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远情深恨与谁论

章节字数:2710  更新时间:08-04-27 07: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都尉府。

    都尉府是宁静的,虽然没有气派巍峨的翎德殿,层楼叠起的碧云轩,却是仅次于皇家宫殿的地方。楚士雄喜欢在都尉府置留,完全享受一人在下的尊贵和荣耀,喜欢一种优越感。他的属下进入都尉府也是神神秘秘的,不到非来不可,没人敢私自进来,即便接见也是携了一摞文翰,一副谈公事的样子,匆匆去又回。楚士雄表面一张温文尔雅,淡笑从容的脸,凡是接触过的都知道,楚士雄要是板了脸,那是极有威慑力的,属下多半大气不敢喘。

    这段日子都尉府人员进出频繁了,楚士雄和他的僚属们,像冬眠的虫子蛰伏在京城。

    此时他站在廊檐下。开春以来,天公不断的下雨,今日又下了,密密麻麻的。雨滴穿过廊檐,飘洒在脸上,一份清凉铺面。楚士雄感受更多的是来自碧云轩深处的清凉和寒意,他隐约预感,皇帝已经掌握了一些局面,心里大概做出了选择,还有那个丫头的出现…皇帝的心思他这个都尉无法左右,臣子如何能够代替皇帝的意愿呢?只有一种办法——而且要当机立断,不能再耽搁了。

    “大人。”

    “怎么样?”

    “小的已经看见她进宫了。”

    “不错。”

    他的脸上荡起一层笑意。

    青琐撑着竹骨伞,缓步朝碧云轩内走。迂廊静寂,鸟儿无声无息地掠过花丛,朱门开着,内侍抱着拂尘打盹。听到脚步声,睁开双眼,叫了一声姑娘早。

    “烦请公公禀一声皇上,就说青琐想见皇上。”

    “姑娘有所不知,皇上心情不好,昨晚还骂了些话,您小心着。”

    青琐缄默半晌,又说:“公公,您说皇上不会有事吧?”

    内侍微笑:“瞧姑娘这话问的,菩萨保佑。”

    青琐说:“公公,您进去回一声。”

    内侍道:“姑娘进出碧云轩,用不着回禀,您请。”

    青琐施了礼,轻盈的挑帘儿进去。

    “青琐叩见皇上。”

    “是丫头呵,坐吧。”皇帝从书案里抬起一张忧苦的面孔,说:“朕的心很乱,糟糕透了。你来得正好,你陪朕说说话吧。”

    青琐说道:“菩萨保佑皇上,您会康复的,您别太累。”她说不来那些客套话,只能笨拙的讲。

    岂料皇帝听了笑出声来:“看你的神色,必定有事,说吧。”

    “青琐想求皇上一件事。”她咬了咬唇,显得吃力:“奴婢有个兄长,武艺高强,剑术出奇的好。他向来漂泊不定,四处投靠。奴婢想请皇上…请皇上给他一个小官做。”她越说头垂得越低。

    皇帝笑起来,笑得很开怀,好容易止住笑:“原来是件小事情,朕答应。回头下个手谕,让他去——”

    “不,皇上,”青琐急忙说道:“奴婢想让他在您身边当个侍卫,您多担待。”

    皇帝敛住笑,似在凝思。青琐唯恐皇上不允,又急急解释着:“任大哥真的很厉害,几个人联手都敌不过他,他还救过奴婢的性命呢。还有,他的剑真是好剑,您要是不信,让他露两手给您看。”

    皇帝饶有兴趣的颌首:“那就把他带来,朕要试试他的剑法。”

    青琐满心喜悦的叩了头,这些天来第一次开了笑颜。

    “朕也有样东西送你。”皇帝想起什么似的,唤了内侍。内侍会意的称喏,不一会双手捧着檀木盒子过来,跪举在青琐的面前。

    “拿去试试。”皇帝一脸笑意。

    青琐好奇的揭了盖子,睁大了眼睛,惊喜的低呼一声。双手捧了出来,一抖,一件湖青色的衣裙展现在她的眼前。细密的玉兰花缠枝织锦,金丝绣片闪闪,让她觉得好一阵恍惚。

    “好美。”她赞叹着。

    “朕御宴时,曾见过你穿这种颜色的衣服,觉得很适合你。”皇帝含笑,加重语气:“记着下次穿着它过来。”

