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死誓  第五章:不速之客

章节字数:2987  更新时间:13-05-11 0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警方的人员都离开了,林川从包中拿出一个记事本来,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撕下来揣在了兜中。他不知道如何取得秦玲的信任,也许这样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一切都准备就绪,林川这才沿着甬路转到了别墅正面,长到这么大,林川是头一次要走进这样的大别墅。

    别墅象一个城堡似的,高大而且还透着一种威严,这里面住着隍都城最有名的珠宝商人,林川的心不禁有些紧张,雷伯宁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甬路旁边是圈起的草地,绿色令林川的紧张的神经多少有些缓和,他的脚步变得轻松了许多,迈上台阶,沉重的正门已经关上了,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响。这样的大房子,里面的声音绝不可能被门外人偷听见的,也许这也是富人自我保护的一种象征吧!林川长吸了一口气然后按住门铃。

    隔了好半天,木门上突然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视窗,老管家半张皱巴巴的脸出现了,他眼珠子上下打量了一会林川,问道:“你有什么事?”

    “我找秦女士,是她叫我来的。”林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自信。

    老管家疑惑地问道:“你是谁?”

    “隍都早报的记者林川。”

    “等会!”管家冷冰冰地说道,门上的小窗“啪”的一下关上了。

    又过了很长时间,木门响动,被完全打开了,雷伯宁出现在门口:“你是记者?”

    林川点了点头:“隍都早报的记者林川。”

    雷伯宁的表情有些烦燥,但还是保持着成功男士的微笑:“我认识你们报社的燕妃子,她曾经采访过我。不过今天我想是我妻子搞错了,我们并没有什么事情要找报社的,真是对不住,您请回吧!”

    林川心中有些着急,如果大门都进不去未免有点太说不过去了。他急忙说道:“是秦女士早上亲自打的电话!”

    “是的,但是我们又商量了一下,暂时不需要报社的帮忙,让您白跑了一趟,我会向燕妃子解释的。”雷伯宁十分客气地说道。

    “对你孩子的事我们也表示同情,也许报社能够帮上什么忙呢?”林川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雷伯宁皱了下眉头,语气开始变得生硬起来:“这件事我们并不想让公众知道,我们也报警了,作为报社不会把这种事当作新闻来报道吧?”

    林川笑了笑说道:“当然不会,但我们恰好在做一个雷氏珠宝的专题,也算给您做宣传了。”林川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无耻而卑鄙,他后悔了,却已经完了。

    “你在威胁我?”雷伯宁的眼神中顿时闪露出一丝慑人的光茫来。

    林川忙解释道:“没有,怎么可能呢?我只是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看这份专题怎么来写更好,如果您没有时间,可以请您夫人来指点一下。”

    雷伯宁冷笑了一声:“不必了!如果一对丢了孩子的父母还关心这些无关痛痒的报告,恐怕他们也不配做父母,是吧?所以怎么写随你们了!”

    雷伯宁的态度很坚决,林川有些沮丧,知道根本不可能见到秦玲了,难道自己第一次外出的任务就以失败告终吗?

    林川在想着办法,但表面上却顺着雷伯宁的话锋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也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找到孩子。”

    “谢谢你,我就不送了。”

    林川悻悻地走下台阶,但没走两步他突然象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问道:“如果只是失踪,您不会这么紧张吧?”

    雷伯宁刚要关门,听到林川这么一问,立即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川忙摆了摆手,一边退下台阶一边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我刚才看到警察,如果我是绑匪,你想我会怎么做?我会认为这桩买卖危险性太大,然后……”

    雷伯宁叹了口气,突然一个箭步蹿到了林川的面前,抬手便是一拳,动作极其迅捷,林川竟然没有丝毫的防备,下巴上顿时狠狠地挨了这么一下,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没有跌倒。

    “不好意思,在我没有打你第二下的时候,你最好消失,你们那个破报纸上面也最好不要提孩子两个字,明白吗?”雷伯宁恶狠狠地说道。

    林川一手捂着腮帮子,若在以往,林川肯定一下子便扑了上去,但现在,他只能斜着眼觑着雷伯宁,喘气说道:“看了报纸,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女儿失踪了,所以才找的警察,这是唯一的解释机会!劫匪恐怕也不能害你了,你妻子比你头脑清晰多了,她知道如何动用媒体!”

