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死誓  第十三章:贫民区

章节字数:2730  更新时间:14-11-07 2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果有人对隍都城的历史感兴趣,那么他一定要去贫民区转一转的,在这里他能够得到隍都城所有的传说,这些传说无论是否真实,它都会令这座城市披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其实,隍都城的贫民区是建城后才慢慢形成的。

    隍都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那时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所谓的城,只是一个犯人流放的集中营,死刑犯以及那些终生监禁的犯人,当时这个集中营四面环山,犯人几乎是不可能逃出去的,所以入了隍都就绝无生路可言,这也是后来隍都城名字的由来。

    随着历史的改朝换代,这个集中营慢慢地便被朝廷遗忘了,犯人与狱监们交上了朋友,成为一个与世隔绝的避难场所。其实,所谓的避难是针对那些有本事的人,他们来到隍都城,很快地便能够与隍都城中犯人狱监的后裔们交上朋友,然后便如鱼得水。还有一些人没有什么本事,在外面犯了罪,或者逃避某些仇家,便来到了这里,他们误以为隍都城是一个天堂,但事实上,这里更是地狱,很快的,这些人便在隍都城永远地消失了。

    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隍都城的另一个叫法便是恶魔谷,名声不好,但却十分的响亮,好人不来,坏人却当这个地方为乐园。但所有人都知道,若想在隍都这个地方生存,必须具备一定的本事,或者你够坏,或者你够强大。

    后来隍都的混乱局面被改变了,这里也建起了一座真正的城市,并且政府的力量介入其中,于是,那些所谓的坏人也顺应时代地由黑变白了。

    隍都城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建立起来的,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规模,原来的监狱集中营成为城市的中心,由于年代久远的问题,改造起来并不彻底,所以遗留下来许多反映当时混乱与罪恶的建筑,当然这些建筑都适时地改作他用了。而在西北边,邻山之下,由于地势较高,属于上风上水的宝地,所以富人们纷纷在那里聚集,也便形成了隍都城的富人区。

    隍都城也不象以前那样闭塞了,东南边进行了破山工程,引入了铁路,方便了许多人的进出,由于历史的原因,隍都城本质上对外来的人还是持一种拒绝的态度,于是,许多来到这里的人根本无法融入到真正的城区中,便只好在城市的东南边住了下来,久而久之,这里便形成了规模庞大的贫民区。

    由于贫民区里人口众多,所以这里俨然成为了隍都城的城外之城,各种人的各种需求都有,所以贫民区里的大部分人都能够在这里寻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只有少部分人才会每天穿梭在贫民区与旧城区之间,为那些真正掌握着隍都城经济的人打工,当然,他们之中许多人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有别人替他打工。但这只是梦想,能够真正实现的人并不多。

    几年前,林川来到了隍都城,他也住在贫民区里,感受到了这里的混乱与复杂,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也是从事职业的要求,林川与前女友才搬进了旧城区,但今天,他再一次来到了这里,心中不免有些戚戚之感,记忆慢慢地在心中涌起,但却已经十分地模糊了。

    贫民区似乎已经变了许多,某些破败的房舍被新的瓦房所替代,以前的土路大多已经被改成了柏油路,但那种混乱繁杂的感觉并没有丝毫变化,尤其是这里所住的居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或者匆忙或者悠闲,但其实他们的骨子里依旧是那种对自我放逐的心态。

    如果只从外表来看,穷人与富人最大的区别不是衣服是否光鲜,也不是语言是否更具有社会性,而是一种精神状态,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掩饰的。

    林川这样想着,心中不禁有些郁郁。

    昨天下午,林川与苏琼吃完午饭便回到了报社,燕妃子对林川的晚归显然有些不满,但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脸上透出的表情让林川多少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

    燕妃子是隍都城中最知名的女记者,所以她天生有种自信与强势,以前林川并没有这种感觉,直到自己接受了燕妃子的邀请进入到报社以后。

    朋友关系时总是很轻松的,一旦有了上下级的关系,那种轻松的感觉似乎就不存在了,更何况林川根本就是一个坐不住的人,进入报社工作基本是他生存的权宜之计。无论如何,报社的薪水是相当不错的,至少每一个月都会有保障的,这比自己当编剧时常常需要找饭辄的情况要好了许多。

    看着燕妃子一脸的不高兴,林川倒是对苏琼的建议慎重地考虑了一下,兴趣自然不必说了,风险大其实也并不害怕,林川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更是一个多少有些自我放逐的人,他需要一些冒险来刺激自己的生活。至于报酬方面,林川其实考虑得并不多,私家侦探真的很有钱挣吗?对于这一点,林川没有任何概念,但细想起来应该不会错的,能够聘请私家侦探的人肯定不是穷人。

    但林川最怕的便是没有活儿可做,据苏琼说,隍都城现在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私家侦探,那么谁会相信自己呢?而自己又怎么能保证完成任务呢?如果依靠苏琼来介绍,那岂不是又变成了上下级的关系,苏琼会不会也象燕妃子一样呢?女人啊,在拥有权力的时候总会将这种权力无形地放大,无论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显然,林川并没有想清楚自己即便从事了私家侦探的业务也只不过与苏琼是合作关系,根本不会隶属于苏琼的。

    林川虽然渴望结交一些女性朋友,但其实从内心深处,他是拒绝的,他害怕女人,这一点即便他自己也无从知晓。

    于是,林川继续为自己寻找着无法从事私家侦探的理由,如果接受的任务只是帮助那些富婆们寻找丢失的小猫小狗,那么这项工作对自己而言还有什么意义?更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了。

    这样想着,林川基本放弃了苏琼的建议,他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将自己手边的工作完成了,然后从燕妃子的表情中找到了一丝满足。

    趁着燕妃子高兴之余,林川立即请假,虽然他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但心中那份好奇,那份对真相的执著还是令他做出了试一试的决定。

    “丁香旅舍”并不好找,林川在贫民区里转了近一个小时,看着出租车上显示的数字一个劲地蹦,他的心很痛,司机倒是很高兴,不厌其烦地很热心的样子。

    贫民区里的大路很少,都是一些仅能并排两辆车的小道,纵横交措着,这些路上没有明显的标识,所以要找到某个地方的确不容易。

    经过这一个小时的转悠,林川倒颇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看来这里的变化的确不小。但仔细想来,这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又显得是那么陌生,自己在贫民区到底做过什么呢?那印象极其模糊,甚至不能说出一件具体的事情。

    当“丁香旅舍”的大招牌出现在道旁的时候,林川终于松了口气,他实在不希望把再多的钱交给这位司机朋友了。

    旅舍大门前坐着一名中年妇女,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样子,手里拿着毛线正低头卖力地织着,手法很纯熟,也许是刚开针,根本看不出来她到底要织些什么。

    司机很热心,将车一直停到了旅舍门前,然后伸出头去喊道:“刘姐,来客人了!”

    说完这话,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略有些歉意地看着林川。

    林川知道受骗了,想立即点破,但还是忍住了,按照表上所显示的金额立即掏了钱,然后说道:“大哥,今天生意很不错啊!”

    司机一把接过钱,然后递过一张名片来:“托您的福,再打车时找我,肯定实惠。”

    林川笑了笑,接过名片便下了车,那名中年妇女已经把自己手上的毛线活儿放在椅子上迎了过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