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但凭魂梦访天涯

章节字数:1987  更新时间:08-05-06 17: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手疾眼快,用另一只空手捉住了小金蚕,但是仍然感觉手背似被细微的蛰了一下。他使劲地将小金蚕甩到了地面上,接着用脚尖往上面踩了踩,小金蚕自然一命呜呼了。

    站立在殿内的宫人慌忙地围拢过来,天濂指了指金蚕的残骸,又指了指一地的南夷猩唇:“你们且收拾一下。”抬手仔细的瞅了手背,觉察不出什么。“一个小虫子而已,定是不小心让它跳进去的,或者明雨故意吓唬吓唬我?”淡然一笑,也就把这事置在一边了。

    今夜的皇后与往日的繁丽叠坠不同,一身淡妆,浅色的云裳也没有大镶大滚的,两鬓茉莉花如雪,显示出青溜的一簇乌云。人看起来比寻常消瘦几分,倒添了一丝伶俏,三分年轻。盏盏红烛在金丝纱的映照下愈加明耀照人,四处暗香轻缭,两边侍女垂眉敛目侍立。

    “皇太后,都尉大人来了。”帘外的侍女禀道。

    皇后听到称谓有一刹那的怔忡,心中百味萌生,不知所云。楚士雄进来,听到唱礼似乎也滞了一下,再看皇后淡淡地在凤榻上端然静坐,合着周围的绰绰烛影,不由得牵了牵嘴角,慢慢的下拜,并未低头,斜眼朝着皇后露出刻薄调谑的笑容。

    皇后只装作没看见,手中的绢帕缓缓遮住樱唇。看着室内的侍女屏声引退,然后,拿绢帕的手一颤,一松,帕子的一角如绽开的花瓣无声垂落,露出帕上精绣的牡丹,浅淡一笑,优雅而自若。

    楚士雄已经站起来,似乎瞧见了她的笑意,他抑住蹙眉的冲动,唇角仍是似无似有的笑。

    “皇太后好不好笑,随为臣去大宝殿就知道了。”

    “濂儿,他没去太子宫?难道今晚宿在大宝殿了?”皇后自若的笑意变淡了,透着盈光乌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定楚士雄。

    面前的楚士雄缓步附在皇后耳边,低语道:“别急,听我说…”

    夜风乍起,沿道上间隔盏盏对纱灯,光华璀璨水线般流转。两边枝繁叶茂的攀藤绿木,一枝枝地沿着青砖石缝蔓延,铺展在脚下,清香临风吹送。皇后却觉得一股股甜腥的味道在鼻孔下盘旋绕回,她差点呕吐出声。握着绢帕的手死死地按住心口,只想着,这回真的由不得我了。

    寝宫里楚士雄对她细细低语:“新皇他中蛊了,那丫头是没得救啦。”

    皇后如同被人推进了冰窖里,掩在绢帕下的牙齿咬住唇,仍感觉头晕目眩。

    “是你和柳南天干的吧?你敢这样对濂儿!”她愤怒地盯住楚士雄,后者凌厉的目光鹰隼般冷射过来。她看得清晰无比,那一瞬间,眼前的楚士雄是可怕的。

    “没问题,等事情完毕,柳大人会治好他的。”楚士雄轻描淡写着,径直转身去了。

    大宝殿内因为宫人从未见识过中蛊的症状,只道新皇嗜睡,就只有两三名内侍守在殿内。皇后呆呆地站在殿门口,床榻边的烛台都几乎燃得尽了,一片昏黄的光芒。天濂就在昏黄的光里静静地躺着,夜色迷朦,似雾如纱,她的眼睛也蒙了雾,湿光光的一片。后面的楚士雄轻轻地干咳一声,她惊醒过来,移动莲步往内走。

    内侍领会到皇太后跟楚大人有要事,急忙点燃了鎏金烛台,天濂周围通亮。

    “濂儿…”皇后低唤。

    天濂支吾了一声,翻身,睁开眼瞧着她,露出孩子般的笑意:“母后。”说完就来拉她的手。

    淘气顽皮的样子,亲昵自然的动作,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直模糊在记忆里的片断,仿佛一串断了线的珍珠,如今被天濂一系列的动作串起。往事轰然倒塌,皇后恍惚看见十岁的天濂,睁着迷茫率真的眼睛,黏着她要听仙女的故事。那时她嫉恨阮贵嫔,密谋柳南天施蛊加害阮贵嫔,那时她相信天濂不会有事的,就如现在…

    她蓦的抱住天濂,失措的轻叫:“不会有事的,濂儿,不会有事的…”

    “什么事?母后?”天濂嬉笑地问,他的表面让人看起来相当健康,神智相当清楚。但是,楚士雄阴鹜犀利的眼早就看透了眼前乌黑的眸子里是空洞洞的,蒙了层纱似的黯淡无光。

    皇后顿了片刻,才浅浅一笑:“楚大人带了两个急奏,要请你批呢。”

    天濂懒在榻上,仍不起身,仰起脸朝着楚士雄抿唇轻笑:“要怎么批啊?”

    楚士雄不急不缓道:“皇上只管在急奏上盖上玉玺即可。”

    天濂一听恍悟,坐起身,叫道:“玉玺呢?”

    那边垂立的内侍一听,传了过去,一会捧着玉玺走了过来,小心地放在案几上。

    这两个奏本,一是普通的京城调拨军粮的事,另一个则是六部包括楚士雄在内的联合上奏,共斥青琐累累罪行,请求新皇切勿迟疑,立即按律法办,斩立决。

    “皇上,您先看一下,再盖不迟。”楚士雄将奏本倒呈在天濂的面前,两眼死死地盯着他。

    天濂张大着眼睛,眼光在奏本上泛泛地飘过,头也不自然地轻微晃动起来。皇后的眼皮不经意地跳了跳,将玉玺递给了他。天濂的神情似乎躁乱不安,抓过沉甸甸的玉玺,按照皇后的指点,玩儿似的盖在了奏本上。

    末了,他忽然又站了起来,两眼迷惘地环视着四周。楚士雄心下释然,趁机将盖了玉玺的奏本卷了起来。

    天濂径直往殿门走,皇后略显慌乱,连忙在前面挡住了他,陪笑道:“濂儿,你要去哪?”

    天濂自顾说着:“我回行宫。”接着沉思,一本正经道:“她在等我。”

    “她…”皇后微微一愣,表情淡淡的:“对,她在等你。”回头唤内侍:“来人,伺候新皇回太子宫。”

    青琐是在等,她一直在等。可是,当牢房的铁锁再次打开时,她等来的却是一纸宣判她死刑的诏状文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