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1

章节字数:1190  更新时间:08-03-18 2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太子天濂是被一只懒蛤蟆吸引走的。那蛤蟆被一个太监捉着,阳光下那双圆鼓皱起的大眼朝着他溜溜的转动,当时他在花园里无所事事,立刻对这种丑陋的东西来了兴趣。

    那个太监在前面晃悠悠的走着,他在后面小心地跟上。

    经过一座假山,他看见二皇子天清孤寂的背影,此时他正在荷池旁捧着本书看得聚精会神。如果在往日,天濂会偷跑过去吓唬他,然后看着他惶惶然的样子哈哈大笑。

    天清只比他小一个月,是以前的童淑妃所生。就是这短短的一个月,两个人的命运有了天壤之别。天濂成为建武皇帝的第一个皇子,天濂被册立为太子,母亲殷妃母凭子贵当上了皇后,紧接着天清出世,童淑妃却因难产香消玉陨了。

    现在天濂的兴致在那只又丑又怪的懒蛤蟆身上,太监一直掂着它走,来到一座院落外。天濂依稀觉得这里是父皇最宠爱的阮贵嫔住的地方,那太监怎么会到这里?正疑惑着,前面的太监已经驻足,突然对他回首一笑。

    阮贵嫔寝殿外,几个宫女围坐在廊柱处聊天,想是正聊到兴头上,唧唧喳喳笑闹个没完,丝毫没有发现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悄悄地隐进了寝殿。

    太监引着天濂径直走进了内室,撩开重重绣着牡丹的幔帐,一袭清香扑鼻,天濂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这种香气比母后寝殿内的那种浓郁的西域沉香好闻多了。内室里一片谧静,阳光透过琐窗斜射进来,给原本阴暗的空间弥漫上了一层神秘。

    天濂还没缓神,太监已兀自坐在青砖地面上,向他招招手,他机灵地也在太监的对面坐定,眼光死死地盯着他手中的动静。

    太监变戏法般,从身上掏出一个木制的器皿来,放在地面上,一手移动器皿上的盖子,天濂好奇地将头凑近。

    里面几个虫子搅在一起,种类很多,有蚂蝗,蜣螂,蜈蚣,蚂蚁等等,天濂直瞧得眼睛发亮,这时太监将手中的懒蛤蟆放了进去,“啪”的一声,盖子盒上了。

    “我还没看完呢!”十岁的天濂恼怒道,亲手要揭了盒盖。

    太监按住他的手,示意他噤声。不大功夫,盒子摇晃起来,有细微的声音从里面丝丝传来,盒里似有无数的虫子在互相啮食着,残杀着。天濂听得毛骨悚然,热血沸腾。

    盒子一动不动,地面上安静下来。太监移动盖子,天濂眼光定住,皿内只趴着一只小小的金蚕,壳甲上透着幽暗的光,那些虫子,包括那个懒蛤蟆已经荡然消失。

    “这是什么?怎么变出来的?”天濂好奇地问道。太监拾起盒子,笑道:“太子爷想知道是什么,等奴才把这个拿走。您先在这里呆着,别让她们看见,奴才再去取些虫子来,教太子爷变戏法。”天濂听话地点头。

    太监走了,天濂坐在原地静静等候,心里一直回想着刚才的一幕,等到他学会了,再去吓唬天清,保证让他看得目瞪口呆,想到这里,他嘴角那副惬意自在的笑意水渍般洇开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太监还没来。他坐不住了,刚要起身,听到两个宫女进来时的说话声,无处可避,看见一架花梨木缠枝床,他一挫身便往床底钻了进去。

    宫女在寝殿里一直唧唧喳喳的说话,天濂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而又耐心地等候。时间长了,床下又阴暗,那股好闻的清香在周围流动,天濂不觉迷糊过去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