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霜风渐紧寒侵月

章节字数:2337  更新时间:08-04-02 16: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楚士雄不喜欢柳南天。

    

    柳南天是建武皇帝登基后才当上的礼部侍郎,因为皇后是他的表亲。当柳南天还年轻的时候,做事神速利落,从容不迫,又有一手治蛊的好本领,很受皇上信任。可是这两年,尤其是他的千金成了太子妃,柳南天说话总是倨傲自大,谈话中总有弦外之音,脸上不时浮现出洋洋得意之色。

    

    柳南天是个酸人。楚士雄不讨厌恶人,只讨厌酸人。

    

    以前柳南天比较尊重楚士雄,路上遇见,一阵谦和后他肯定让在后面走。而今境况不同了,比方现在,柳南天和他几乎同时在孽海楼门口出现,一个落轿,一个落马,柳南天只给他拱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只管昂首阔步向里面走去。

    

    楚士雄冷冷一笑,这个老家伙!眼光轻轻瞥过,落在后面的任浮身上。

    

    马上的任浮毫无表情,一身玄色衣衫,头上的同色束带在清风里飘忽抖动,衬出他的潇洒英姿。阳光将他骑马佩剑的身影剪在地面上,让十步之外的楚士雄也能感觉到那股英气拂拂而来,直逼骨髓。

    

    俩人下马,径自往楼内走。早有内侍过来,将马牵去候着。

    

    晌午时分,楼内寂寞,粉蝶穿槛,不闻平日里的铜鼓蛮歌声。厅堂内皇后独自坐着,进去的两个人不由得面显惊讶之色,还在跪拜施礼间,皇后已经耐不住的站起身,环佩珊珊步向两人。

    

    “二位爱卿,出了大事了。”皇后开口道。她纵使态度仍旧端庄,声音里还是止不了那层焦虑不安。

    

    两人愕然,急忙恭身道:“请娘娘明讲。”

    

    “还不是濂儿小祖宗,私自将你家小姐放了。你们说,怎生是好?”皇后的眼光看向柳南天,后者的脸色煞白,整个身子仿佛被钉在了地面上,嘴里只会喃喃:“怎么会?怎么会呢?”

    

    “濂儿已经亲口告诉本宫了,本宫听了也是如遭雷打霹雳。”皇后看了看楚士雄,“也是本宫纵贯了濂儿,真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这祖宗将烂摊子扔下就走了,你说本宫如何向皇上交代?还有这事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休不说被天下人耻笑,本宫的位置怕也是保不住了…”

    

    “皇后啊!您可是要想法子啊…”柳南天缓过神来,哀号着长跪不起。楚士雄冷冷地描了一眼失态万分的柳南天,他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脑子里紧张的思忖着。

    

    “娘娘,想当初这份亲事还是皇上御笔亲赐的,殿下此行为必定会动了天怒。即使是皇上宠爱殿下,这回皇上也不会轻饶了他,接着会降罪于娘娘、柳大人,与人与己都不利。”

    

    “都尉大人说的极是,娘娘。”柳南天忙不迭的应道。

    

    “楚爱卿的意思是——”皇后眼巴巴的看着楚士雄。

    

    “如果楚某的手下动作有点粗鲁,就请柳大人不要怪罪楚某。”楚士雄带着一丝笑意,眼光飘向柳南天。

    

    柳南天恍悟,急忙拱手道:“烦请都尉大人了。只要将小女重新捉回太子宫里,如何安置悉听尊便。”

    

    “柳爱卿自可放心,这太子妃的位置你家小姐是丢不了的。等太子妃一回来,本宫即去劝濂儿,不怕他不知孰轻孰重?”

    

    如此三人谋算着,接着分头各自行动。

    

    青琐这日去了天清的寝宫里。

    

    天清看见她很高兴,拉了她带到内室的香楠马鞍式书桌旁,上面放了折揩式的锦轴,展开一看,原来上面系绘一垂髻女子,悠悠然坐在树枝上,一色的湖青罗裙,娉婷可爱。尤其是那双妩媚有神的眼眸,汪如深不可测的碧潭,不经意间,已让人甘心被沉溺下去,不能自拔。

    

    “这…这是谁?”青琐惊得心发跳。

    

    “连自己也不认识。”天清嗤的一笑,凝眸看她,“我画得不像吗?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在树上。”

    

    “奴婢像二殿下画里的就好了。”青琐淡然笑道,“二殿下看您母亲的像太久,画别人时里面自然有母亲的影子了。”

    

    “有吗?”天清拾起画锦细细端详,看了看青琐,又看着画,“不会吧?”

    

    “不管怎样,青琐很高兴。”青琐笑道,“二殿下对青琐好,青琐会记得的。”说完,深深一礼。

    

    “你怎么啦?”天清紧张的问道。

    

    “青琐今日是来跟二殿下辞别的。这里跟家里路程远,有老人要照顾,青琐顾不来…”

    

    “是因为皇兄吗?”天清突然打断她的话,看着青琐一脸错愕,他的脸上泛出一丝苦笑,“你不用解释。落水塘的那日,我看出来了。”

    

    青琐遭天清这么一说,颊晕红潮,低头良久道:“二殿下保重。”福了一福,天清拉住她默默向着外面走,心如醋捻的一样,苦楚异常。

    

    俩人黯然话别。

    

    青琐默默地往家里走,一路搜索枯肠,想着回去一旦心印问起该如何回答。自己这些天暂时陪着小姐,等明雨少爷和小姐结婚期间,家里自有许多事要忙。

    

    白日里街面上十分热闹,沿街布满摊位,排不上的甚至摆到了小巷里面,买卖吆喝声一直传到小巷深处。青琐径直往里面走,离院子不到一半路,只听到后面有“闪开,闪开”的喝令声,急转头一看,但见几个手持刀刃的士兵正在驱赶着巷口的摊位,紧接着有车轮之声划过巷口。

    

    青琐暗叫不好,她的第一念头是那些士兵是来抓捕心印的,于是没了命的跑进院子。心印正在房里,看见青琐撞进来,提起炕上的包袱,拉了她就冲向院门外。

    

    心印平素普通女子装束,经青琐一拉拽,也意识到不妙。二个人打开院门,柳南天的人马快到门口了。

    

    心印出来正巧与马上的楚士雄打了个照面,一激灵,低下头去,后面的青琐低呼“快走”,于是慌乱的往小巷深处跑。楚士雄正疑惑着那包着头巾的妇女好生面熟,只听旁边马车上的柳南天大喊:“就在里面!给我冲进去抓人!”几个士兵呼啦拥了进去。

    

    里屋的芳菲和胖婆已经出来了,眼前刀光剑影的架势吓得她们抱在了一起。领头的年轻人脸色严峻,看了芳菲一眼,命令道:“把她带走。”几个士兵冲了过来。

    

    “不许抓她!”青琐清亮的声音传来,人已经闪到了芳菲的面前,用身子挡住,目光凌厉的盯着他们。几个士兵一时愣住了,不敢动手。

    

    嗖的,长剑从任浮的剑鞘里飞出,发出痛快的声响,一道白光落在青琐的胸前。

    

    “青琐!”芳菲和胖婆同时惊呼。

    

    锋利的剑头停滞在胸前,只差毫厘。青琐凛然的目光轻轻忽略过,一道冷漠的微笑浮在她的唇边。

    

    任浮手中的剑在空中划过一道雪白的弧线后,伴随着任浮心中的一声惊叹,悄然垂地。

    

    柳南天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后面是楚士雄。院子里的三个女人明白过来,这回芳菲真的逃不掉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