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十二章 半落梅花婉婉香

章节字数:2708  更新时间:08-04-15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帮人的样子出奇的恶煞,近得店铺,柳瑞琦挥手:“给我砸!”几名家奴一拥而上,砸的砸,踏的踏,刹那工夫,铺外花团锦簇的灯笼变成残花败柳,地面一片狼籍。

    冯老爷阻拦不住,心痛地面对着眼前的一切,跺脚道:“这位小爷,本店又惹您什么了?”周围的人也都远远的观望着,又怕惹祸,不敢靠近。

    柳瑞琦将手里拿着的双凤衔月灯往地上一扔:“你这老家伙好生奸猾,想烧死本少爷不成?昨晚我家差点烧了个干净,那些东西你们赔得起吗?”青琐识得柳瑞琦的伎俩,弯身捡起乱扔的串珠诸物,嘴里不由得道一声:“可恶!”

    “来人,将他押到衙门里去!”柳瑞琦一指冯老爷,众奴呼啦将冯老爷双臂扭住,冯老爷急得乱叫。青琐挺身拦住他们,怒喝道:“柳少爷,你到底想干什么?”

    “犯了事自然要送衙门。”柳瑞琦早等着青琐这一句,谗笑道:“想救这老家伙,你回柳府服侍本少爷几日,这里本少爷一概不追究,还花银两替你们重饰店面,你看如何?”青琐啐道:“卑鄙小人,妄想!”转身就走,柳瑞琦恼羞成怒,指挥众奴:“快过来抓她!”众家奴放了冯老爷,将目标转移到青琐身上。

    突然,有个家奴惨叫了一声。柳瑞琦转头看去,一家奴想是受了重击,在雪地上滚爬着,脚上的靴子不翼而飞。愣了愣,两只靴子扔了过来,正砸在他的后脑上。柳瑞琦啊呦一声,护着脑袋望去,任浮双臂环胸,英姿勃勃的站在路边。

    “好个搅事的家伙,不要命了?”柳瑞琦哪知任浮的厉害,叫嚷着众家奴上去。众家奴操着手中的家伙蜂拥而上。任浮冷冷一笑,宝剑已出鞘,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家奴们眼前只见一团白影,那宝剑本是削铁如泥,刹那片刻,众奴手里的刀刃不见了,只有刀柄还握在手里。众奴面面相觑,还在骇愣间,眼前又是一团白光,众奴身上的袄衣风吹柳絮片片似的,那碎布飘落一地,眼前望去,有光胳膊的,有只剩短衣裤的,在天寒地冻中瑟瑟,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老远围看的人们一阵笑声,那些家奴吓得屁滚尿流,也顾不了主人各自逃开了。

    柳瑞琦傻眼了,眼见任浮健步来到他的面前,扑通跪下了:“好汉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又拉了青琐的衣袖,哀求道:“青琐姐姐饶过我吧,这回我娘不知道,回去定被我爹骂死。”青琐指着满地受损的灯笼道:“你说怎么办吧。”柳瑞琦慌忙道:“我赔我赔。”从袖兜里取出两个大元宝来。

    青琐让冯老爷论价赔偿,叹口气道:“念你年少无知,往后别再做出为虎作伥的事。这次看在小姐的面子上饶了你,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好自为知吧。”柳瑞琦没了锐气,连道是是。任浮让他滚,他溜烟似的跑了。

    风波一过,好心的左邻右舍过来帮忙拾掇。檐下又齐整了,灯笼挂了起来,青琐的脸上又浮现出舒心的笑意。对面店铺的小伙计跑过来,将一张折好的信笺交给她,说是刚才有个看热闹的托他交给她的,这回人已走了。青琐谢了,暗中取信展纸,上写几字:正月十五酉时三刻,安庆桥头,桐。青琐四向望了望,见无人注意,将信笺偷偷塞进了袄襟里。

    经过这场风波,冯老爷再也不敢要青琐管京城的店铺了,青琐回到了城东,又跟着莲儿扎起灯笼来。

    正月十五的这一天,积雪在暮色里异样眩目。街面在夜幕降临的霎时,点燃了万家灯火,京城在无边无际的灯辉里沸腾了,盛会将通宵达旦。

    莲儿日日盼着这一天,青琐也盼着见紫桐,她们早早就出发了,任浮也跟着去。冯老爷对任浮很是放心,叫了自己家的马车,又放了些扎好的灯笼进去,吩咐他们早去早回。

    从店铺里出来,青琐他们一路步月赏灯,信步而行。沿街十里,到处是灯的海洋,缤纷耀眼的灯笼,映红了沿街潺爰的河水。灯盏的前头,是已开场的百戏奇技场子,有杂剧,影戏,道术,傀儡戏,上竿,鼓板小唱等,皆不设幕,游人纵观。莲儿正望见台上扮鬼神的吐烟火,兴奋得叫了起来。

