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猫冢  第四十章:连环仇

章节字数:3741  更新时间:13-04-25 11: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琼等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苗教授,苗教授笑了:“想不到吧,这是我为自己准备的,如果救不活我女儿,我就会躺进去的。”

    林川忙问道:“难道您也是猫塚组织中的成员?”

    苗教授摇了摇头:“我妻子是,但我不是。她真正的身份就是灵祭,我想我的老朋友已经对你们说得很清楚了。”说这话的时候,苗教授意味深长地看着苏琼。

    苏琼等人都认为苗教授所说的那位老朋友就是坟地中坐在轿子里的孙老板。

    “救不活你的女儿,你真的打算死吗?”林川问道。

    苗教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林川,然后说道:“这话恐怕得从头说起,关于我们家的事情恐怕你们都已经很清楚了,我就不用细说了。但我知道,我的老朋友其实替我隐瞒了许多,你们之所以能够找到我说明你们还是分析出来我在这个案件中到底做了些什么,对不对,林川?”

    林川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们并不十分地清楚,只是对您有一定的怀疑,当然仅限于怀疑,没有任何证据。”

    苗教授笑了:“证据无关紧要的,你们想知道的我一定会毫不隐瞒地告诉你们,这也是我带你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那好,”苏琼毫不客气地问道:“这件事到底你是不是主谋?”

    “是的。”苗教授解释道,“你们知道我的女儿实际上是灵祭的继承人,但十岁那年却离家出走了,然后我与我妻子分头寻找,很幸运,我来到了这里,经孙老板的帮助找到了我的女儿,却没有想到……”

    苗教授叹了口气,自己女儿沦落风尘是谁都不愿启齿的事情,然后他接着说道:“在五前,我虽然找到了我的女儿,但她却自杀了,那时她刚刚十五岁,于是我将女儿的尸体安葬在隍城外,按照古方实施了防腐术,只想有一天能够救活我的女儿。”

    苏琼等人仔细地听着,这与孙老板所说的几乎没有什么出入。

    苗教授接着说道:“我本以为自己能够研制出一种起死回生的药来,但事实上这根本不可能,于是我想到了一个古方。其实这个古方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管用,而且这个古方杀戮太重,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采用这个古方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开始就买下了这里,因为我怕有这么一天,防腐术失去了功效,那时我就必须得用到这个古代秘术来施救我的女儿。”

    “难道您所说的古代秘术与鹤乌堂有着某种联系?”林川问道。

    苗教授摇摇头道:“这个方法其实与鹤乌堂没有任何联系,但鹤乌堂的历史却可以为这个古方找到一些可怕的托词。”

    “那这个古代秘方到底是怎么样的?”燕妃子忍不住问道。

    林川突然笑了:“苗教授是不会说的,因为这个秘方是以别人的死亡来换取死者的重生,所以不能轻易泄露的。”

    苗教授点了点头:“林先生说得对,请恕我不能详说。”

    燕妃子遗憾地点了点头。

    苗教授接着说道:“我一直在犹豫,直到五年前,我老伴来到了隍都城。于是我便跟她约定,以五年为限,如果我研制不出能够救女儿的方法就用那个古代秘术一试。老伴同意了,但她却没有闲着,为了以后不得已要运用到这个秘术而做了充分的准备。在这几年中,她发展她的组织,并且将当初害过女儿的刘铁成垣与齐煜吸收成组织中的一员。”

    “但魏冰与张楠并不是猫塚组织中的成员啊?”苏琼问道。

    苗教授叹了口气:“魏冰完全是一个意外,因为秘术中的确缺这么一个人。好在魏冰是一个绝症患者,所以我们就挑中了他。”

    “那张楠呢?”苏琼接着问道。

    “张楠其实是替他而死的。”林川突然不紧不忙地说道,这话令苏琼与燕妃子都是大吃一惊。

    苗教授立即向林川投来了赞许的目光,然后说道:“他说得没有错,其实还有一个应该死去的人是我,但老伴并不想让我就这样死去,正好张楠的妻子患了绝症,我老伴就选择了他来替代我。张楠是一个好人,为了他妻子什么都肯做,于是便把命卖给了我老伴。”

    “那么陈伯是不是也是参与者?”苏琼问道。

    苗教授摇了摇头:“他只是为了救我女儿听从了我老伴的话,而且陈伯为人忠心耿耿,他要是知道秘术中死去的人还有我,他一定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和老伴见面的时候都是背着他的,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妻子已经来到了隍都城。但直到后来,我决定阻止这一切的时候,陈伯才知道秘术中的一环是我,于是才将我捆了起来。”

    林川突然笑了:“但你的女儿还是没有救活,你注定还是要死,对吧?”

    苏琼皱了一下眉头,觉得林川似乎不应该再伤害这个老人的心了。

    苗教授看着林川尴尬地笑了笑:“人若活到这个岁数生与死并不重要了,女儿已经救不活了,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你唯一忘了刑老太,你的老伴,她现在还活着呢!”林川郑重地说道。

    苗教授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然后尴尬地说:“她杀了人,我……”

    “不,杀人的是你!”林川这句话一出口,苏琼与燕妃子都是大吃一惊。

    苗教授愣住了,过了半晌才叹了口气:“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身份。”林川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但是一个生物学家,更是一个医生,对吧?”

