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十一章 半落梅花婉婉香

章节字数:2780  更新时间:08-04-15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年的隆冬,天气异常寒冷。瑞雪飘了起来,飞锦剪玉,洋洋洒洒,白皑皑的天地,满世界似是铺上了一层白绒毯。

    任浮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小巷内。那院门口前的黑槐树,光秃秃的,雪花在枝桠上迎风弄舞。一巷厚厚的积雪,留下了几行浅浅的脚印痕迹。他伫立在门前,在风雪交融中沉思片刻,才吱嘎推开了院门。

    屋内温暖如春,炭火烧得正旺。胖婆看着他雪人似的进来,忙不迭的替他拍打身上的积雪,边埋怨着:“外面这么大的雪,叫你别去买药你偏去,等雪停了也不迟。我这把老骨头撑几日不碍事。”任浮依旧淡淡的勾了勾唇角,将买回的药包放在桌上,兀自坐在火炉旁暖手。里屋的棉帘掀了一角,青琐的脸像春日里绽放的花,嫣然而笑。

    “任大哥来了。”青琐打了招呼,将手中的瓷罐放在桌面上,拆开纸包,将药一末不剩的放了进去,随即去厨房煎药去了。

    任浮有点失神的望着青琐袅娜的身姿,那边胖婆轻叹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这孩子…愈来愈水灵了。想这地方确实养人,老身也习惯了。下雪天冯老爷也是体谅人,让她在家里呆着不用过去。老身正感激着,原来是城里那个伙计病了,等雪一停让青琐进城帮忙。她原本不去,又不好推辞,正犯难着,你就过来了。”

    任浮道:“京城离这里不远,只是帮两天忙,胖婆不用着急,我会过来照顾您的。”

    “倒不是我自己的事情。”胖婆应道:“我是怕京城里太杂,乱七八糟的人又多,她一个姑娘家抛头露面的,我不放心。”

    任浮点点头:“等我回了司马大官人,瞧她去。”

    胖婆听了自然高兴,其实她知道青琐不想去皇城的原因,细想就这么两日,偌大的皇城不会那么巧的碰上个熟人,回绝冯老爷实在不好。等任浮回去,胖婆劝慰了青琐几句,青琐倒是很乖顺的点了头。

    雪第二日就停了,久违的太阳露了脸。青琐回到杂货铺,冯老爷已经准备好了去皇城的马车,车里装满了五颜六色扎好的灯笼,只容得下两个人挤进去。莲儿也要跟着青琐走,她父亲不同意:“你别去瞎胡闹了,乖乖的做你的灯笼。等元宵到了,为父带你和青琐姑娘过去赏花灯,到时候够你玩的了。”

    青琐也拉了莲儿嘱咐着:“白日里烦你帮我看一下胖婆,我带好吃的给你。”莲儿溜转着大眼:“你那个大哥在吗?”青琐明白她说的是任浮,便打趣道:“我不在,你自可以和他多说话。”莲儿腾的羞红了脸,伸出粉拳作势打她,青琐咯咯笑着躲开了。

    冯老爷在京城里的灯铺位于南门大街上,那是京城里最繁华的市井之一。旅舍酒楼铺子多如牛毛,车马轿子熙熙攘攘,五色杂人在商铺间流连徜徉。南去第十棚枋木露台上,那些江湖卖艺的正上演杂活,上竿,跳索,惊险中嘘声一片,有路人在钵里扔铜钱,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响。新年快来临,又是第一场雪后,天气晴好得清冽透明,一些富商巨贾,达官贵人也出来踏雪,大街上比往日更显热闹。

    冯老爷将灯笼挂在铺檐下,门柱上,搬了椅子在门槛旁的太阳底下,让青琐坐在那里编灯笼。五彩灯笼映着清光白雪,放眼望去格外姹紫嫣红,鲜艳夺目。青琐就笼罩在那片滟滟的光影下,安静而恬淡,一双纤柔的玉手灵活地上下左右编结着,也不知道是灯笼映了人,还是人衬了五彩灯笼。

    “老板,要个灯笼。”有人叫道。冯老爷忙不迭的应着:“来了,爷要哪个?”那人指着青琐手中正在编结的:“要那个。”冯老板指着头上挂着的:“就这样儿,也是那姑娘扎的,爷不用等。”那人问了青琐,青琐笑着点头称是,那人满意地付钱走了。

