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

章节字数:4736  更新时间:19-07-16 14: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冰原。寒风凛冽。

    脚下的黑泥仿佛在沸腾,黏腻的,令人作呕的触觉。

    又是原音,他正站在我面前。

    可开口说话的却不是他。是一个沙哑的嗓音。

    你想要回记忆?

    你是谁?

    来找我。

    黑泥有了生命般在慢慢地沿着我的腿覆盖到了脖子。

    很快,眼睛都被封死。

    仿佛在下沉,陷入。

    惊醒,一身冷汗。这是什么梦,有些让人反胃。

    螣蛇还在睡觉,洞顶的雨帘变成了雨滴,雨停了。

    不想叫醒螣蛇,我摸着黑想出去上个厕所。山洞外,并不是很黑,树上竟开满了银色的花,如繁星般。此时,我才发现,地面在反光,并不是普通的石头或泥土,而是晶石。虽夜极黑,这里却很明亮。

    捡了一朵掉落的花,原来,也并不是花,而是形如花的结晶,轻盈剔透。

    正准备往回走时,一座巨树后面传来低低的喘息声。只见一只通体黝黑的鹿慢悠悠踱步而来。

    鹿角上开着白色的花,身上也有荧光。它在慢慢靠近我,身形巨大,如一头成年大象。

    湛蓝色的眼睛。

    一动不动,就这么对视着。

    “集中注意力。”

    螣蛇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他按着我的肩。

    放缓呼吸,缓慢地两手伸出去。黑鹿后退了一步,又是一步,只见它想转身逃离,我一个箭步上前,握住了它的鹿角。

    就在触碰的一瞬间,我清晰地感受到了脑门里嘎嘣一声脆响,仿佛什么断裂发出的声音,然后是持续的耳鸣。

    “黑色的昆仑,真是少见。”

    我甩甩头,松开了手。只见黑鹿顺从地贴近我,拱了拱我的脖子。

    “这就是昆仑?”

    螣蛇抚摸了一下黑鹿的背,说,“恭喜你,你有新的坐骑了。”

    “……”

    见我还是茫然,螣蛇笑了,“你应该是第一次感受缔结契约吧。”

    头有些晕,仿佛是飞机落地时那一瞬间的耳鸣和头痛感。

    “那霜霄呢?”

    “别那么贪心,霜霄还是让给我吧。”

    “为什么和霜霄缔结契约没有这种感觉?”

    螣蛇过来搂着我说,“你以为这是什么,昆仑啊,极难驯服,这又是黑色的昆仑,罕见不说,很难找到它们。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契约还是很有分量的。越是重要的契约,越是感觉明显。”

    “我问你,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缔结成功?”

    螣蛇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傻瓜,我骗你的,做爱是不会缔结契约的。”

    想起往事,我恼怒地拍了螣蛇一巴掌,“你怎么骗我!”

    “我看你那么紧张穆习远,很生气,所以故意骗骗你。”

    “你!万一去晚了穆习远可能就死了!”

    螣蛇说道,“我知道不会。鸦和我一样,第一眼看到穆习远,就能感觉到,那不是普通的异人,就如同原音一样,虽然自身没什么力量,但却充满了侵略性。这样的人,鸦是不会轻易杀了的。”

    “……为什么?”

    “因为与强大的异人缔结契约,我们会变得更强大。”

    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坐骑。爬到昆仑身上试了下,这鹿健壮,高大,关键是细软的毛发凉凉的,真是好。

    “你给它取个名字,带出去可以炫耀炫耀了。”

    “那就叫麒麟吧,姓王,如何?”

    “……干嘛还按个姓?”

    麒麟仿佛知道此时不需要他,默默离开了。

    “你不也有姓。”

    “喂喂喂,我们可不一样好吧,虽然我能化龙,但是不一样。”

    “不都是动物吗?”

    螣蛇揪我的耳朵,说道,“你听好,我们是人,能化龙而已,昆仑本来就是动物,能化人罢了。本质不一样好吧,你别搞混了。”

    回到山洞里,我下水洗了澡,无奈裙子还是湿漉漉的,只能披着螣蛇的衣服等风干。

    “哎,你不是能生火的吗?生点火,我裙子干的快点。”

    螣蛇叹了口气说,“七月,虽然叫黑炎,但那不是火。你不是碰过嘛,是热的吗?”

    也对,黑炎是凉的,冰凉。

    “要形容,黑炎是毒,是酸,能腐蚀一切。”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虽然这么说,但是却一丝伤痕都没有。朱厌曾说,治好我的是螣蛇的血,他的血是黑色的?

    “你受伤了?”

    “没有啊。”

    “那之前怎么雨会下个不停?”

    “我心情不好。”

    这也太任性了吧,看心情下雨。

    说着螣蛇凑过来,笑道,“请问林七月小姐,我以后心情会好吗?”

    “你知道我喜欢下雨的。”

    “没良心,那我下个够,发洪水试试!”

    “哎,别啊,我热的时候,偶尔下一次就行了。”

    “七月,再别离开我了,行吗?”

