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一章 风里落花谁是主

章节字数:2692  更新时间:08-05-06 17: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突然,一边的人堤眨眼间缺了个口似的,哗啦一群人潮水般涌了进来,藏在身后的刀剑纷纷亮相,守卫的公人缓不过神,只能用长矛挡住,刀剑交缠,双方厮杀起来。

    监斩官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急忙喊道:“有人劫法场,快抵住!”在场的公人衙役抄了手中的武器赶去支援。另外一边又出问题了,但见十几名头戴蓝布头巾的杀入,目标十分明确,不等公人近前,执剑猛掼过来,那边的公人顷刻招架不住了。眼前刀剑闪烁,尽是铿锵的金属碰击声和惨叫声,看热闹的人们初始目瞪口呆,马上明白出事了,尖叫着,哭喊着,四处逃窜,场面一派混乱不堪。

    声起剑到,眼看挡不住,监斩官在惊骇中大呼不止:“快杀了犯人!”一面在几名公人的保护下撤退。

    青琐也被眼前发生的看呆了,郐子手领命举起了手中的法刀,阖目中青琐猝然听到了背后的断喝,感觉一股寒气飘过,只听得有人惨叫,她的身子瞬间被人提起。她睁开眼,郐子手已被刺翻在地,法刀滚到了一边,耳际有低沉的声音响起:“快跟我走!”

    青琐蓦的回头,原来是个白衣蒙面人,青琐脑海一闪,此人好生熟悉。只是容不得多想,四面已经有人包抄过来。那个白色的身影挟了青琐轻盈的身体,蜻蜓点水一个起落,掠过场子,又沿道飞扬着手中的剑,挡开了试图阻拦的长矛短刀,向着场子外飞速奔去。

    白衣人拉着青琐一路狂奔,前面道口一匹枣红色的马似已静候多时,白衣人一跃上马,弯身伸手拽住青琐,青琐落在那人的背后,双手死死的抱紧那人的腰,身子紧贴着他的后背。那人勒紧马缰,马儿咴咴作响,青琐感觉长发飘动起来,瞬息之间,人马离着人们的眼光愈来愈远,没过多久便在地平线上消失了。

    青琐使劲地闭着眼,一路感觉耳边都是风声,马蹄声,前面那人耳边的一绺发丝时不时的拂过脸颊,她生怕自己一睁眼就会被掉落下去,只是死命地抱着那人的腰。渐渐地她开始适应了,脑子也逐渐清醒,老天和她开了个玩笑,她竟然没死,她被人救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停了,马蹄声慢了下来,她听见了鸟鸣声,于是她睁开了眼睛。

    这才发现他们走在一个陌生的山坡上。举目是无边无际的树林浓荫,在这炊烟绝迹的地方,有两间草庐在半山的一块宽敞处兀现。再靠近些,草庐四周用旧篱笆围着,斜插的青竹因风雨长期撕裂已褪去颜色,粗糙的竹丝刺向天空。门脸上端随意铺陈的雨被,经了风霜成了灰霭色的结巴草,上面点缀着旺长的草稞,在阳光下或多或少添了一丝生机。

    一个蓬头垢面的农夫,侧身躺在一棵榕树下,骨骼嶙峋弱不禁风,睁大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见他们,蹦跳着跑过来,手指比划着嘿嘿直笑。

    白衣人解下蒙在脸上的黑布,跃下了马,抬眼望着青琐,含着似有似无的笑,将手伸向她。

    青琐的双眼死定住他,待身子一落地,毫不犹豫地一挥手,对方的脸上挨了清脆的一巴掌。

    “你这个坏蛋!卑鄙的家伙,你还来救我干什么?”她嘶声骂着,又想动手,手腕已经被牢牢地攥住了。

    “因为我不愿你死。”任浮还是淡淡的表情:“我只是奉命杀皇上,并没想让你跟着去死。”

    “你杀了皇上,你坏蛋!我不会饶恕你的!”青琐狂喊,眼泪飞溅:“是不是那个楚士雄指使你干的?你骗了我,骗了胖婆,你是个大骗子!”