    还未站定,那边锣鼓骤然响起。一少年手挽十余丈的麻绳,快步走场亮相。场地中央竖立十余丈的粗竿,顶端一面粉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少年口衔绳子的一端,缘竿而上,骁捷若飞。到了顶端系牢绳索,上下翻腾。又猝然手足一放,凌空而下,在一片惊呼声中,少年拱手谢场,顿时满场爆发出掌声喝彩声。青琐惊吓的心也释然,喜滋滋往钵里放了块铜板过去。

    他们在一摊前买了三串糖葫芦,三人一人拿一串,津津有味的吃着,边观灯边驻足百戏。街面上势如潮涌,人山人海。

    青琐见人愈来愈拥挤,唯恐三人挤散,便叫莲儿任浮小心,酉时三刻她去安庆桥头,到时去那里找她会面。任浮自信道,有他在,三人定是安全。莲儿一眼瞥见前面游人无数,壁间悬灯下无数谜条在上面,有人在那里抓耳凝思,也有闭目猜字的,也拉了青琐过去凑热闹。任浮对猜谜不敢兴趣,青琐便差他再去买三串糖葫芦,她们在这里等。

    刚猜了一条,前面锣鼓声声,游人节节往两边退散。大排宫人侍卫赶来,个个刀枪剑戟,声势浩大。青琐她们在路边站定,只见前面翠盖珠轿排排落下,仿佛座座琳宫梵宇搬到了人们的面前。接着轿子里的人出来了,个个装扮华丽,千娇百媚,衣香鬓影。

    “皇后娘娘来观灯了。”有人小声道。青琐一惊,放眼望去,只见凤髻雾鬓中,皇后娘娘一身粉琢香堆,态度端庄,一脸盈笑。

    “那都是宫里的娘娘吗?”有人好奇的问。

    “来的是些王公大臣的千金们。”有人断言道:“听说皇后娘娘要给太子爷选偏妃,这回想必是了。”

    青琐心里一格楞,扯了莲儿的衣袖:“别在这里凑热闹了,我们去别处。”莲儿已是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追问:“这么说,太子殿下也到了?”那人朝那里努了努嘴:“在那呢。”

    青琐偷偷的望去,但见天濂正从后面步入众香国里,火树银花下晴如点漆,面似堆琼,照得青琐的心扑通乱跳。“好标致的男子!”莲儿禁不住的赞叹,拉了青琐往前面去。

    皇后他们兴致勃勃,款步来到灯谜下面,随手摘了条子,檀口轻启:“《子谓伯鱼曰》一章,打《四书》人名一。”天濂在旁淡淡一笑,脱口道:“不就是告子?”做谜的恭身答是。众人见天濂如此捷才,无不低声称赞。

    皇后浅笑,又摘了一条,将脸转向几位千金:“这回本宫要考你们了。这里有菊圃二字,打《六才子》一句。”一蓦寂静,有娇弱莺声传来:“那定是黄花地了。”做谜的恭贺,赞叹声中青琐细细观望,只见那女子锦绣碧罗襦,皓齿星眸,肌若凝脂,朝着天濂莞尔一笑。

    天濂兀自摘了一条递给宫人,宫人读阅:“飞渡蓬莱我不惧,打一句。”众千金纷纷猜测,不中。倒是那位锦绣女子轻吐一句:“任凭弱水三千。”做谜的送了花红,天濂频频点头,接过花红含笑亲自交到那女子手中。

    莲儿抚掌雀跃:“好有趣!”转头一看,身边的青琐不见了。

    “青琐姐。”她朝两侧张望,不见青琐的身影,不由得着急了,声音大了起来:“青琐姐姐!”

    天濂的身形震了一下,他蓦然回首,见观望的人堆里有个姑娘东张西望着,边走边叫,朝着另一方向走。他大步走到她的后面,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灼灼的:“你在叫谁?她在哪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