    “……可我有事啊,我的店等着搬新地方。”

    看螣蛇有些丧气,我又说,“要是没事,你来帮我吧,我就不用花钱找搬家公司了。”

    “好!”螣蛇亲吻我的额头,说,“这几天忙完我们就走。”

    天一亮,我们便离开了多禄源地。真是稀奇,白天看上去,这里普普通通,谁知夜里才另有玄机。

    没有直接回虹柱山,我强烈要求去城里转转。这里还真是热闹,卖什么的都有。

    正好奇街边商店为何在卖龙鳞,突然有人叫了我一声,“七月!”

    和螣蛇双双回头,竟然是离兑。她高兴地迎上来,直拉着我转圈。

    “原来是这位。”

    离兑满脸的笑突然僵了,她有些尴尬地等那女子走近。

    与离兑的美貌不分伯仲,女子穿着露肩连衣裙,长发及腰。

    “她是我朋友,叫葵辛。”

    名叫葵辛的女子走到螣蛇跟前,笑道,“长得还行,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离兑拉着我,小声说,“她之前差点嫁给了螣蛇大人……”

    原来如此。不过她打扮的很新潮,有些我们那里的风格,乍一看还以为不是这里的人。

    “输给她,我不服。”

    螣蛇抱怀说道,“又不是打架,什么服不服的。”

    葵辛气冲冲地指着我,说,“那好,打一架,谁赢了你就选谁!”

    螣蛇说,“打不打我都选她。”

    离兑此刻出来调停,她说“葵辛,算了嘛,那么多人追你,何必抓着螣蛇大人不放呢。”

    葵辛几乎快哭了,靠在离兑怀里,呜咽着说,“就是,何况他在床上还无能,我干嘛选他!”

    不合时宜地笑了出声,我瞧螣蛇脸都绿了,劝他先回去。

    一起坐在小菜馆里等葵辛哭够。期间,离兑一直跟我道歉,不是她,他们俩也不会认识。但她保证,绝对没有背着我撮合他们。

    “是我,我看他喝醉了,安慰安慰他。”

    葵辛啜泣着,眼睛红的像兔子。

    “你很喜欢螣蛇吗?”

    葵辛看看我,说,“说实话,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赤鱬大人那样温柔的人。”

    离兑说“赤鱬大人的风流可是出了名的。”

    “那也比螣蛇大人好,衣服都没脱,他就说他不行。哪有这样的男人。”

    这次连离兑都忍不住笑了,她对我说,“我看螣蛇大人挺勇猛的嘛,上次宵禁时,你们不是挺火热吗?”

    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七月,我当时看到了啊,我不是去给你拿衣服嘛,回来时就看到了。”

    真想钻地缝,我忘了离兑夜里能视,她竟然全看到了。

    “真的?比荷花楼的男人们还厉害?”葵辛急忙问。

    “荷花楼?”

    葵辛兴奋地说,“就是供女人享乐的地方,你懂吧。”

    什么?!幻想界竟然有这样的地方?!

    离兑说道,“对了,七月,要不我带你去见识见识?但你不能告诉螣蛇大人,他知道了会扒我皮的。”

    葵辛几乎按捺不住自己了,连蹦带跳,“走吧走吧,一起去嘛。我好久没去了,嘿嘿。”

    我立刻起身,“走!”

    刚一出门,就看到麒麟走来,真是怪,仿佛能和我心灵相通似的。葵辛惊呼,“天啊,黑色的昆仑,太美了!”

    离兑明显也惊呆了,她说,“七月,你真是不简单。”

    围着麒麟又摸又看的葵辛跑到我面前,说,“我要和你做朋友,你放心,我不会再打扰你和螣蛇大人了,说实话我只是气不过,并不喜欢他。”

    真是耿直的女孩儿。

    “好!”

    麒麟跟着离兑和葵辛的的天马一路向下界而去,在穿越了朱雀的领地后,我第一次来到了水界。

    汪洋大海,一片蔚蓝。进入水中,继续前行,终于来到了水界都城。仍旧是海,海上有城。

    虽然看上去像海,水却很浅很浅,城市中的所有建筑都有桥链接,热闹非凡。跟着离兑葵辛二人穿行与错落有致的建筑群中,在走过一条长长的拱桥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荷花楼,名副其实,因为荷花种在海上,将白色的石楼包裹了起来。一路穿过庭院,绕过一个巨大的鱼池,我终于听到歌声了。

    空灵的吟唱,如海妖一般的声线。又走了几步,穿过飞扬的纱帘,只见开阔的大厅中央仍旧是一潭深色的海水,人们随意坐着。而中央的空中,有一个巨大的秋千。

    金色的鱼尾。

    我仰着头,吃惊地看着那正在唱歌的……人鱼?

