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死誓  第四章:记者林川

章节字数:2969  更新时间:13-05-09 1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别墅中出来,苏琼的脸色十分不好,她径直走向了停车的方向。

    “你这就要回去?咱们的活儿还没有干完呢?”背后传来老范冷静的声音。

    苏琼站住身形回过头来看着面无表情的老范:“为什么要让我说?你没有看到那个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

    老范看了看苏琼,缓缓地说道:“这是你应该做的,你必须告诉受害人咱们下一步的计划,这样他们才能与咱们很好的合作。”

    “可是……”

    “没有可是,只有破案!”老范打断了苏琼的话。

    苏琼长长地呼了口气,她知道即便自己不说,同样的话老范也要说的,也许语气更加冰冷,那时对秦玲恐怕更是一种打击。

    苏琼说道:“你知道吗?秦玲已经认定这是一起绑架了,而没有定性的话不能由我来说。”

    “为什么?你是负责人。”

    苏琼只好解释道:“你知道吗,姜玲趁着别人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对我说保姆与管家都是雷伯宁的人,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他们夫妻之间关系不好还是什么其它的,但这很有可能是一条有用的线索,而且这至少证明了她信任我。但没有定性为绑架案的话一经我说出来,恐怕她对我什么都不会说了。”

    老范愣了一下,然后讪讪地说道:“她应该相信警方的。”

    “女人和男人的想法不一样的,相信谁不是靠理性来判断的。”苏琼纠正着老范的错误认识。

    老范一时无语,脸上有些发热。苏琼心中突然有些得意,为了不让老范继续尴尬,便转换了话题:“雷伯宁那里有什么情况?”

    老范摇了摇头:“我没问。他对那个孩子并不是很关心,而且他似乎在隐瞒什么,所以现在问根本不是时候!我需要回去查看一下他的资料才好提出针对性的问题,否则容易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你的意思是……”苏琼感到老范的话里有话。

    老范摇了摇头:“也许我的感觉有问题,咱们先到房后看看吧!那里正对着窗户,也许有什么线索呢!”

    这是一个奇怪的家庭,丈夫与妻子之间似乎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有着某种巨大的隔阂。

    但这个秘密与隔阂真的存在吗?苏琼心中有着一丝的疑问。

    一个母亲在失去了孩子之后,她自然会表现出一种令外人感到颇有些神经质的举动,这是有情可原的,但为什么她会怀疑丈夫以及家里的佣人呢?这种怀疑便显得毫无道理了,除非在这场所谓的绑架案背后隐藏着什么。

    老范并没有具体说明对雷伯宁的怀疑,他绝不是那种凭感觉便肯说出自己想法的人,但毫无疑问,雷伯宁在对于孩子被绑架这件事上表现得极为平静,这完全不象是一个父亲应有的表现。

    夫妻俩似乎都很反常,但这反常是关系到孩子的失踪还是关系到他们各人的隐私呢?苏琼不禁有些迷惑。

    两个人沿着甬路转到了这幢别墅的一侧,远远地便看见一名警员正与一个年轻人在交涉着什么。

    看见苏琼与老范走来,这名警员立即迎了上来:“隍都早报的记者!”

    这时,那名年轻人也走了过来,他露出灿烂的笑容:“苏队,老范!”

    看到他,苏琼的心不免一跳,但还是用一种鄙视的口吻说道:“燕妃子的消息这么灵通呢?是她派你来的吗?”

    那名年轻人摇了摇头,高深莫测地说:“媒体的消息永远不会比警方及时的,而警方的消息永远不会比当事人及时的!”

    苏琼与老范心中一惊,老范急忙问道:“是雷伯宁叫你来的?”

    “是他夫人。”

    老范与苏琼相互看了一眼,秦玲这是为什么呢?不但报案给警方,还叫来了报社的人,难道她想把女儿被绑架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吗?

    老范不再说话,一个人走到了冬儿房间的下面,抬头是窗户,风铃已经被摘走了。站在甬路上,老范仔细地观察着绿草地上的痕迹。

    “草地上根本没有搭梯子的痕迹,我刚才已经看过了。”年轻人对苏琼说道,语气很自负。

    苏琼哼了一下,然后问道:“秦玲叫你来做什么?私家侦探?”

