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十五章 三分春色二分愁

章节字数:2881  更新时间:08-04-15 2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久违了的太阳露脸了,暖煦煦的,照亮了人们的脸。雪开始融化了,到处都是轻快的落珠滴答声。

    城东的街面也热闹起来,人们纷纷打辑问安,或步行,或车马乘轿,络绎不绝。摊贩也摆起来了,买卖吆喝声此起彼伏。春天来临,人们的欢声笑语在开眼的晴光里舒缓地飘荡着。

    杂货铺里,青琐和莲儿跑进跑出,搬运着货物,忙中不乱,整齐有素。

    两个路人悠闲的经过,铺子外面的摆设吸引了他们驻足,他们步了进来,边聊边随意地挑选着。从话语中,听得出他们是从京城里过来的。

    “还说瑞雪兆丰年呢,这刚过完年,那些大臣们又可以回家浑噩几日,继续蜗在暖香阁里,岂不乐死?”

    “即便皇上不行銮,也是寿将不永。按理说皇上才过五十,不会这么快老去的,可哪经得起任情纵欲?这一病,倒要成全了那个楚都尉,再次名震京城了。那些爷们,还不都是投其所好的泛泛之辈?”

    “这种话你得小心了。”其中一人扫了青琐和莲儿,放松了话语:“你家那个姑爷虽是太医院的,也不能这样放出话来。”

    “早就有人放话了,如今已是满城皆知。你也不用着急,太医院的医道最高明,个个有妙手回春的手段,不会没办法的。”

    “你得要你那姑爷露一底儿,实话实说,咱当百姓的心里没谱啊。真要有个好歹,也可以提前有个准备。”

    “不是还有太子爷吗?听姑爷说,皇上原本龙体不适,不宜出行。下雪天去见太子,又是拜神的,颠了这一天的路更加虚弱了。人老了像一棵大树,会焦梢空死。皇上的大寿原不该来得这么快,三宫六院房事无忌,这样折腾,再补也是无用。”

    俩人嘻哈了几句,挑了一个大头虎,朝着里面叫:“小姑娘,付钱。”

    莲儿见青琐没反应,神情有点呆滞,便应道:“来了!”收了钱,看着买主出了店铺,莲儿捅了捅青琐的胳膊。青琐醒悟过来,也不搭话,埋头干活去了。

    入夜,雪放慢了融化的速度。浅勾在树梢上的胧月,弥散几许蒙蒙的光。有水珠从瓦隙里一滴滴的落下,叩坠在石面上,发出细碎的声响。青琐仰面站在屋檐下,用手接着滴落的水珠。空气中依稀有清冽的芬芳,和着一声轻柔的叹息,在寂寞深黑的气氛中清晰透明得如洗一般。

    这一晚,她的思绪被皇帝占去了。其实这种逃避似的离开,距离拉远,一种难以描状的情感却越来越浓。那从心底深处发出的叹声,一声声荡在天井里,充满了无奈的悲凉。她纵然逃得再远,一根无形的绳牵着两端,她永远都脱离不了这段关系。即使他是皇上,他不记得她的娘,他只当她是个逗他开心的丫头…唉,无端的又是一声叹息。

    一双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胛上,她回眸,胖婆慈蔼的脸。

    “胖婆,我怎么办?”

    “别憋坏了自己,去看看他吧,他毕竟是你的亲人。”胖婆摸透了她的心思:“孩子,做你该做的事。”

    也就是元宵过后没几天,青琐怀揣着令牌,再一次去了京城。

    当大地还是一派萧杀无颜色时,皇宫里已是新绿满眼,各处景致都欣欣繁荣起来。即便是眼前的翎德殿,还是对面的亭台楼阁,都如初妆新饰,越发的华美流光,富贵祥和。沿道草花茁壮蔓延,含蕊欲吐,想像着不到半月,定是万千垂柳吐新绿,风动花香满庭芳的气派胜景了。

    远远地从这一边已经看到了碧云轩,引道的宫人悄然隐退。青琐将怀里的令牌示意了一下,侍卫恭谨地单跪在地,她有点吃惊的晃了晃手中的令牌,对她来说,那令牌只是允许她随意进出碧云轩而已,并没有多少深刻的涵义。收起令牌,她轻轻款款的进去了。

    旭日高照,白日里的碧云轩更加的富丽堂皇。清美的倩影穿行在这幽静的迂廊之中,转过花枝簇拥的小道,映上轩内华美笼纱的门帘。

    门轻轻的开了,大肚弥勒佛咧嘴朝她开着笑脸。周围寂静无人,连怀揣佛尘的内侍也不见所踪。青琐料想他们就在内室,不可鲁莽进去,自己就在外面候着吧。她就蹑手蹑脚的退了几步,双眼盯着内室的门帘。

