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死誓  第七章:润唇膏

章节字数:2284  更新时间:13-05-15 0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雷伯宁十分客气,把林川送到门口,直到看着林川走下了台阶才关上了大门。

    别墅区里打车并不方便,林川只好沿着大路向前走,走了几步,他不禁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雷伯宁的别墅,正值午时,这是隍都城雾气最稀薄的时候,这幢三层楼的别墅也显得整洁明亮,这多少令那些窗户看上去更黑暗了许多。

    一个人拥有这么多房间做什么用?林川摇了摇头,他感到心中有一丝地不平衡,但想到雷伯宁那可爱的孩子冬儿,这种不平衡感立即消失了。

    林川突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有钱人的生活也不美满的,女儿被绑架了,夫妻间似乎也存在着某种问题,但不知道这两者之间到底会有什么联系,秦玲为什么要寻求一个自己能够信任的人呢?

    林川有心将秦玲交给自己的东西拿出来,但还是忍住了,没有离开雷伯宁能够看到的范围,他是绝对不能那么做的。

    隔着玻璃,秦玲站在窗前看着林川沿着大路慢慢走远,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来,但随即而来的却是担忧,仿佛在怀疑,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吗?他能不能完成自己托付的事情呢?

    这时,敲门声突然传来,随即房门被打开了,王妈的声音传了过来:“夫人,您该吃药了!”

    秦玲并没有从疑虑中清醒过来,头也不回地顺口吩咐道:“放在那里吧!”

    “夫人,您知道的……”王妈端着一个小托盘站在屋内。

    秦玲转过身来,走到了王妈的跟前,从托盘里拿起一个白色的塑料药杯,一下子倒进了嘴里,然后另一只手举起玻璃杯大口地饮着水,故意发出吞咽的声音:“好了!”

    王妈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将门关好。

    秦玲浑身仿佛一下子松了劲似的,她转身慢慢地走到了梳妆台前,缓缓地坐下。

    镜子中的女人脸色苍白而憔悴,背景里是这间宁静而又充满了女性特点的房间,显得十分地空旷,并且潮湿阴冷,没有人气。

    林川已经坐在了出租车中,他要赶回报社将照片交给广告部的同事们,他决定了,不能配合警方的工作,寻人启示明天一定要登出来,这毕竟是找到孩子的一个方法。

    想着照片上那个可爱的孩子,林川突然为自己曾经幸灾乐祸的闪念而感到羞愧,这是不是一种仇富的心态呢?毕竟那个名叫冬儿的小女孩是无辜的,因为父亲有钱,她就要被绑架,这样的逻辑不是可笑,而是可恨也可怕。

    林川只希望冬儿的确是丢失了,千万不要涉及到犯罪事件,有绑架就有交易,有交易的事情无论在何时都应该远离孩子的。

    但林川却知道,希望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根据警方以及雷伯宁夫妇的表现来看,绑架几乎是肯定的事情了,苏琼之所以说没有定性是由于警方的慎重,其实在她的心中可能早已将这件事定性为一起恶性的犯罪事件了,她现在等的只是那个要求赎金的电话。

    这个电话为什么还没有打来呢?那个绑匪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在等什么呢?

    林川不由自主地心焦起来。

    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于是掏出了一根烟点上了,出租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终于没有说什么,林川连忙将车窗摇开。

    中午已过,雨后的凉爽早已失去了踪影,湿气反而显得更加浓重了,那种闷热的感觉再一次笼罩着隍都城。

    林川迎着窗外潮热的风,看着周围景物的变化,心思又回到了雷伯宁的家。

    据那名警员介绍,除了冬儿房间的窗户以外,雷伯宁家其它地方的门窗都关得很好,并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那么冬儿的失踪似乎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从三层的窗户爬进去,抱走冬儿,然后再由三层的窗户爬出去。

    三层的窗外没有高大的树木,也没有可以攀爬的东西,即便是那片草地上也没有留下任何搭过梯子的痕迹,那么这个人是如何进去的呢?

    林川想到了唯一的一种可能,那就是消防车的云梯,别墅后面的那条甬路虽然并不宽敞,但完全能够停靠一辆消防车,由于是水泥路面,又下过雨,甬路上是很难看出停过车的痕迹。而云梯恰恰能够不留任何痕迹地伸到三层的窗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绑匪就极有可能是一名消防队员,或者与消防队有着某种关系,能够将消防车开来的人,这个搜索范围显然是缩小了许多。

    林川为自己的分析而感到满足,他想立即电话提醒苏琼,但却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这么做。

    冷静,林川暗暗地告诫自己。

    除了消防车以外,是不是还有什么工具能够完成这样的事情而不留下任何痕迹呢?毕竟那个三层楼的窗户并不是很高,也许电力抢修车也可以呢?

    林川并没有这些车到底能够将人送抵多高的常识,他只能凭借着想象胡乱猜测。

    也许在冬儿的房间内还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呢?林川在做着假设,没能进入冬儿的卧室看一眼,这是林川感到最为遗憾的地方。

    跟据现在知道的情况,林川似乎也只能分析出这么多了,他无法再进一步地寻找出线索来,但这件事却有许多疑点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最重要的便是秦玲的表现,一个失去了女儿的母亲当然会处于一种悲痛状态,这是林川可以理解的。但秦玲的悲痛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么她向苏琼暗示的到底是什么呢?她为什么要交给自己一件东西,这东西又是什么呢?

    林川把没有吸尽的烟扔出了车窗外,然后关上车窗,从包里搜摸出一个看起来十分高级的润唇膏来,这便是秦玲偷偷交给自己的东西。

    林川感到有些疑惑,这个东西到底能够隐藏什么呢?他拧开润唇膏的盖,看起来并没有用过多久,很普通的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林川一时想不出其中的秘密,只好将这管润唇膏又扔回了包里,也许某个女人会注意到这润唇膏的不同。

    很显然,雷伯宁家其实是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当然是小女孩冬儿失踪,也许是被人偷走绑架了,第二件则是秦玲与雷伯宁的关系,这个看似家庭内部的事情为什么会表现出来呢?是一种巧合还是秦玲在绝望中的爆发?

    林川无法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但他隐隐地觉得这两件事一定存在着某种内在的联系,而联系的关健又是什么呢?

    林川相信苏琼肯定也会注意到这两件事情的,她一定也会在寻找着那隐藏在这些现象背后的线索。但她没有秦玲亲自交给的这管润唇膏,林川不禁有些得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