    “你听我说。”任浮本来不善言辞,这回更是解释不清:“我承认一开始接近你们,是设计好的。可是后来,并没有骗你什么…我也不忍心…你被抓了我也难过。所以我回来救你。”

    “多谢你的好意。”青琐冷笑:“那么就请你送我回去吧。”

    “你哪儿都去不了,官府现在肯定四处搜捕你。”

    “你们不是来了很多人吗?官府抓你们还来不及呢。”青琐挖苦道。

    “我不知道,我就一个人。”

    青琐微微一愣,也不多说,挣脱了攥她的手,愤恨地瞪了他一眼,回身就走。

    “你去哪里?”任浮在后面嚷嚷。

    “不用你管。”青琐只顾往前走。任浮大步追上前,不容分说,一把就扛起了她。青琐愤怒的叫骂着,手脚在他的身上又打又踢,任浮扛着她进了一间茅庐,随手将她扔在一张大木床上。

    “就在这里歇了,哪儿都不许去。”任浮说完,甩了木门出去,青琐噌的起身去开门,外面咔的一声,门被倒栓上了。

    青琐无奈地折回屋内,见四壁空落,床帐又破又脏,蒙了一层的灰尘。惟那西山墙上的竹橱,散乱着几只竹编的篮子。几把竹凳围着竹编方桌,青琐拿了一块旧麻布扑打,荡起的灰尘浅飞,将她逼到竹栏窗旁,她看见那个哑巴坐在榕树下朝她咧嘴笑着。她失望地望着渐渐变淡的天色,在屋子里回荡徘徊。

    暮色四合,屋内的光线暗淡了。任浮不知怎么弄来一碗米饭,上面放了几片熟菜叶,将碗放在桌面上:“你将就着吃吧。”说完就走,并未关门,他知道青琐这回是不会走了。

    果然青琐只是走回桌面,她已饥肠辘辘,便慢慢地吃了起来。探头看外面,任浮和哑巴坐在屋外的石凳上,对酌着清酒,喝得正欢。

    到了晚间,外面星星闪烁,青琐倚靠在床墙旁,拉了拉有着霉味儿的棉被。任浮一声不吭的进来,一手抱了一堆干草,一手提着一盏豆油灯,豆粒大小的灯点闪烁,驱散去一屋的黑暗。任浮将豆油灯挂在屋柱上,又弯身将干草平整地铺在床边,然后在草堆上坐下,身子半靠在床沿。想是人累了,又喝了酒,功夫不大,随了轻微的呼噜声一飘入梦。

    青琐安静的蜷缩在床上,映在床帐上的剪影随了灯光摇曳不定,遮住了仍带着仇恨的目光。隔了几块木板,倚在床沿的那个人,不是她的兄长,原来是个杀人凶手,他杀了她的亲人。

    夜风透过竹窗微微吹送,摇摆不宁的灯影犹如无数条狂舞的藤条,缠住她的脖子窒住她的呼吸。她低头看着任浮,竭力含住眼里滚动的泪,既不哭也不叫,悄无声息的爬下了床。蹑手蹑脚摘下了屋柱上的豆油灯,用手指提起灯芯,见里面的豆油少得可怜,她很是失望。这时的任浮毫无动静,她将豆油滴滴倒在任浮坐着的草堆上,她小心地做着一切,最后将还在燃烧的灯芯放了进去。

    一串火苗猝然跃起,并不大,发出兹兹的细微声响,火舌欢快的跳跃,火势迅速蔓延开来,即刻烧到了任浮的袍角。任浮鼻欷一动,猛然睁眼,站在面前的青琐古怪地朝他一笑。

    任浮大叫着跃起身,挥起身上的剑斩断了窜着火苗的袍角,又用剑拨动燃烧的草堆到屋子中间的空地上,然后指剑朝着青琐怒目而叱:“你想烧死我?我杀了你。”

    熊熊火光中,青琐仰着头毫无畏惧地看着他,声音冷森森的:“我烧不死你,那你来杀我呀。”任浮无奈垂下了手中的剑。

    青琐冷笑,还不放过他:“这把剑不知沾了多少平民百姓无辜者的鲜血,连大胃国君王也死在这把剑下,你以为你是盖世英雄吗?你身为侠士,却受奸贼利用,乱我朝廷,真是替你可惜。有本事你拿它赴战场杀敌去,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她的话直白凛切,句句锋利,任浮没想到青琐小小的弱女子竟说出这样的话来,失神地看着她,眼中的赤红开始渐次退去,草堆燃尽,火熄了,周围又是漆黑一片。

    黑暗中任浮听到青琐冷冷的声音:“歇了吧,你放心,我不会走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