那个院子里的吧,自从他女儿死后?”

    燕妃子点了点头:“好象是这样的,时间应该差不多。”

    林川自言自语地说道:“那他会不会早就知道那里有道暗门呢?可以通向鹤乌堂的地下。”

    苏琼与燕妃子均是一愣,她们立即明白了林川所指的什么,也许事实并不象现在所说的那样,苗教授只是潜心地钻研自己的起死回生药物,是一个不知情的人。

    林川接着分析道:“如果我们假设苗教授早就知道那道暗门,这就说明他买下那处居所是别有用心的。也许他早就想用这种秘术来救自己的女儿,只是他不可能去杀死刘铁等人,需要借助灵祭,也就是刑老太用弓形真菌操控人的手段来实施,所以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

    “你的意思苗教授也许知道事情的全部,而且极有可能他是主谋之一?”苏琼问道。

    林川点了点头:“陈伯等人什么话都不会说的,苗教授当然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那他为什么又被绑在那里,然后向隋探长指出暗道呢?这样做不是前功尽弃了?”燕妃子问道。

    林川愣了一下,喃喃地说道:“这是我最大的疑问所在,我实在想不出来他为什么会这样呢?”

    苏琼叹了口气,问道:“你是怎么怀疑到苗教授的?”

    林川挠了挠头皮,说道:“其实我只是猜测,一方面我觉得那大厅里画的不是五芒星,而是五行,金木水火土,这种五行的秘术似乎不应该是猫塚组织中的手法,据我所知,在古埃及没有五行之说,只有一种四大元素水火风土的说法,所以这种起死回生的秘术应该是东方人的手法,而此案中最有可能知道这种秘术的人自然是身为生物学家的苗教授了,而且他竟然能用什么防腐术保持他女儿在地下多年尸体不腐。”

    燕妃子赞同地点了点头,林川接着说道:“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图书馆的那道暗门,我在第一次与刑老太见面的时候曾经看到那个书架上有许多书籍,当时并没有注意是些什么书,但很显然,这些书是关于生命或医学的古书,我与苏探长第一次寻找暗门的时候这些书都不见了,换了其它很平常的一些书,当时我以为那些古书一定在暗门的后面,但事实上暗门后面书架还在,但里面的书却已经没有了,燕妃子应该记得。”

    燕妃子摇了摇头:“当时进暗道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注意这件事。”

    苏琼也说道:“出入两次,我也没有注意暗门后到底有没有书,是什么书。但这似乎只能说刑老太看这些书从中找到了起死回生的秘术,这也是有可能的。”

    林川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这些书本身就是苗教授的,还记得咱们去拜访苗教授时去的是他的书房,那里堆满了书,苗教授是一个很讲究的人,他的书房不可能那么乱的,恐怕只是一时没有地方摆放才造成那个样子的。”

    苏琼点了点头:“也许这可以进一步证实苗教授参与了此案。”

    林川笑了笑说道:“但这只是我的猜测,咱们没有任何证据。”

    苏琼愣了一下,突然说道:“难道你想将苗教授绳之于法吗?”

    林川摇了摇头:“我不想,也不可能,除非他自己承认这一切,否则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证明他有罪。”

    “是啊。”燕妃子叹了口气,“这一切只是你的猜测。”

    “不过有一个方法可以知道我的猜测到底准不准。”林川自信地说道。

    “什么方法?”苏琼问道。

    “直接去问他。”林川自信地说道,“我相信事态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苗教授不会隐瞒什么的了,因为即使他说出真相,你们警方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

    苏琼点了点头,突然说道:“其实不是我们警方会把他怎么样,而是他自己,妻子被抓,女儿已死,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林川没有做出回答。

    燕妃子问道:“那咱们直接去苗教授家?”

    “不,”林川摇了摇头,“去医院,苗教授一定在鹤乌堂。”

    林川的猜测并没有错,此时的苗教授正守在自己的女儿的病榻旁边,门外有几名医生在窃窃私语着。显然是苗教授阻止他们把女儿的尸体送往太平间。

    听到苏琼等三个人走了进来,他后脑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头也不回地说道:“我等了你们很久了。”

    听到这个话,苏琼与燕妃子都看了看林川,看来林川的判断并没有错。

    苗教授这才站起身子,转了过来,苏琼等三个人心中都是一惊,眼前的苗教授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完全脱像了,整个人也显得萎靡不振。

    苗教授看了看面前的三个年轻人,问道:“你们三个中是谁想到了我?”

    苏琼指了一下林川。

    苗教授笑了:“看来我老伴并没有看错人。”

    林川等人愣住了,不明白苗教授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苗教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要问我一些问题,但问之前我想请你们先看样东西,就在我家里,可以吗?”

    苏琼等人点了点头,于是便跟随着苗教授走出了病房。

    出了鹤乌堂,由于距离苗教授家并不远,所以四个人也没有坐车,而是徒步走过去的,但这短短的几分钟却令苏琼等人感到十分地漫长,仿佛过了有一个整天似的。

    此时天色也黑了下来,走进苗教授家,院子里还继续飘散着富尔马林的气味,让人闻起来很不舒服。

    苗教授引着苏琼三人转过隐壁墙,经过院子进入到了正厅,穿过正厅,终于拐进一间看起来并不大的小屋。

    苗教授随手将灯打开,灯光照处,立即令苏琼等人吃了一惊,只见在房间的正中摆放着一口桐木棺材,对面的墙上摆着一只铜猫的像,几支香烛寥寥升起丝缕的清烟,棺盖上放着一个灵牌,牌上竟然写着“苗森”两个字。这屋中的摆设与在齐煜家里所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