    少顷又有买主进门,这回索性要青琐帮着挑,青琐给他选了个五鸟衔灯的,买主回去时也是欢欢喜喜。也有的非要青琐手里编结的,心甘情愿的站在对面等,带着艳羡的目光打量着她。晌午过后,铺里灯笼已买出去不少,冯老爷的心里笑开了花,眯着眼在里面数钱。

    “啪”的,声音有点沉闷,青琐惊叫一声,霍的站了起来。冯老爷蓦的侧脸看去,青琐想是被从哪里飞来的雪球打中了,正起身掸掉溅在灯笼上的雪花,一边吃痛的甩着被打中的手。冯老爷吃惊的探身朝街上望去,不远处站着位裘皮斗篷的贵夫人,掖着精巧的暖香汤婆子,雅态绰约,一双眸子正死盯着青琐。一旁站着宝蓝缎棉的小爷,手里还搓着雪球,看着青琐抬起头,大惊小怪的叫:“娘您看,就是那丫头!”

    贵夫人环佩珊珊的过来,青琐微微施礼,低头叫了声四夫人。四夫人并未去看青琐,眼睛朝着满柱子的灯笼瞧,挨个的摸将过去。后面的柳瑞琪早按捺不住的拿手里的雪球去磨青琐的脸,青琐急忙用手挡住,柳瑞琦恼怒的将雪球往她的怀里塞,青琐顺势用手中的灯笼挡住。这样几回招势,结在灯笼里的竹编子脆弱的折了,柳瑞琦肆意的手正巧碰到了断裂处,哇哇大叫起来:“打人啊,丫头欺负人了!”

    四夫人闻声急回身,拉住瑞琦的手,心痛的呼喊:“啊哟,我的小祖宗,手伤着了!”阴冷的眼光射到青琐的脸上,一个大巴掌扇过去,青琐的头早就偏了,人顺势跑进了店里。四夫人扑了个空,气急败坏的叫嚷道:“好个不知羞耻的奴才,敢伤我家的小少爷,也不瞧瞧自己是谁?来人,进去给我抓住她!”随后的两个家奴也认出青琐来,青琐以前和他们关系不错,于是装模作样的冲了进去。

    尖叫声也吸引了周围的行人,人们围拢了过来。冯老爷慌里慌张的出来,拱手哈腰道:“这位夫人请勿气恼,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四夫人见人愈来愈多,叫起屈来:“大家快来看,这是什么店啊?找了个青楼里的小狐狸,专门坐在外面勾引男人招徕生意呢。还把我家小儿子给打伤了,大家帮忙评评理啊…”接着掏出绢帕哭泣起来。冯老爷料不到这位贵夫人会说得如此这般,一时不知所措,只会一个劲的摆手解释。

    人们将信将疑,有人喊道:“把人叫出来。”四夫人唤家奴,冯老爷叫青琐,不大一会儿,青琐从里面出来。

    众人一见,一阵哗然,人们开始窃窃私语。有人说道:“这位小姑娘如此可人,长得好比是冰雪团成,琼瑶琢就,不像是青楼里的女子。”四夫人一时噎声。

    早就有人对四夫人母子的嚣张跋扈看不惯,也出来打抱不平:“说她是青楼里的,夫人可有证据?想夫人来自富贵人家,怎会认得青楼之人?”人们顿觉有理,纷纷反问起四夫人来。四夫人这回慌了,她本是想拿青琐出点恶气,如今却是搬了石头压自己的脚,又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坏了老爷的名声。一旦被老爷知道,遭老爷痛骂,岂不自己吃亏?又想顾及自己的面子,拿了瑞琦破了点皮的手说事,心里虚得很。

    总算有打圆场的:“想那小少爷破了手,人家也是小本生意,夫人高抬贵手,老板赔个灯笼就是。”四夫人一听有台阶下,也就装出大度的样子。青琐为了店铺的太平,也低头陪了不是。柳瑞琦还是不依,冯老爷亲自挑了个双凤衔月的给他,四夫人扯了他的手就走。

    围观的人渐渐散了,冯老爷向众人道了谢,回身见青琐兀自站着不吭声,眼中盈盈闪着泪光,便好心安慰了她几句,进铺收拾去了。青琐幽幽的叹口气,她没想到进城的第一日,遇到柳家的小霸王。如今她是替冯老爷干活,不比以前了,自然忍气吞声。那对母子好歹也走了,没什么大损失,只当是一场小风波,自己应该庆幸不是?

    还没来得及舒口气,第二日那柳瑞琦单独挑了几名自己院里的家奴冲冲闯来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