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八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章节字数:2484  更新时间:08-04-07 2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个贴身宫女,偷了宫里的东西,被处死了。”皇后已经镇定下来,眼看着闻声过来的宫女小心拾掇地面,轻描淡写道。

“毕竟是我身边的人,这么多年了,听到这个名字还是让人心震。”

天濂满脸狐疑,却又问不出什么,十五六年前自己也是个未谙世事的小孩子,那时青琐出生了吗?

“濂儿今日过来,是专门打听这个吗?”皇后仔细端详着天濂的脸色,一身的随意掩不住眉宇间的焦灼,聪明的她已经明白过来了。

天濂的脚步迈向殿外,他知道在皇后这里多问也是徒劳,那坚定而有节奏的步履声,令皇后愈发的心烦意乱。

她静静地坐在梳妆台旁。那是一面青铜菱花镜,宫女们隔三差五把它从红木梳妆台上取下来,擦拭得明净铮亮。镜子中的自己依然容貌秀怡,态度端庄,风流绰约。但她清楚如果没有脂粉的遮掩,她逐渐老去的形容毕露着沧桑阅历,隐约着哀怨悲凉的风霜痕迹。

在缤纷如云的后宫,她还是万众敬仰的皇后,即便皇上不再临驾,那些大臣,宫人,后妃还是敬畏她的。这让她在五彩缤纷的幻想中,一次又一次回想着自己的花容月貌,对一些事物的无限眷恋。漫长的梳妆过程中,青丝未老,不染一丝白发。多少日子来她的心思在天濂身上,对他一贯的溺爱,却一错再错的选错了太子妃,但是她对天濂又无奈,母子之间愈加生分。她对青琐也从开始的讨厌到憎恶,现在变成无边的恐惧了。

裹了铁皮的马车轮子,生硬地硌在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响声里没有丝毫的柔性。她不止一次的乘着这架不起眼的马车前去孽海楼,而今日她忍不住去另一个地方。清寂的僻巷,悠长的大街,在雨后的凉爽里,她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寒意,手中的锦帕攥紧在了胸前。

楚士雄跪在都尉府的廊檐下。

皇后在宽敞的头院天井里止了步。庭院里浓荫蔽日,清辉淡淡地泻满整座院子。不远处几声蝉声袅绕着葡萄架,架下两个侍女匍匐在地,风送满庭芳香,葡萄晶莹可挹。

皇后突然冷笑起来。

“皇后,有事儿?”

“还是那件事,但是又添了新内容,你绝对想不到,想必你有兴趣。”

楚士雄窥视皇后一眼,那眩目的毫光旋即离开了她的视线,扬手挥去了周围的侍卫和侍女。

“秋菱不但没死,她还生下了青琐那丫头。”皇后悠悠说道。

楚士雄身子一凛,陡然变色:“她跟谁?”

“皇上。”皇后眼盯着他,那两个字仿佛从牙缝里冷冷嘣出:“这狐狸精,早料着有这么一日。本宫总算明白她为何有点痴呆了。”

瞧着楚士雄的脸色逐渐发白,皇后竟咯咯轻笑起来:“难为你还如此痴情,你的心上人爱的是皇上,也难怪她屡次拒绝你。”

“皇后!”楚士雄突然冲着她低吼:“她知道的并不多是不是?你是因为心存嫉妒,才借口让为臣捉了她对不对?”看皇后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楚士雄从心底狠狠咒了一句,这毒妇。

皇后并未生气,自顾说着:“就怪当初下手欠狠,总以为她已经咽气了。你也知道,本宫是最见不到死人的。当初只盼着她快点死,看她的脸血肉模糊的,能不憷嘛。虽说是交给李总管他们干的,让她死是你我想出来的。你说这丫头的出现,是不是就意味着这狐狸精的灵魂还未离开皇宫,不会阴魂不散地和我们纠缠下去吧?”

空气中似有阴冷的气流浮动,皇后不禁双臂抚肩。缄默良久的楚士雄抬起头来:“皇后要如何?”

“很简单,除了她,她终归是个祸患。”皇后的声音也是阴冷的:“别让濂儿发现,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

正说着,任浮在庭门处出现,楚士雄并未喝令他退下。皇后正纳闷着,任浮径直向庭内走。“皇后暂且不要动。”楚士雄低沉的声音。皇后的身子僵了僵,说时迟那时快,任浮不知何时已经出剑,一道白光直射向枝叶繁茂的树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黑影重重的坠在了地面上。

皇后大惊失色,跟着楚士雄走到倒地的人面前,剑头不偏不倚插在那人的胸前,看样子当场毙命。任浮弯腰从尸体上搜出一块玉牌,双手呈给了楚士雄。楚士雄接过玉牌,脸色隐在阴翳中,随手递给了皇后。皇后瞥了一眼,不禁失声轻呼:“皇上…”

“皇上已经注意上我们了。”楚士雄沉言:“以后你我少走动,免得再让皇上发现什么,这对太子殿下也不利。皇上早晚会立储君的,请皇后沉住气。至于那个小丫头,为臣自会处理。”

皇后惶恐不安的走了,一路仰望天空,黑云压城,仿佛预兆着一场危机的到来。她并未读得出楚士雄下一步会干什么,她毕竟是妇道人家,总相信楚士雄这座山不倒,天濂就会平稳安全地过渡到龙袍加身,到时候,她就是至尊至上的皇太后了。

日头躲藏在一片云彩里去了,厅堂刹那间黯淡下来。楚士雄懒懒的蜷在虎皮软榻上,手里把玩着任浮的宝剑,脸上似笑非笑:“好剑啊。”手指轻轻划过,依稀有鲜血染在指尖上。

美人已经换了湖青色的衫裙,衣袖绣满姣白的木兰花。两腮艳若桃红,黛眉弯挑,双眸顾盼。施施然一礼,水袖飘拂,扬袖踏地,凌空旋舞,令人遁入仙境。楚士雄微阖双目,思绪飞扬。

摇晃着的木兰树下,露珠纷纷从木兰花上滚落,她张开小嘴,将露水、阳光和空气贪婪地吮吸进去,整个身子笼罩在耀眼的花雨中。他想抓住她,木兰树下空无一人…

“秋菱,我们谈谈…”他追上她,拽住了她的衣袖,她像受惊的小鹿挣脱开了。

旋舞的美人低首含情瞧着他,身子徐缓缩到明柱后面,那注满脉脉温情的笑靥在明柱后面闪动又消失,充满了迷惑,仿佛是梦境中抓不住的东西。他突然攥住了迤地的水袖,使劲一拉,她娇叫一声飞旋了过来。一脸的矜持散尽了,蜷缩在他的怀里,真的像一只受惊的小鹿。那在梦境中无数次重复的风景,那无法捕捉的虚妄,都真实的紧拥在他的怀抱。那如兰的气息和白皙纤细的肌肤…

天色阴暗下来,仿佛在一瞬间尽失了颜色,美人惨白的脸。蒙胧的晕红不见了,散落的琴声,断了弦,绝了缱绻。楚士雄有点失魂的伫立在美人身边,不再飘动的湖青,一泓鲜血残留着纤柔的脂粉,涣散着最后的芳香,顺着柔滑的胸脯肆意流淌。

楚士雄抬手眼盯着沾满殷红的宝剑,那段割舍不了的情爱不再是永远的追忆,它在他挥剑的瞬间化成了灰,以至于他不再去扫一眼地上的遗容,他的喃喃低语有点紊乱:“这回你真的死了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