    这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嗤笑声,她愕然的回过头去,皇帝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的后面,一身闲装,笑盈满脸,神情也是极轻松的。

    “皇上——”她失声的叫道。眼前的皇帝比以前憔悴了些许,隐隐的呈现出一丝病态,然而没有外界传说的那般厉害。

    “丫头,你看朕来了?”他凝神看她,神情忽明忽暗。

    “您的病…”青琐茫然的看着他。

    “朕病了。”他已经敛起笑容,一道凌厉的寒光从他的眼中转瞬掠过,口吻严肃:“朕的确病得很厉害。”

    一股酸涩苍凉之情潮水般涌上心头,她顿时泪流满面。

    “别哭,朕不会有事的,傻丫头。”看着她手抹眼泪的样子,皇帝的眼里有了一丝哀伤,手轻轻的搭住她的肩,沉沉的叹了口气。

    “你早点回去吧,记着不许对任何人讲朕的事情。”他温和的说道:“别忘了来看朕。”

    青琐迷惘的望着他,她忽然觉得眼前的皇帝是那么的深不可测。以为他病得很厉害,这几日牵挂着,她怀着哀怨矛盾的心情重新来到这里,是因为想见见他。他并无大恙是不是?隐约中她觉得事情并未如此简单,只是她不懂。她单纯的以为,皇上没事了,她可以继续安心的回去跟胖婆一起过属于她们的日子。

    青琐跪拜辞别,因为寒冷她穿了廉价碎花的棉裙,她做不起用湖青面料裁成的锦绣厚衣,春葱般白皙娇嫩的手指上没有金玉甲套的痕迹,脸上也没有任何脂粉颜料,就是清谈而朴实,那隐隐的粉红散发出璞玉浑金般的光泽。

    皇帝站在轩窗旁,那一抹清淡的身影隐入了花木深处,轻灵的声音还在耳畔萦绕。竹影扶疏,绿玉般的柔韧身姿轻轻摆动,撩动得他的心多了无限的惆怅。

    转身步到楠木天然案几上,他拨开砚台水注,拿起了那只雕花木镯。他派人在水池里搜寻了半天,积雪融化后,宫人却无意在下游的御沟里发现了它。今日一见到她,透过室内氤氤的光影,他有一刹那的惊艳,这孩子竟出落得如此美好,恍惚之间,只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

    “秋菱?”他呢喃着这个名字,眼光落在手镯上的五个字上,记忆大门豁然洞开。

    某一日皇后身子有恙,他前去探望。也是在外殿氤氤的光影下,有个宫女跪地迎驾,他径往里面走,眼光只是轻易的一瞥,她刚抬起头来,他突然的滞步了——他看到了童淑妃的眼睛。

    他回身步到她的面前,她又惊又怕的看着他。他感到好玩,贴身将她逼到殿柱旁,手指抬起她的下颚,注视着她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秋菱。”她羞得垂下了眼帘。

    他笑了,依然抬着她的下颚,看着她娇羞欲滴的样子,他情兴勃发,低头开始吻她。她没有一丝的抗拒,只是笨拙的回应着,身子却一个劲的发抖。他搂紧了她,更深的吻下去。

    “臣妾恭迎皇上。”后面传来皇后的声音。

    他放开了她,低声在她耳边咬了一句:“下次朕再来。”

    下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偶然从皇后宫经过,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信步进去了。她就在殿外独倚朱栏,手里拿着一个木镯用小尖刀专心的雕花。四向寂寥无人,砌下落花,春色恼人,她的双眸又是愁痕点点,含情无际,他不禁勾起怜惜之情。

    轻挽起她的纤纤素手,在木镯上雕刻那五个字,虽无山盟海誓定钟情,那副情景不是人惜春也是春恋人了。那些软绵情话撩得她的脸愈加的如醉后风神,千般妩媚万种温存,他早喜得情意旖旎,神魂飞越,拦腰抱起娇柔身躯往殿内走…

    他仰声长叹,不知道为了自己以前的荒诞无度,还是为了那丫头。他迟早会将手中的木镯交到她的手中,只是现在还不能。

    丫头,对不住了。他是不忍心将她也卷入这场险恶的旋涡中,可她确实是枚诱人的鱼饵,他将它抛出去,耐心等待着楚士雄这条大鱼落网,他坐享渔成,即便他不知道胜算有多少,他已经暗中行动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