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十七章 三分春色二分愁

章节字数:2523  更新时间:08-04-18 19: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殿下请。”楚士雄站在殿门口,拱手道:“皇上已经大半月未上朝了,今日可是开天颜啦。”

    天清怔了一怔,敷衍笑说各位大人请吧。大家便拥了天清,众星捧月似的往殿内走。

    “哈哈…”皇帝一身明黄,在宫女宝扇的簇拥下,笑着迎将过来。天清正想叩头行跪,皇帝突然的咳嗽几声,抚住胸口,脸色大变。身边的内侍一把将他抱住,免得他沉重的身子往地面倒。

    “父皇!”天清大惊失色,半年不见,父皇怎么这个样子?

    “没事,没事。”皇帝冰凉的手心放在天清的手上,在他和内侍的搀扶下坐回到了御座上,并将他叫到身边坐下。

    “皇儿治虫有方,豳州百姓欢欣鼓舞,今年看来是个丰收年啊。如今西南一稳定,朝廷就可以全力对付突厥。朕今日痛快,国富民安,我朝皇儿功不可没,今晚大宴,为皇儿接风洗尘。”皇帝面朝殿内王公大臣,声音虽是虚弱,但充满了愉悦。

    众人齐呼万岁。

    天清环视两旁,不见天濂的身影,问道:“父皇,怎么不见皇兄?”

    皇帝一听,拉长了脸,满脸失望:“前些日说是养病,他连早朝都松懈了,哪像个太子的样子?”众臣见皇上动怒,自不敢吭声。皇帝缓和了一下神色,说道:“楚爱卿,柳爱卿。”

    楚士雄和柳南天次序出班。

    皇帝拉了天清的手:“清儿对军政一贯低调,从不主动参与,如今自然不同了,往后靠你们诸位多加协助才是。朕期望二卿维护朝野,且要相互沟通,同心辅政。”

    “臣叩谢圣恩。”楚、柳二人磕头谢恩道:“蒙皇上信赖,臣誓死报效朝廷。”

    皇帝在内侍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瞧着跪伏一地的臣子们,笑说:“都起来吧,今晚爱卿们想干啥干啥,尽兴欢庆。不要拘于君臣礼仪,更不要你们陪驾,朕也呆不了多大会儿,兜一个圈子又回銮了。”

    “恭送圣驾。”

    楚士雄和众大臣自然知道皇帝的病势,皇上如今呆在碧云轩里,想见龙颜连皇子宠妃也不存奢望。今日挣扎着出来,足以说明天清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望着天清的脸上露出了受宠的沾沾自喜,楚士雄的笑意隐去了,眼睛了闪动了一丝寒光,谁都没有发现。

    夜晚的天清宫张灯结彩,红烛高烧,亮如白昼。在京正四品以上的官员,从都尉楚士雄到九卿,内务府教坊乐坊,包括皇室贵胄中的王爷和闲散的王孙全都来了。宫门外车水马龙,官轿骏马一直排列到青石道的尽头。

    宴殿内座无虚席,大臣们纷纷恭贺天清,话题自然落在他的身上,言辞里又多了恭维虚夸。天清依旧淡淡的笑笑,眼光时不时的朝殿外望去,皇兄答应过来,他的心境极好。

    周总管操着公鸡腔在唱和,官员们全都乱哄哄的起来。天清顺着人们的眼光望去,天濂差不多到了最高一级台阶了。他轻缓一口气,瞧着天濂的身影,紧接着他的心里沉了沉,天濂的身旁空无一人。

    天濂一踏进殿门,大家都随着天清驻足距离两丈余,又都随着天清跪伏磕头请安。天濂精神不错,一副没事似的,挥手说都起来吧。

    到了天清面前,他拉着天清的手说:“清弟,你不来请我一样来。你是有出息了,父皇赐给你那么多的荣耀,我打心里为你高兴。”

    天清问道:“听说前些日子皇兄受了风寒,今晚怎么一个人来?”

