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十四章 半落梅花婉婉香

章节字数:2672  更新时间:08-04-15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夜之后,雪花不知怎的又飘了起来,稀稀落落的。莲儿呵着手,蹦跳着来到垂花巷的小院外,一只落在围墙上的燕雀警惕地低头看她,她调皮的嘘了一声,将头凑近院门,里面传来胖婆高一声低一声的斥骂。

    隐约说到自己的名字,她吐了吐舌头,推开门,一步跨进了院子里。这里就像她自己家里一样,熟悉而随便。胖婆的声音清晰起来,屋内的骂声显然是对着任浮的,昨晚他鲁莽的举动也吓着了她,当时她以为要闹出人命来,那个太子万一有什么好歹,就是杀他十八代还是不够。于是她暗暗点头,这任浮,确该遭骂。

    砰的一声屋门大开,任浮从里面出来,一张脸涨得通红,看见莲儿也不说话,自顾怏怏的离开了。莲儿朝他做了个鬼脸,胖婆在里面唤道:“是莲儿来了吧?”

    莲儿应了声,掀了棉帘,顺势将屋门关上。暖融融的屋子里,青琐沉默的坐在角落边的椅子上,眼圈红红的,脸色泛白,想是一夜没睡好。

    “头次让你们去京城,就闯了这么大的祸。”胖婆半盘在床榻上,一脸怒意:“人家可是太子,这事追查下来那还了得?莲儿啊,你可是将这事告诉你父亲了?”

    “没有。胖婆放心,莲儿谁都没告诉。”莲儿乖巧的坐到胖婆的身边,替她捶着腿:“胖婆也别生那么大的气,小心隔墙有耳。”

    胖婆吁了口气,一脸疼惜的瞧着青琐:“你也别难过了,他是大富大贵的人,不会有事的。你收拾一下,先和莲儿一起去铺里,省得冯老爷疑心。”青琐唯唯而起,梳洗干净拉着莲儿出门了。

    白雪蕊絮般的洒落,绵绵撒在她们的身上。莲儿侧眼注视着身旁的青琐,微风摇曳,片片洁白晶亮的雪花栖在她细密翘动的眼睫上,剪剪秋水的明眸簌簌微垂,雪花抖动着飘落下来,软款款的,像她迷一样的身影。莲儿眨巴着眼睛,她到底是谁呢?

    太子宫里。

    厚重的帷幕无声无息地拉开了一角,两个宫女将铜质饰纹的炭盆移到了软榻前。天濂斜倚在软榻上,一手拿了银钳子在跳动着蓝色火焰的炭盆上随意翻转。一个宫女小心地说,殿下,外面又落雪了。他撩开双眸瞧着被遮掩得密实不透光的锦窗,随手气恼地将银钳子扔进了炭盆里,火星末子溅了起来,发出滋滋的声响。

    两个宫女自是不敢多言,垂首在一旁候着。

    室内重重叠叠,热流滚动,沉闷的心胸似被压得难以透气,他揭开盖在身上的锦毯,在宫女还未来得及阻拦之际,兀自下了榻,随手将帷幕、幔帐、窗帘一把把的撩开,阵阵微微的清风夹杂着突如其来的天影光色,眼前蒙蒙一片,竟让他觉得阵阵眩晕。

    屏风前一记跺脚声,皇后姗姗而至。目视着天濂,笑道:“濂儿,又发什么牢骚了?赶快回榻上躺去。”

    天濂对她的笑视若无睹,径直走到窗边,窗外无数的流光碎影漂浮在他的脸上,他蹙紧了眉头。皇后使了个眼色,宫女赶忙将貂毛的披袍轻披在他的身上。

    皇后的声音是轻柔的:“昨晚怎么会去那个地方呢?听说你拉了个女子走的,怎么一忽儿掉到河里去了?”

    “想去找一个人,桥上挤,不小心掉下来了。”他淡淡地说。那刺骨阴寒的感觉还在,冷得他的心似裂欲碎。他强忍着,带着浓浓鼻息的呼吸声渐渐沉重混乱…他轻咳起来。

    “当时把母后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了。”皇后款款的嗔道:“这么冷的天你想吓着她们不成?尤其是那个丞相的侄女,我瞧着她一直暗中垂泪,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连母后也为之动容。想她如此才貌,又是性情中人,母后真是喜欢。”

    她的手摩挲着儿子的后背,探身在天濂的身边耳语:“你是当朝太子,唯一的太子,你一定要有妃!”

