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第二十六章 回头烟柳渐重重

章节字数:2583  更新时间:08-04-02 16: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清拉着她从假山上盘纡而下,从始至终沉默着,在众目睽睽之中扬长而去。

俩人迤俪行来,看一路风景或堆石为垣,或编花为门,令人眼花缭乱。青琐也不说话,任由着天清拉她走,绕过十二回廊,忽见前面崇阁巍峨,层楼高耸,天清停住了脚步。

青琐问道:“这是哪里?”

天清开口道:“我的寝殿。”

青琐望了天清一眼,他的眼光远视着前方,刚才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没有半点的迟疑,游走自如中让她感觉不到一丝的杂质,仿佛青琐去他那里是件极为自然、极为理所当然的事。青琐对这种毫无来由的感觉有了些许困惑。

天清继续拉着她走,只见宫殿两旁或是抄手栏杆,或是顺着游廊曲折委蛇而行。寝殿并不大,进到里面,见结构幽雅曲深,琐窗屈戎,掩映绿纱,偶尔有宫女端盘穿梭,也是行色匆匆。

疑惑着,青琐已望见寝殿的门柱左右楹联一副,笔法甚秀。不禁低声念道:“微微隐隐,龙楼凤阙散满天香雾;霏霏拂拂,珠宫贝阁映万缕朝霞。”

“那是我父皇题的,他就喜欢端正的隶体。这里曾经是他的行宫。”天清在一旁淡淡的接了口,随手拉她进去,青琐不禁又回头往那联上瞟了一眼。

进入内室,要不是看见有一座檀木的凉榻,挂着水纹的纱帐,青琐简直以为进入了书的世界。除了沿窗横放一只香楠马鞍式书桌,东壁列着四座书架,和那秘书法帖,层层纵横叠接。室内中挂湘竹灯,系绘《四书》全本。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檀木床榻的四围也全摆着书。

青琐不由得亮眸:“二殿下这里真是与众不同。”

“二十年来,我就生活在书里,是这些书陪伴着我。”天清拿起一本书,缓缓抚摸着,声音还是淡淡的,“很多都是我母亲留下的。”

“你的母亲在生下你时走的,对吗?”青琐看着他,突然问道。

天清拿书的手滞了一下,他的眼睛有一瞬间的黯然。青琐以为自己说错了,有点失措的站着。半晌,天清忽然扬了扬眉,叫唤道:“青琐。”那声音极是温柔,一如春风杨柳过水。

青琐就安静地站在他的面前,金色的阳光照射进来,她的脸庞有一半沐在柔和的阳光里。细密的睫毛微微颤下两道阴影,尤其是那双眼睛,眼波流转,清澈明亮。天清的眼中带着如梦般的神情,他抬手轻轻拂拨开青琐有点凌乱的发缕,迷惘地看着她。青琐仍旧一动不动的,用那纯澈的眼神望着他,然后浅浅地笑了。

“你来。”他不容分说拉她来到书桌上,青琐见桌上列一红装锦卷,正心疑着,天清已经小心翼翼的将它缓缓展开,一副美人图展现在青琐的眼前,带着馥郁异香,青琐初意只是好奇的一瞥,立刻是神心荡漾,痴了。

图中美人倚靠在棠梨树下低眸而思。眉似初春柳叶,仿佛饱含脉脉情意却又似雨恨云愁。脸似三月桃花,每带着风情月貌。纤细的腰肢袅袅娜娜,又拘束得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四周蜂狂蝶乱,手执罗巾在那里轻轻拂拭,看似漫不经心,却让人更生七分爱怜。真所谓玉貌娇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世上还有如此这般美丽的女子?青琐呆呆的想。

“我的母亲。”天清的声音很柔和,这和他平时冷冷的口吻大相径庭,“二十年前的画。”

“她的眼睛…”青琐看着低下眼帘的美人,当她抬眸看你时,那会是双怎样摄人心魄的眼睛啊!

“可惜了,看不清,只能想像。”青琐不无遗憾道。说完,抬头朝天清望去,才发现天清的眼光一直凝固在她的身上,这让她有了一丝的窘迫。

“你怕我吗?”他轻柔的声音。青琐摇了摇头,用脆亮的声音回答道:“您没什么可怕的,二殿下。”

天清的手指顺着青琐的发缕绵绵落在她的眼睛上,青琐的眼睛眨巴了一下,她仿佛感受到自己五岁的时候,娘就是这样迟疑地伸出一根手指,触了触她纤长而细密的睫毛。她的眼眸又眨了眨。

“你不一样,”天清梦幻般的声音,嘴里低声喃喃着,“你和他们不一样…”

“二殿下。”青琐想唤醒他。他可是有满腹心事?

天清的眼中有道光彩掠过,他的声音有了轻松:“这是我第一次带人来,连皇兄也没来过。你觉得我的寝宫怎么样?”

“以前那么多客人都没来过吗?”青琐有点不解,她想起前段每日肉山酒海,歌舞升平的日子。

“父皇要我从书堆里走出来,学会和那些人各叙旧论新讲,诉说平生之怀,”天清冷笑道,“看那些人的嘴脸,只是想在我身上打探点什么而已。就如做了一个梦,如今都已醒来,行宫还在,平原王也是个虚名。反让人添了许多世态炎凉,费了许多精神,真个是过眼皆空。”

看青琐一脸懵懂的看着他,天清环视周围道:“我知道你爱看书,这里的书你都可以随意翻看。”

青琐的眼睛瞬间晶亮起来:“多谢二殿下。青琐学字不多,殿下可教我?”天清被她愉悦的声音也感染了,微笑道:“今日你早些回去,明日早些过来。”

有书可看,青琐自然高兴。这天回家时夕阳还未西下,胖婆她们有点意外。青琐暗暗观察心印的脸色,自从服药后她身上的锋芒倒是稍减,并没有再来逼迫她。胖婆和心印一顿吵后,在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两人说话难免尴尬。小姐自从听说明雨少爷即将回来,天天盼着,神情有点恍惚。青琐更不敢将天清的事情告诉她们,几个人各想各的,倒相安无事。

天清和天濂不同,他是喜欢呆在室内的人,终日沉溺于书海中,对行宫里的事情也是不闻不问。宫里的人知道二皇子对青琐的特殊,除了暗地里叽叽咕咕指指点点,没人敢招惹她。青琐照样在厨房里干活,空闲的时候去天清处看书,倒过得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
这日午后天清突然想到带她去个好去处,沿着石子砌成的甬道,便向另一边游廊走去。越走越觉清幽,较别的地方迥然异样。只见那边有座山坡,坡上奇花瑶草,怪古崆峒,中有一带清泉,带着潺潺作响声,向山坡下的池子里灌流而去。

青琐见行宫里有如此幽闲的地方,任何人进来都有一种洗涤尘心之感,不觉十分快乐。

天清看了也是欢喜。此时正是七月下旬,天气温暖,便宽去袍衫,赤足慢慢地走入涧中,用脚探其深浅。那里只是二尺余深,天清便撩衣步入水中。

“深吗?”青琐大喊。

“不深。”天清回答,“你也过来吧。”看青琐雀跃着,飞快的褪去脚上的绣鞋,孩童心使他往涧的中间走去。

谁知这涧本自天然,中间却有三尺多深,天清行了几步,双足突然进入泥泞,整个人往下一沉,只露着两只肩膀,顺着湍急的水儿漂流无定。

天清大骇,可怜他并不识水性,双手只能徒劳的扑腾着,嘴里叫喊道:“青琐!你别过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