    我没眼花,下半身确实是鱼。

    “那是陵鱼族,也就是你们说的人鱼。”离兑拉着我坐在窗边,要了三杯酒。

    “我是第一次见,太美了。”

    葵辛捂着嘴笑,“美都是其次,床,上功夫可是一流。”

    曲终,只见那黑发的人鱼跃入下方的池中,过一会儿便赤身裸体上了岸,随意扯下纱帘裹在身下,笑眯眯地朝我们这边走来。

    就不说脸有多好看了,也不多说身材有多棒,他浑身散发出诱人的荷尔蒙,令人头昏脑涨,那若影若现的下半身几乎快让人窒息了。

    “青滦,你唱的真好。”

    只见葵辛倒在那名叫青滦的人鱼怀里,就是一通热烈的吻。我紧张地赶忙喝了杯酒,把脸扭过去。

    离兑对此司空见惯,她一边喝酒一边对我说,“我帮你选了伴儿,一会儿集合。”

    说着就离开了。

    这一边,葵辛和青滦已经快进去状态了,我连忙起身,再看下去,我呼吸就断了。

    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肩。

    一个比我高半头的男人,眨巴着大眼睛。他只拉着我的手,上楼,进了一间屋。

    屋子的窗很大,陈设简单。我局促地坐在窗沿上,活像个第一次来开荤的处子。

    “要洗澡吗?”

    清澈的声音,男人只穿着一件宽大的长袍,他给我倒了一杯清水。

    我只觉得嗓子很干,喝口水,竟然有淡淡的咸味。

    不像青滦肌肤如雪,这个男人的肤色是小麦色,光滑,发亮。

    “你叫什么名字?”

    “岚朝。”

    岚朝走近我,俯下身来,在我耳边轻声说,“别紧张,我会让你舒服的。”

    人鱼有毒吧,一旦靠近就头昏目眩。

    “你多大了?”

    岚朝笑出声,说,“第一次有客人问我年纪……你是异人?”

    “不接待吗?”

    “那倒不是,我们这儿可是经常有异人来寻欢作乐。”

    一杯水下肚,我只觉得头晕的厉害。

    “这不是水??”

    岚朝笑着将手伸向我的下巴,“当然不是,是酒,最适合欢爱时喝的酒。”

    就在碰到我的那一刻,是耳鸣,时间仿佛静止了。我看着岚朝的眼睛,那双褐色的眼眸像猫一样,温顺的表面下是张牙舞爪的乖张。

    是深幽的海底,无数的,密密麻麻的海藻一望无际的,一个女人躺在海藻中央,双目紧闭,她的长发飘荡,缓慢地,她睁开了双眼,微笑。

    滴答,又一声滴答。

    鲜红的鼻血落在我的裙子上。

    岚朝惊恐地退后几步,他在大口喘气。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头好痛,咚一声栽倒在地。

    意识涣散,睁不开眼睛了。

    暴雨,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灯光摇晃的厉害。

    可不可以让我安静一会儿?

    鼻血一滴一滴落在雨水中。

    我快死了吗?!

    大雨的那一头,是谁在打着伞?

    为什么看着我。

    血蜿蜒着从大腿处流出来,经过脚踝,流入漩涡中。

    为什么哭?

    难道现在要笑?

    你不是最爱笑吗?

    不!

    不不!

    头痛,摔倒在大雨中,终于可以平静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地图有些重影,我的酒还没醒?

    “你们两个,再警告一次,下不为例!”

    “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对不起,螣蛇大人,责任在我。”

    “算了,不早了,回森之界吧。”

    男人走近我,他皱着眉头。

    头还是痛,勉强坐起身,下意识摸了一下鼻子。

    “酒醒了没?”

    喝到了清茶,我又躺倒,“我没醉。”

    “胆子不小,我才离开多久你就……”

    “你别怪离兑和葵辛,是我自己好奇。”

    螣蛇扑到我身上,说,“好奇?好奇什么?有我还不够吗?看来是我没让你满足!”

    一边说,螣蛇一边脱衣服,我连忙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别生气了。谁知道那酒喝着没事儿,后劲儿那么大。”

    “你倒是说说看,我还不够好?”

    我伸手摸着螣蛇的胸肌腹肌,笑了起来,“谁说的,你就挺好的。”

    螣蛇将我的手按在他胸口,他躺在我身边,说,“七月,你流鼻血了。”

    “……可能最近上火吧。”

    螣蛇严肃地看着我,说,“你得注意一下了,契约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我和岚朝缔结了契约,仅仅通过触碰。

    但是与麒麟不同,我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好在人鱼的契约通常不过夜。”

    “什么意思?”

    “你知道吧,陵鱼一族会唱歌。唱过歌,就能解除契约。他们是幻想界唯一一个可以主动解除缔约的种族。毕竟每天要接待很多人,更容易被动缔约,所以也算是天赋异禀了吧。而且他们可以变换模样,身材,干这行最适合不过了。”

    “……”这么厉害?

    螣蛇抚摸着我的背,继续说,“七月,也许你自己不觉得,你的侵略性很强,所以以后要注意。”

    “好。”

    螣蛇的手滑进我的衣服,他凑上来吻我的锁骨,“既然正事谈完了,就该做点轻松的事了。”

    一夜极乐。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