    她的声音低低的,可一字一顿,击打在他的心膜,心疼得无以复加,天濂的脸痛苦地扭曲了一下。

    外面雪花飘曳,满眼银白在窗前隔了一道透明的墙,而她就在墙的另一边。皎洁的面庞,盈盈水眸,竟是那么的近在咫尺,恍惚就在抬指触及的一刹那,却如眼前的碎琼乱玉片片坠落。无数流光碎影转瞬飞逝,即便是闭上双眼,她的笑靥,她的呼吸,她的唇香…她的眼睛深深地凝着他,就如他依然咬定她不放,虽是恨着,他还想告诉她…心痛着比恨着多。

    “你不要去想那丫头了,谁知道她去哪里了?这回母后可是没赶她走。”皇后似是猜透了他的心思,观察着他的脸色。

    “她…不理我了。”天濂的思绪飘到了遥远的,慢慢的松了口。

    皇后微微一愣,眼睛里透出不可捉摸的光,稳定了神色,笑道:“你现在身子不爽,好自歇着,过些天再谈选妃的事。听说这段日子你父皇每次在殿上发脾气,你自然知道说些什么,小心惹了他生气。二皇子就要回来了,皇上定会对他刮目相看,你比他机灵,别让他顺着你爬上来。”

    天濂仍旧不理会她,兀立在窗前望着雪景。皇后突然感到浑身躁乱不安,室内暖煦如春,她的额头微微渗汗。

    从寝宫里出来,李总管恭谨的撑起竹骨伞,附耳道:“娘娘,容华娘娘生了。”

    清凉的风拂过,她清醒过来,拢了拢身上的火狐斗篷,她慢吞吞的说着:“是个皇子?”李总管满脸笑开了菊花:“娘娘这回猜错了,是个公主。”

    皇后的脸上浮起了一缕笑。

    “李总管。”她突然敛容,李总管称喏。

    “你跟本宫二十多年了,从太子宫到皇宫,这一路走来,许多事还真靠你了。”皇后娓娓说着:“偌大的皇宫让你调理得井然有序,非一般人能所为啊。你就好好干着,有本宫在,你自然有享受不尽的福。”李总管照例说全靠皇后娘娘栽培。

    “你绝对是个聪明人,做事一丝不苟,这一点本宫没看错你。就差秋菱那事你漏了底,留下这么大的祸根。”皇后娘娘心里既纳闷又生气,这么多日子了,怎么还不见楚士雄的动静,任凭那丫头逍遥自在?

    “本宫如今不方便跟楚都尉见面,你过去问一声,就问都尉大人是否把事情给忘了?”她扶住李总管的手,又一路说笑起来,她赶着去皇宫看望卢容华,去见见那张失去嚣张后欲哭无泪的脸。

    暮色降临的时候,皇帝出了太子宫,御驾前往皇宫。

    京城冬日的夜晚分外的寂静,入夜的寒风夹着潇潇的雪,让两匹拉着御驾的乌黑骏马有些烦躁不安,一路沉重的喘着粗气。因为雪天,早就没了人烟,马车疾驰在长街上,那辚辚的声响在夜空格外触耳。

    皇帝敛眉坐在车里,一手沉重地掀了身侧的车帘。雪下得大了,地面结了厚厚的一层,马车前檐的琉璃宫灯,此时照在雪地上,划开道道浅淡的影。

    他闭上有点酸涩的眼,他想起了那个叫青琐的丫头,很久没有见到她了,那种思念情绪油然而生。天濂颓废的神情还在眼前,这么多日子了,那丫头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惊讶的睁开了眼,突然发现,自己也好久没有笑过了。

    “皇上是否记得十五、六年前有个叫秋菱的宫女?”

    “皇上一定是到处找寻童淑妃的影子…”

    那样温软和煦的声音,如春日里的杨柳青青,点点暖意抚摸心头。他回想着她的笑声,深切地感受着那道清澈的目光,在冬日的夜里,杳杳在耳,清晰触目,浪一般拍打着他的神经。

    “明日,传朕的手谕…”

    很多时候,他是至尊无上的君王,他的心思无人可懂,也不必让人懂。他好比是天,他就是神,他的内心深处自然只有天神洞悉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