    青琐的心像早春桃花盛开,溪水欢快纵流,轻盈的飘浮。这是皇上送给她的,正如她五岁那年紫桐送给她的小衣裙,送她的,都是她的亲人。

    她喜滋滋的捧着木盒回去。回头望着金碧恢弘的皇宫,她感觉皇上是那么的亲切,周围都弥散着暖煦的光芒,她的心被暖情和亲情溢得满满的,热融融,甜腻腻。

    三天后的一个黄昏,青琐带任浮去皇宫。

    任浮双臂环胸倚在屋门,敛眉望着灰蒙的天空,暗淡的云彩越袅越高,远没有散的意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雨了。

    “任大哥。”青琐在后面唤他。

    他有点迟缓的回过头去,睁着迷蒙的眼睛注视着她。青琐身着一袭湖青,皎皎琼姿花貌,那纤盈而风雅的气韵让人觉着她本身就是这件绫罗的化身,仿佛桃花带雨坠落,惊动神灵,让她化为林中仙子,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画也都难,让任浮着实痴了。

    “好像要下雨了,明日再去吧。”他有点结巴。

    “说好是这个时辰的,难道皇上像咱们这般空闲啊,他答应见你,已是咱们的造化了。”青琐笑着推了他一把,又不放心的帮他整平了衣袍:“任大哥,你要好好表现啊,让皇上喜欢你…以后咱们会好起来的。我娘,胖婆是不会白死的…”还没说完,她的声音已经哽咽了,双目盈满了泪水。

    任浮沉沉的答应着。

    皇宫内,守卫恭谨的请他们进了碧云轩。踏着花径往内走,此时最初的暮色岫云一般缠绕在高耸的殿宇上端,瞬间又模糊了,惟那翅檐下的风铃,细微的敲击声飘落下来。瑞蚨瓦子,楼宇间重重兽脊,轩外绰动的竹影…一切都掩映出诡秘的色彩。

    内侍恭候在外面,迎着他们微蕴笑意:“姑娘来的正点,皇上今日嗓子疼,吃过药正歇着呢。”俩人都谢了,由内侍迎着进去。

    远远的望去,偌大的轩室内,皇帝一身明黄端坐在案几上,周围重重的幔帐让室内显得蒙蒙胧胧,俱不清晰。清风微拂,一道灰淡的暮色从皇帝后面的轩窗丝丝渗进来,因是逆光,青琐只能模糊地看到皇帝的轮廓。

    “叩见皇上。”青琐扯了身边任浮的衣角,二人跪地叩拜。

    “免了,起来吧。”皇帝沙哑的声音:“这就是你的任大哥?”

    “是的,皇上。”青琐愉悦的回答。

    皇帝似在端详着任浮,室内昏暗的光在他的脸上烙下重重变幻莫测的影,半晌颌首道:“不错,你带来的大哥自然是好。朕也相信自己的眼力,的确是个好人才。听说你的剑法不错,舞一个给朕如何?还听说你一直剑客生涯,朕倒要问你几个问题。”

    任浮抱拳称是。

    皇帝轻咳几下,示意青琐道:“你且去外面候着。”

    青琐应诺着走开,临出帘子时还回头给了任浮鼓励的微笑。

    掩映在竹林中的碧云轩是个独特的庭院,一面假山横卧,山体高下委曲,藤萝蔓挂,古木参天。另两面连接亭台楼阁,中间樟树朴树华盖如云,越往里面走,越觉清雅幽静,隐约有宫人走动穿梭的身影。青琐止了步,不敢再往里面探究竟,退回到碧云轩外。

    倏忽间一抹身影掠过竹影,等青琐定睛去看,已然不见。微风乍起,万竿摇空,如细雨沙沙轻落。她纳闷的想,难道自己眼花不成?小跑着往迂廊方向张望,任浮绀色的人影在迂廊一带时隐时现,飞速地在通往出口的曲径幽道消失了。

    她奇怪的嘀咕一声,突然感觉到了异样,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人慌乱地冲入轩室。

    门帘垂落,锦绣迤地的幔帐中飞溅的血雨,忠诚的内侍倒在血泊中。案几旁那身明黄此时仿若一尊阖目的泥塑,合着一张因扭曲而可怖的脸孔,鲜血,正从明黄色的龙袍汩汩流淌而出。她看不到昔日坚定目光下的奕奕神采,那生命原来和寻常人一样的脆弱…

    一记惨绝的嚎叫,那声音一如切肤的利刃,穿透了碧云轩上空。

    闻听到惨叫声的宫人纷纷从四面跑出,朝轩室围拢过来。

    碧云轩重又归于沉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