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死誓  第十章:结案

章节字数:2972  更新时间:13-05-23 13: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魏易铭接着讲述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警方和报社来说的确不太好,但对于雷先生来说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许通过今天,他就可以摆脱特意制造假象的日子,与秦女士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

    苏琼等三人显然并不理解,但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情况是这样的,今天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秦女士的妄想症又发作了,她竟然认为自己的女儿被人从卧室里偷走了,也就是说被绑架了。雷先生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于是便给我打了电话。”魏易铭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我们顺着秦女士的思维向下想,无论她妄想中的女儿是失踪了还是被绑架了,实际上都是离开了秦女士,对吧?其实我们所做的努力就是希望在秦女士的思维中女儿已经不存在了,这与女儿的死能够达到同等的效果。所以我说这是雷先生摆脱制造假象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同时,秦女士只要认为女儿不再在这个家里了,她的病也就会慢慢地好转起来的。”

    “所以你们就打算把这个戏做下去?”老范问道。

    魏易铭点了点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还有一个缺憾,就是在秦女士的观念中,女儿不是丢了,而是被绑架,这是很麻烦的事情。”

    “是你建议雷先生报的警?”苏琼问道。

    魏易铭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是违法的,但为了治病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们可以事先和警方打声招呼的。”老范慢慢地说道。

    魏易铭笑了笑:“雷先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我想为了表现一种真实性,还是不说得好,何况真说了警方能够配合吗?”

    老范看了看苏琼,警方的确是不可能派人去演这场戏的。

    听了魏易铭的述说,苏琼的心中对雷伯宁这一家中的每一个人都产生了一种同情,但她知道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说道:“既然是秦玲有病,我们其实也不好说些什么,可这件事毕竟犯法了……”

    “这也是我接到雷先生的电话立即赶来的原因。”施贵南接过了话题,“雷先生的意思是他甘愿受罚,并且愿意赔偿警方的所有损失,希望警方能够开出一个合理的价格来……”

    “不是价格,是罚金与补偿,我们现在谈的依旧是一个案子,而不是什么交易。”老范对面前的这个律师没有一点好感。

    “对,对,对,是罚金和补偿,当然,雷先生也希望警方人员中知道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少,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事到如今,这似乎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苏琼与老范都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给报社的电话又是谁打的,不会也是雷先生吧?”林川故意问道。

    魏易铭说道:“是秦女士打的,本来在我们的计划中是不准备惊动报界的,但没有想到秦女士偷偷地跑到客厅打了电话,若不是管家发现及时,真不知道她还会给谁打电话呢,但既然惊动了,也是为了演得更真实一些,所以就没有立即回电话澄清。”

    “但我开始去的时候,雷先生并不打算让我见他妻子。”

    “是吗?”魏易铭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也许雷先生还是不想将事情闹大,只是让他妻子知道有报社的人来过便可以了。”

    “可后来又让我见到秦女士了!”林川似乎在步步紧逼。

    魏易铭摇了摇头,一时语塞,施贵南却接过话来:“这很容易理解,因为迫于形势,雷先生决定还是让你演这场戏更好。也正是他在给你写那个寻人启示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叫上魏医生来警局向你们澄清一下。”

    林川点了点头,他的心中还有许多疑惑,但现在却不知道如何提问,尤其秦玲交给自己的那管润唇膏,这里面似乎还隐藏着什么事情。

    林川只是觉得那一记重拳挨得有些冤枉,于是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腮帮子,竟然还有些火辣辣的痛,看来雷伯宁的确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

    “真是一场闹剧。”老范显得有些不满,刚才被感动的心似乎又冰冷了起来,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点上一根烟在空地处慢慢地活动着筋骨。

    苏琼问道:“如果按程序,我们警方不能只是听你们两个人这么一说,恐怕……”

    “我知道你们要什么。”施贵南打开自己的包,拿出了几个文件递给苏琼:“这是那个孩子的死亡证明,有些旧了,雷先生一直保存着,这是秦女士的诊断说明,以及治疗文件,施医生提供的。如果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可以私下里问询雷先生或者他的保姆管家,他们都可以证实秦女士的病情。”

    “我的助手也可以。”魏易铭补充道。

    苏琼将这些文件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要拿去做一个副本,毕竟我们已经出警了,所以还得报上去的,当然,我可以保证这件事不会外泄的,下面就看看怎么处理了,以及看看对雷先生进行什么样的处罚!”