    苗教授只是点了点头。

    林川接着说道:“刘铁其实是你的学生,而杀人的病毒其实是你一手制造出来的,救自己的女儿?死人能够运用防腐术保持肉身几年,但绝对不可能救活的,你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你闭门研究的根本不是救人的药,而是杀人的药。”

    “有时候救人与杀人其实是一回事。”苗教授慢慢地说道,他的语气中再也没有刚才的那种悲伤了。

    而旁边的燕妃子与苏琼则惊讶地看着林川。

    “不一样的。你只是想为你女儿报仇,所以你不可能想到去救人,只会想到杀人。发现你女儿死后,你查出了凶手是齐煜,成垣与刘铁,他们三个人虽然没有直接杀你女儿,但却是遭成你女儿悲惨命运的人,对不对?”

    “没错,齐煜把我女儿骗到了这个罪恶的城市,经成垣的手卖在了夜总会里,那时她还不满十五岁,却得了病,刘铁有机会救她却没有救,他们都罪有应得。”苗教授恨恨地说道。

    林川点了点头,他显然并不知道齐煜等三人是怎样造成苗教授女儿自杀的,但经苗森这么一说更加清晰了。

    “但你最恨的是刑老太,你的老伴对不对?”

    苗教授点了点头:“若不是因为她是猫塚组织里的灵祭,我的女儿怎么会离家出走呢?她不出走又怎么会遇到这些坏人呢?”

    林川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说齐煜等三人是罪有应得,但魏冰与老张则是无辜的,你不应该因为对老婆的恨让他们白白地陪葬了。”

    苗教授笑了:“那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做,魏冰是绝症,他早晚要死的,而张楠的老婆也是绝症,我能够帮助她维持已经很不易了,所以张楠是心甘情愿的。谁不想对老婆好一些,但我怎么会想到我老婆是一个灵祭呢!”

    “我不明白了,这两个人与你老婆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要死呢?”燕妃子终于忍不住了。

    林川看了一眼苗教授:“是我来说还是你来说?”

    “既然你猜得八九不离十了,我隐瞒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我来说吧!”苗教授此时反而显得十分地坦然。

    燕妃子与苏琼都静静地听着,她们对案情发展到这一步没有半点预料,此时只能充当听客。

    苗教授平静地说道:“当我查明了真凶之后我便想如何报复这三个人,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教授我能做些什么呢?于是我想借助孙老板的力量,但很可惜,我与孙老板之间有生意,但却不可能得到他的信任。后来,陈伯突然发现我老婆找女儿也来到了这里,并且在鹤乌堂当了一名图书管理员,我立即隐藏了起来,生怕被她发现,而这个时候我也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方法,可以将那三个人以及我老婆一起置于死地。”

    燕妃子与苏琼听得是毛骨悚然,看来这个杀人计划在两年前就已经形成了。

    苗教授接着说道:“事实上在这儿之前我就已经认识了刘铁,通过他我知道了鹤乌堂地下室的秘道,其实就是以前的水牢。我之所以不先杀刘铁是因为我需要利用他,这个人有野心,早就想脱离九纹堂,所以我便教了他纹身术,他当然十分听我的,于是在我的鼓动下建立起了假的猫塚组织。”

    “难道你做的这些事,刑老太都不知道吗?”林川问道。

    苗教授摇了摇头:“她开始的确不知道,但纸里包不住火,尤其刘铁与她都在鹤乌堂工作,后来她就知道了,她来见我,不允许我以她的名义建立组织,”苗教授笑了笑,继续说道,“但她能做些什么?真正的猫塚早已不存在了,她只是一个老太太。”

    “你既然那么恨她,她也发现你了,你为什么不杀了她呢?”苏琼问道。

    苗教授叹了口气道:“恨一个人容易,但杀一个人其实并不容易,尤其我们还曾是夫妻。但是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一个邪教组织的人,她的组织将随着她一起毁灭。”

    “于是你就利用刘铁发展起来的假猫塚组织,打着能够让人起生回生的巫术,劫持了齐煜与成垣,给他们注射了大量的你研制出来的病毒,当然,刘铁虽然没有注射那种病毒,但他由于过份相信你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所以帮你控制住了张楠也帮你杀了魏冰?对吗?”林川问道。

    “他是罪有应得,他做过亏心事所以一定要自我救赎的,但可笑的是他相信他自杀之后还能复生。”苗教授笑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张楠和魏冰呢?”苏琼问道。

    林川叹了口气说道:“为了制造出邪教的效果,他必须凑出这五个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把一切罪名推到刑老太的身上。”

    苗教授点了点头:“虽然是假的组织,但必须做得象一些吗?这两个人只好牺牲一下了。但张楠是欠我的,他心甘情愿的为他妻子而死,而魏冰是绝症患者,他也是早晚的事情。”

    燕妃子点了点头:“其实关于黑猫这些事都是你故意做出来的,只是让人们知道那个神秘的组织,那些线索也是你故意留给警方的。”

    “没错,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们相信这个组织的邪恶,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刑老太知道她当初想让我女儿成为一个新的灵祭是多么愚蠢的想法。”这一次,苗教授把“我老婆”三个字直接变成了“刑老太”,甚至连刑老太的真名都没有说出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