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东风吹柳日初长2

章节字数:1206  更新时间:08-03-26 15: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濂下了船,正是名士名花满坐,有闲步的,有散坐的,也有向船室中倚炕高卧的,翠绕珠围,花香鸟语。舱里还坐了婷婷花一样的美人,抱着琵琶弹着。

    

    天濂站在舱头,倚栏独立。船上所有的眼光齐刷刷的看过来,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多少爱慕的眼光如盈盈水波,连正弹着琵琶的美人眼光飘动,几次错乱了音符。

    

    船上英俊少年兀自站着,他的心已经飘向了十里开外的阑池。离见面的时候要到下个月,他等不住了,他必须去试着圆梦,那个年少的梦。

    

    柳堤上,一架落帘的轿子正在缓缓移动,与船舫并行而走。那几个轿夫晃晃悠悠的抬着,旁边一个垂髻丫鬟蹦跳而走,一色的湖青,和周围的柳絮依依倒融成了一体。待看那张沐如春色的脸,咦?这不是那个柳家的丫头吗?

    

    “丫——头!”不知怎的,他心情大好,或许是去阑池的缘故吧?他竟朝她打起招呼来。

    

    青琐依稀听见有叫声从河塘中传来,她转过头看,船头上的人玉树临风,头上的束巾翩然拂动,生动的眼眸。看见她腾的涨紫了脸,神情明显慌乱时,那张摄魄的脸上浮动着促狭的笑,恶作剧似的。

    

    青琐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瞪了他一眼,头转了回去。

    

    天濂有点意外,微愣了一下,又不甘心的叫了一声:“丫——头!”

    

    “丫——头!”舱内有几个耐不住寂寞的,纷纷伸出头来一齐叫着。待看见青琐皱了眉看过来,一片哄笑声。

    

    有人笑着叫道:“别叫了,小哥。我以为是什么西施美貌呢?”众人又笑起来。

    

    天濂唇角一牵,不喊了。

    

    那边青琐受了嘲弄,薄唇染了灰色,弯身在地面拣了几颗石粒,带着满腔的愤懑,颗颗向船舱扔去。顿时舱内混乱一片,那些伸出的头纷纷急速的缩了回去。

    

    天濂惊讶的看着她,青琐捏了一颗石粒向他做了扔的动作,天濂下意识的抬袖掩脸,天哪,怎么有如此凶八婆?

    

    “青琐,你在干什么?”轿帘内芳菲娇弱的声音。

    

    她今天赶着去静云庵进香。`

    

    “没什么。”青琐扔了手中的石子。眼光向河中扫描着,船头的人目视前方,不再理会她了,她的心便有了怅然若失的感觉。

    

    其时船已摇到了三叉堤下,帘轿拐西,船继续北行,他们就此错开。

    

    不大功夫,船在一带柳荫下泊着,天濂独自下了船。

    

    东边天际上有几条长长的云,像几条紫红的绸纱。一忽儿,紫红变成橘红,橘红又变成金黄。太阳仿佛一下子从地平线弹了出来,把东方的半边天装点得绚丽多彩。

    

    天濂在阑池边伫立眺望着。

    

    池里涌起白色的雾霭,像一条白色的长龙缓缓向前滚动,又缓缓的向空间膨胀。

    

    那里可有素衣翩翩的少女?

    

    雾霭慢慢消散,渐渐地看清了池的轮廓,最后,太阳刹那射出万道金光,池上的雾霭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粼粼的池水在闪着光。

    

    不远处,并排几株海棠树枝繁叶茂,繁花缀缀,如雪般耀人眼目。

    

    天濂如坠入梦中,翘首四望。

    

    周围空荡,渺无人迹。

    

    天濂心里有一刹那的失落。那个美丽的女子在哪里?

    

    “喂——,”他将双手握成圆圈,朝着对面大喊。

    

    香风习习,花气蒙蒙,远处隐约有他的声音在徐徐回荡。

    

    这是他梦中的奇境,如此真实的出现在他的眼中,等他下次再来,那个存在他心里已十年的美丽倩影,一定会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是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