    聪明人往往是一点即透的,雷伯宁无疑是一个聪明人。

    几分钟以后,林川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为了表示歉意,雷伯宁让王妈递来冰凉的毛巾,又让管家沏来了茶点。

    林川暗自侥幸,虽然挨了一记重拳,腮帮子现在还隐隐作痛,但好在已经闯过了第一关,下面就要设法见到秦玲了,按照苏琼所暗示的,要取得秦玲的信任恐怕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楼梯声响,林川急忙抬起了头,只见一位身材削瘦的女士急步地走了下来,雷伯宁急忙迎了上去,说道:“对不起,也许我的考虑的确不妥当……”

    秦玲根本没有理会雷伯宁,几乎是冲到了林川的身边:“你是报社记者?”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颤抖,但有种令人难以拒绝的魅力。

    林川急忙站了起来,伸出手道:“我是。”

    秦玲的手却没有迎上来的意思,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林川,仿佛要在林川的脸上寻找着什么似的。林川突然发现面前这位女士的眼睛虽然精致,但眼白却很大,透出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情绪,有些恍忽又有些渴望。

    这时雷伯宁已经走了过来,他从后面扶住秦玲坐在了沙发上。

    林川显得十分地尴尬,急忙将手缩了回去,下意识地揣回了兜中,摸索着那张纸条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莽撞地在第一时间递出去。

    在没有了解秦玲真实想法的时候,这张纸条还是不要轻易递出了,林川想着。

    “不好意思,我妻子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雷伯宁抱歉地说道。

    林川摇了摇头:“没关系的,可以理解。”

    雷伯宁接着说道:“我想也不必瞒你了,从现在的迹象来看,孩子的确是遭到了绑架,报警也是出于无奈,但警方显然有些兴师动众了,这样的排场一定会惊动绑匪的,这对于我们来说反而不利了。”

    “我的意思就是这样的。”林川说道,“如果在报纸上登出一则寻人启示,从某种程度来说可以打消绑匪的疑虑,这是唯一的办法,能不能成功倒不一定,但这样做也是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绑匪不到最后的时候是不会做出过激行动的。”

    “即便解释不了什么,绑匪多少也会有些迷惑,只要他迷惑了就争取到时间,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雷伯宁看了一眼身边的秦玲,“按照你的意思做,行吗?”

    秦玲没有说话,眼睛依旧看着对面的林川,身子略略地前后晃动,似乎这个举动就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雷伯宁叹了口气,然后高声喊道:“王妈,给林先生拿一张冬儿的照片来!”

    王妈走了过来,她看着男主人,面露出疑问的神态,雷伯宁立即补充道:“在太太的屋里。”

    王妈点了点头,然后上楼去了。

    雷伯宁继续说道:“悬赏的金额初步定为五十万吧,我想这个数目足以令整个隍都城都动起来的,只要找到我女儿,我是不会吝啬钱的。”

    “当然,这个数额由你们来定,不过我希望您还是能亲自写一个启示,这是大事,措辞方面我们报社不好代劳的。”林川认真地说道。

    雷伯宁淡淡地一笑:“这是应该的,至于给你们报社的钱还是按我和你们广告部谈的价钱走吧。”

    林川点点头,他也不知道雷伯宁与广告部所谈的价钱是多少,只知道每天的隍都早报上都有半版的雷氏珠宝广告,这肯定是一笔不小的交易。

    雷伯宁转头看了看妻子,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了。”秦玲飞快地说道,但停了一下问道,“明天就能登出来吗?”

    这是林川最害怕的问题,他与苏琼已经商量好了,这则广告的刊登一定要配合警方的行动,但看着对面秦玲的状态,他又不忍心欺骗这个伤心欲绝的母亲,不禁犹豫了一下。

    雷伯宁看出了林川的窘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说道:“这件事得让林先生与他的主管沟通一下,是吧?”

    “是的。”林川立即拿出了手机,站起身来走到窗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