    这个年轻人名叫林川,他曾帮助警方侦破过一些案件,有着极强的逻辑推理能力。

    林川笑了笑,然后摇头说道:“我现在是一名记者,再说了,既然找你们警方了,他们也不会再找私家侦探了,何况隍都城根本没有私家侦探啊!”

    “那倒不一定,有些人比较喜欢这个工作。”

    林川淡淡地说道:“有些事赶上了也没有办法,不跟你兜圈子了,秦玲是希望借我们的报纸找回她的女儿,数目是很可观的。但燕妃子猜到肯定不是失踪那么简单,所以叫我过来看看,随便来拿小女孩的照片。果然,我来了就看到门口停了这些警车。”

    “那你怎么没进去?”

    “刚才你们在里面我不好打扰的,所以就和一位警员聊了会儿,知道果然不是简单地失踪,所以就转到这里来了,随便看看。”

    苏琼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位警员,林川忙解释道:“你不用怪他,他不让我在这里看的,我问的是以前认识的一位警官。”

    苏琼想了想问道:“那你发现什么没有?”

    林川摇了摇头:“没有,也许是昨天下雨的原因,地面上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痕迹!”

    苏琼点了点头,然后谨慎地说道:“那位叫秦玲的母亲情绪不是很稳定,她找你们报社这件事我认为雷伯宁并不一定知晓,不过话说回来,她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如果你们明天就把寻人启示登出去,我想对这个案件并不一定有好处!”

    “你们警方什么意思?”

    “其实我的意思是你们暂时不要登,现在跟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案子到底是失踪还是绑架都没有定性呢。如果实在要登也可以,我希望是配合警方的工作,什么时候登我们说了算!反正你也不是广告部的,燕妃子也不是,没必要那么势利的。”苏琼有意无意地强调了一下最后一个关键词汇。

    林川笑了,他点了点头:“燕妃子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她叫我来,而不是广告部的那些白痴们。但现在的问题是秦玲要登,我们可以拖一天,拖两天,第三天就不好说了,毕竟人家是我们报纸的大客户,而且现在是孩子丢了,心里在着急呢。”

    “两天时间吧,两天时间至少能够定性了,怎么登这个咱们再商量,我不管秦玲还有燕妃子怎么想,我接手这个案子,我首先要保证孩子不能出任何问题,对吧!”

    “当然,一切从孩子出发。”林川点了点头。

    老范走了过来,冲着苏琼摇了摇头,然后转向林川:“这件案子你又想插手?”

    林川皱了一下眉,他知道老范对自己的印象一直不太好,忙说道:“刚才和苏探长谈了,我们报社肯定会配合警方的。”

    老范没有说话,冷笑了一下,然后走开了。

    苏琼对林川说道:“等我们走了,你再进去吧!”停了一下,她低声说道,“秦玲需要一个她可以信赖的人,你明白吗?”说完,她转身追向老范,抛下最后一句话:“打电话联系吧。”

    林川愣了一下,他知道苏琼分明是在暗示自己,看来这一次,自己又得卷进来了。

    其实,有没有苏琼的那句话,林川都必然会卷进来的,以致于他险些为此走上了难以置信的死亡之路。

    林川是一个对案件充满了好奇的人,与警方一味的寻求事实真相不同,林川更关心的是罪犯,是一种什么力量能够让罪犯敢于剥夺他人的生命,又是一种什么力量令一个胆小怯懦的人变成了凶残恶毒罪犯呢?

    这种问题象谜一样引诱着林川,令他欲罢不能,为了寻找问题的答案,他会义无返顾地投身于破案之中,即便遇到危险也在所不惜。

    林川看起来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但事实上他的内心却是阴暗的,他喜欢犯罪,在他的思维中,所有罪犯几乎天才,他们酝酿犯罪的过程是一个伟大的策划,需要脑力的高速运转,而他们在实施犯罪的时候又是那么地冷静与果敢,这完全就是一个人的自我突破,是向极限挑战的勇气。于是,一个案件在罪犯的精心努力下几乎成为了一件艺术珍品,并且绝难复制,这让林川感到十分地惊奇。

    与其说林川在寻找罪犯,不如说林川在挖掘罪犯所创造作品的过程,而在任何一个挖掘的过程中,林川便把自己等同于罪犯了,于是,每一次侦破,林川其实都是在对自己进行着灵魂的拷问,残忍,却不流血的拷问!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