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1

章节字数:1422  更新时间:08-03-15 13: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建武五年。

    残月在薄薄的云层中缓缓移动,天空若明若暗。冷薄的雾气在四周弥漫着,给阒静的荒林增添了些许神秘和凄凉。

    疾驰的马蹄声突然响了起来,一辆带篷的马车由远而近。被惊醒的飞鸟纷纷腾空而起,然后结伴逃向更深更密的荒林上空。

    马车骤停,两个暗红色宫服的人从车内跳下来,然后拖下一团用草席裹着的东西。

    两人拖着,踏着厚密的杂草向荒林中走去。月光下,隐约看见后面露出一条纤细雪白的腿,上面刺眼的斑斑血迹染红了荒草。

    一只惊醒的野鸡尖叫着扑向荒林深处。

    东西被狠狠的扔在地上,其中一个飞起一脚踢在那条腿上,毫无动静。便操起尖细的嗓音问道:“死了吧?”

    另一个同样声音的回答道:“这鬼地方,除了狼就是野狗,即便没死怕也被吃了。”

    起先说话的嘟囔一声:“李总管给咱们如此好差使,那些人已吃饱喝足了,偏让咱哥俩到这鬼地方吹风。”

    另一个不耐烦道:“走吧,走吧,别瞎嘀咕了,今日是太子爷五岁寿辰,咱们快去,好向李总管讨个赏。”

    两个人说着话走出了荒林。片刻后,传来马车疾驶而去的声音。

    月光蒙纱,一只大鸟飞落在树梢上,东张西望,目光落在地面上。

    草席蠕动,似有什么痛苦地扭动着。好大一会功夫,从里面笨拙的探出一张蒙着黑布的脸。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映出一双明丽柔媚,而又迷惘凄楚的眼睛。那目光在浓密的荒草和树木上滑动,然后定格在树梢上,那上面栖着一只大鸟。

    大鸟反应有些迟钝,它竟然没有逃跑,只是睁着亮晶的圆眼呆呆地望着她。

    女子忽然嘿嘿的傻笑起来,黑纱撩开,露出一张长满脓血,令人恐怖的脸。

    受惊的大鸟终于鸣叫着飞了起来。

    五年后。

    五岁的青琐躺在柴垛的缝隙里睡着了。无人发现,一棵巨大而枝叶茂盛的槐树遮隐了柴垛,也将她弱小的身影遮掩住了。槐树上,满树的紫花正在凋谢,落英缤纷,飘满了大半个后院。

    而青锁正在做一个梦,梦中又出现了那泓明亮如镜的水池。这些天她已不止一次梦到这座撒满清辉的水池了,她一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莫名其妙的梦到它。她只知道自己不需要,她需要的是油饼,糖葫芦,但她在梦中竟没有一次得到它们。现实中她品尝它们也仅有两次,那都是紫桐姐姐买给她的。想到紫桐她笑了,口水从她的嘴角溢出,一直流到身下的柴草里。

    “噼里啪啦”爆竹炸响的声音突然在整条花街上空响彻。

    花楼上,许多窗户被推开了,探出一张张浓装艳抹的脸。天香楼的大门处,张灯结彩,花香飘万里。衣冠楚楚的男人们络绎不绝的走进楼内,时不时传来老鸨那尖细的媚笑声。整条花街的姑娘们都知道,今天天香楼大摆宴席,为名妓紫桐做寿。

    一阵“哐啷”脆响,一扇扇窗户愤愤然关上,那一张张满怀恶意的粉脸便隐在了窗后。恶毒的诅咒声隐隐从窗缝内挤出,在整条花街上随风飘荡。

    经久不息的鞭炮声吵醒了青琐,她伸出脏兮兮的小手从草堆里坐起,把一个正在抱柴草的胖婆吓了一跳。

    “妈呀,吓死我了!”胖婆惊叫道,举起手中的一根枯树枝欲抽打青琐。青琐坐在柴草堆里揉着眼睛,不躲也不逃,她知道胖婆是故意吓唬她,胖婆从没有打过她。果然,胖婆举到空中的树枝只是在她头顶上旋过,便又重新回到了柴草堆上。

    青琐一骨碌爬起身,竭尽最大的力气抱起一抱柴草,准备帮胖婆送到厨房去。

    “快放下吧,”胖婆急忙道:“这会大家都忙得团团转,那恶女人都把你忙忘了,你这么灰头土脸的跑出去,被她撞见不找打才怪。”

    青琐知道胖婆说的恶女人是总管红柳。慌忙扔了怀里的柴草,躲在胖婆后面朝院里窥视,果然望见红柳正站在院中的树阴下,她急忙跑回柴垛里,将脑袋迅捷的缩了回去。

    胖婆不再搭理青琐,急急忙忙抱了柴草离开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