    天濂笑道:“我当然是一个人来了。”

    “青琐呢?”天清脱口道。

    天濂微微蹙眉,脸色有了消沉:“你说那个丫头?早走了。”见天清一副茫然,他冷哼一声:“这里吸引不了她。”

    “为什么?”天清愕然。

    “别再提她好不好?”天濂不耐烦了,负气地说道:“她那个太子妃本来就是假的。”

    天清虽内心有无数的疑问,看天濂脸色逐渐阴沉,盛典之下只好沉默了。心里却有一抹的欣喜幽幽而生,原来她是不属于皇兄的,他就有机会找她去,对吗?

    周总管匆匆进了内殿:“殿下,皇上皇后莅临了,辇驾快到宫门了。”

    天濂懒懒的坐在位置上不动。天清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皇兄,快去接驾。”天濂慢吞吞的起来,天清瞧着天濂缓慢的方步,轻声对天濂笑道:“皇兄,是你陪驾,还是我陪驾呢?”天濂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父皇莅临你的行宫,自然由你陪驾了。”

    天濂站在殿门口,眼看着皇帝在宫人的搀扶下一步步艰难的往大殿挪动,天清跑过去叩礼,父皇随即笑咪咪的接住了他的手。后面的凤辇上,几个宫女伺候着皇后款步而下,皇后的目光随即落在他的身上,他无端的烦躁起来,一甩袖子回到了内殿。

    又是一阵跪拜迎驾,皇帝携着天清进了内殿,皇后仪态万方的随驾步入。

    皇帝一副满足的样子,笑说:“父皇到这里来瞧瞧,随后就要回去了。父皇一直盼着你有出息呢,这次豳州之行,足以证明你有控制局面的能力,内心甚慰啊。”

    皇后插上一句:“濂儿也能干呀。天下谁不知咱濂儿少年英才,文韬武略?”

    皇帝并不搭腔,兀自在榻上坐定。皇后见天濂一直沉默的不说话,便笑盈盈的说道:“母后又有半月未见濂儿了,你又不让我去你宫里,真是愁煞母后了。今日你父皇在,母后得说一句,萧丞相的侄女,还有沛国公的小女,我是看着喜欢。上次我已透了点风,人家巴巴的等着,这回你又没声音了,叫我怎么交代?唉,你这个小冤家,何时让母后省心呦?”

    她本来是说给皇帝听的,皇帝一旦点头,天濂自然无话可说。那料得皇帝扫了她一眼,责怪道:“来到清儿这儿,你怎么扯上东宫的事。”

    皇后噎了声,又羞又恼,扯着绸帕不说话。皇帝只呷了一口茶水,站起来想走的样子,指了指天濂道:“那丫头又惹你气恼了是不是?你贵为太子,岂可沉湎于儿女情长?振作点,别让父皇失望。”

    天濂垂首不语。

    皇后含怨看了天濂一眼,满肚子掬了一捧泪水,跟着皇上出了殿门。面对跪伏一地的众臣,她一眼认出了楚士雄的背影。此时楚士雄正微微抬眼,俩个人的眼光对上的一刹那,他又迅速地将目光移开了。皇后的心凉了凉,在众臣一片恭送声中,袅袅细步上了辂车。

    刚出宫门,前面皇上的车马蹄声促促,皇后撩着车帘望去,皇上的马车离着她迅速的跑远,继而车马的影子在黑夜里消失了。

    “李总管。”她轻咳一声。竖着耳朵听,还能隐隐听到从行宫里传来的舞乐声,此时的天清宫里一定沸腾了。

    “老奴在,娘娘。”李总管花白的脑袋探了进来。

    “你问过楚都尉了?他说了些什么?”

    “这…老奴不敢说。”李总管支支吾吾的。

    “你说吧,说来无妨。”皇后沉了沉声,慢慢抬起手中的绸帕,用牙齿咬住了一角。

    “楚大人只说了四个字,他说您是——”李总管顿了顿:“妇人之见。”

    只闻嘶的一声,绸帕被咬破了个口子。皇后冷冷一笑,尖锐的声音细薄如刀:“那丫头把濂儿的魂灵都叼走了,他还等到何时动手?”两手向边头一扯,那块绣着百鸟朝凤的绸帕就被撕成两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