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第十三章 画梁语燕惊残梦

章节字数:2446  更新时间:08-04-02 16: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拐过绵长幽深的辟巷便步行在了街头上,一股热闹的气息拂面而来。她感觉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熙熙攘攘的,到处可见乡下人挑着担子,提着篮子进出的情景,也有富家公子哥儿游手好闲的摸样。四处人声吵杂,人们大声的说话,打招呼。沿街五步一楼,十步一阁,金粉漆墙,生机勃勃。茶亭、杂铺、驿站布满街道,无论是宰羊的屠户,卖橘饼包子的店家,还是站在柜里一脸活泼的酒保和小厮,都在高声吆喝着,时常还见乡下人捧着汤面薄饼沿街叫卖。

青琐行走其间,沿街一家一家打听。市面上倒有不少招人的,只是干活时间太长,没功夫回去照顾胖婆。也有招丫鬟的,青琐服侍过芳菲,服侍过天濂,心里有些不愿意再去侍候陌生人了。这样挑来挑去,没有落得下心的,一天毫无结果。

隐约总感觉后面有人尾随着,青琐也不去管它。第二日又找了一处地方过去,这回找到了一户好人家,一对青年夫妇开了家包子烧卖铺,孩子小要照顾,正缺人手。那对夫妇看青琐心灵手巧,声音又脆亮,心下欢喜,说好工钱,又允了青琐等午饭后客人少时过去照顾胖婆,晚上放她早点歇工。

青琐一连干了几天,本来这家包子铺在满大街里算是中下游的,青琐声音清亮,加上嘴甜笑容亲,把远近的买主都吸引了来,生意一日比一日红火。那对夫妇简直将青琐当财神爷看待了,每天忍不住的夸她,青琐也干得起劲,把受人盯梢的事淡忘了。

这一日午后,青琐总算歇了下来,解了腰间的布兜想回巷子去。这时,肩上被人在后面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惊喜得差点叫出声来,是心印。

心印乔装打扮成村姑摸样,头上戴了斗大的遮阳笠,这种再普通不过的打扮,满大街一大把,要不是她看见青琐,青琐无论如何都不会认出她来。心里又惊又喜,拉了心印往巷子深处走。

胖婆在院子里养了几个雏鸡,此时正拿了米粒逗着雏鸡玩,看青琐带进一人来也没去注意,只是乐呵呵的招呼她们进屋。青琐在里屋唤着胖婆,胖婆一进去,里屋的人脱了头上的斗笠,满脸悲凄地望着她。胖婆惊怔了半晌,老泪纵横,哽咽道:“紫桐姑娘……”

十年生死两茫茫,今日一重逢,三人自是唏嘘落泪了一阵。心印道:“自从逃出天香楼后,官府查得紧,无处可逃只好去静云庵落脚。主持可怜我将我收留,劝我潜心修佛。只是到如今还未看破红尘,落发为尼也是无奈之举。”

胖婆叹道:“自古红颜多薄命,你这样一走也算跳出火坑了。你以前那个丫头小菊,后来做了楼里的头牌,不到三年就跳楼销了香魂了。天香楼里哪是咱女人呆的地方?就说老身,要不是青琐将我接来,现在不是饿死也被折磨死了。”

心印看了一眼青琐,道:“我在京城也不能久留,巧着在街上碰上了她。我想和青琐说几句话就回去。”胖婆会意,带上门去了院子。

心印的眼睛一直望着青琐,声音宛丽:“本来想去太子宫打听来着,没料到你已经出来了。”青琐将被皇后发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
“你是个知恩图报重情义的好孩子,就怕你以后也在这方面吃亏。”心印轻抚青琐的脸,眼中泛着晶莹盈彻的水光,“那柳小姐出身富贵,人虽娇弱了点,性子却是傲得很,难得你俩投缘。她一来静云庵找我,我是一见就喜欢上了。”青琐调皮的一笑。

心印从袖中掏出那只雕花木镯,交到她的手里:“你拿好,这是你娘唯一留给你的东西。以后不要随便给人。”

“我的父亲是谁?娘为什么会疯?她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您十年前为什么要杀楚爷?您能告诉我吗?”青琐急迫地抛出一连串的问题,那些在她心中萦绕了十年的问题。

心印拿过青琐手中的木镯,举过额头在阳光下照着。青琐探头仔细看,才发现镯面上,在一簇簇碎花中雕刻着细小的五个字:四顺和秋菱。虽因为时光磨得有些模糊,刻的人也并非出自行家,却是精雕细刻,想是花了十二分的耐心。

“四顺?”青琐低声喃喃着。

“对,那叫四顺的就是你的父亲,你的母亲是我姐姐,名叫秋菱,是个宫女。”心印轻轻点头。

“那你怎么不问问她,我的父亲是谁?”青琐开始流泪了。

“当我见到姐姐时,她已经疯了,肚子里已经怀了你。”心印悲哀的说道,“幸好她还记得我,我在天香楼门口看见她时,她是那么的惨…”

心印泪流满面:“为了掩人耳目,我不得不将她关在了后院。可第二天她就生下了你,你那时真小啊,像只小老鼠,一点声响都没有。我以为你不会活了,就将你放在了槐树下,被胖婆他们发现了,你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
“姐姐每次看见我就一句话:是楚侍卫害我的,我没偷过东西。我发誓要替她报仇,所以我等着楚爷来,要不是被红柳发现,那人早就被我杀了。”心印咬牙说道,眼里仇恨的火焰再次被熊熊点燃。

“那四顺到底是谁?”青琐擦着眼泪,再次问道,“是那个楚爷吗?”

心印摇摇头:“我探问过楚士雄,他不是。那时皇帝亲政没几年,宫里多的是侍卫,侍卫和宫女相好的事情有的是,都是偷偷摸摸的,如若被发现会被送到宗人府法办。你母亲怀了孕,谁都没注意,倒被冤枉了偷窃,折磨成这个样子。”

青琐无语,默默地看着手中的木镯。心印将手轻搭在她的肩上:“今日我来,除了让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外,我叫你想办法再次进宫去。”青琐猛然抬头,惊讶地望着心印。

“楚士雄官居都尉,除了皇帝、皇子,谁都奈何不了他。”心印继续说道,“我们女人手中最好的武器就是出卖色相,你要让皇上、太子、皇子,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喜欢上你,我们报仇的机会就来了,知道吗?”

“可是——”青琐喃喃着,她的脑子里一片嗡嗡声。心印要她替自己死去的母亲进宫去,母亲以前也是宫女啊!

“别担心。”心印再次轻抚她的脸,“药性过了十年自会慢慢消失的,即便你没有惊人的美貌,你还有智慧、勇气和魅力,你还有很多别人所没有的。别忘了,你娘是怎么疯的,是怎么死的?还有你那个父亲,只有去了皇宫,你才能有机会调查出来。”

青琐含泪点头,不管怎么样,她只要知道她的亲生父亲到底在哪?

心印走了。胖婆进来了几次,悄悄的往里面看去,里屋的青琐怔怔的坐着,手里捏着一只木镯,良久良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