    施贵南点了点头说道:“还有一件事必须说明,你们在雷先生家已经安装了监听装置,其实这些东西都没有必要存在了,所以我们希望找个时间警方能够派人去拆除。”

    “这是肯定的。”苏琼点了点头。

    施贵南看了一眼身边的魏医生:“这几天雷先生会带着夫人去你那里看病的,家时只留管家在,到时候你可以通知苏队长。”

    魏易铭点了点头,施贵南接着说道:“雷先生知道警方在他家里提取了一些证物,但那些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用途,所以雷先生也不打算要回了。也就是说,除了拆除监听装置这件事以外,现在警方可以完全退出本案了,当然,如果秦女士无意中又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希望警方能够顺着雷先生的意思行事,就说孩子没有找到。雷先生也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避免秦女士能够接触到电话。”

    林川突然问道:“那报社这边呢?”

    施贵南说道:“报社这边情况有些特殊,既然已经找您了,雷先生的意思是那个寻人的启示继续刊登,给报社的价钱他愿意出双倍的广告费,当然这么做只是为了让秦女士看到。”

    “如果秦女士始终认为孩子的确是被绑架了呢?”林川问道。

    魏易铭叹了口气道:“这段时间里,我和雷先生要解决的便是这个问题,必须让秦女士认为孩子丢了,再也找不到了,只有这样那个孩子才会在她的心目中消失。”

    这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却又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一个丈夫为了妻子的健康不得不想出了报假案的方法,虽然是一种犯罪行为,但却让人感到那么温暖与亲切。

    看着施贵南与魏易铭离开了会议厅,林川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老范透过窗户看到两个人坐上轿车离去,这才说道:“有钱人总会找些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是穷人谁敢这么做?”

    林川缓缓地说道:“就这么完了,你们真的相信这两个人所说的话?”

    “不。”老范走了过来坐在了他们的对面,“别忘了,现在咱们手头里还有一些从现场提取的证据呢,我觉得还是等这些证据的验证结果出来了才好判断。”

    苏琼点了点头:“是啊,看来这件事中最累的是仇姐了。”

    仇姐名叫仇秋,是警局证物鉴定科的主任。

    “如果你们提取的证据并没有特别的发现呢?”林川问道。

    “那就结案了!”老范随口答道,但随即他好象意识到了什么,“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你也可以走了。”这句话是对着林川说的。

    林川一时有些尴尬,但很快他说道:“现在是中午时间,我要请苏队吃个饭,可以吗?”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看着旁边的苏琼,仿佛苏琼点一下头便可以拯救了他一样。

    点头应允的却不是苏琼。

    老范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这是很难得的笑容,他看了看对面的这对年轻人:“上司吃饭不用我批准的,你们随意。”说着,他站起身来大步地向门口走去。

    “一起吃吧,老范!”苏琼下意识的喊道。

    老范头也不回地扬起了手,然后便消失在门外。

    苏琼狠狠地瞪了林川一眼:“只吃饭这么简单吗,老范是我的搭档,也是我最信任的人,你有什么话不应该瞒着他的。”

    林川一笑:“你知道我刚工作,没有多少钱的。”

    苏琼哼了一声:“估计也没啥好吃的,走吧!”

    “等等,得先借你们的传真机用一下。”

    “干什么?”

    “我得把雷伯宁的寻人启示传回报社啊,明天就要发的。”

    苏琼不屑地说道:“你很适合做一个记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