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五章 柳暗花明春事深

章节字数:2213  更新时间:08-05-07 16: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路赶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任浮有暗示的吆喝声,青琐移近车窗边,掀起护幔的缝角,向外察看。

    城门,戒备与以往相比更加森严,高墙上贴了几张悬赏告示。几名拱卫的士兵甲衣鲜明,佩刀站立两侧,凡是看见可疑人马,必定上前阻拦盘问。青琐心里犹豫了,看来贸然进去必是凶多吉少。

    任浮早就察觉,将马车停在一家茶舍边的榕树下。跟青琐商议着是不是自己先进去,然后让明雨他们出来与她见面,到时候让明雨再替她想办法。青琐想想这是上上之策,无奈答应了。任浮关照她在车内务必等候,青琐也是点头,眼望着任浮随着源源不断的车马人流,不急不慢地向城门深处走去。

    任浮转了几处街面,前方就是明雨所在的宅院。石板路铺就的街巷,僻静幽深。春日里的绿藤爬满了院墙,几处角檐下,阴暗角落处,一些形迹可疑的人无声地拱立着,看去只是几条面目模糊的阴影而已。

    这哪里能逃得过任浮敏锐的眼睛?他若无其事地拐进了另一条小巷。方转过一处转角,远远望见一众侍卫簇拥着楚士雄和柳南天二人疾步走来。任浮烟一般的身影迅速地隐没在角落阴暗处。

    “都尉大人,还没看见新皇出现。”

    “这都一夜过去了。”柳南天阴沉的声音:“你们再分头去找,全京城各个角落都不许放过。”

    “传下去盯紧点,一见江明雨出去即刻汇报。”

    一簇人匆匆而过,任浮抬眼望了望明雨家飞翘的檐角,迟疑了一下,还是无声无息地退了出来。

    青琐焦急地呆在车内,时不时伸出脖子朝着城门张望。终于看见任浮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城门外,再看他后面根本没有明雨他们,她满眼失望。

    任浮沉默地走到她的面前,沉吟片刻,道:“明雨家被楚大人监视起来了,听他们说新皇从宫里出走,不知下落。”

    青琐茫然地望着他,喃喃自语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心想,上次劫法场的是不是明雨少爷他们?

    任浮的话语打断了她的思路:“你连自己都顾不了,还去管别人?”看她沉默着,又添了一句:“还是跟我回山里避一避,等以后我再探点消息。”

    青琐苦笑,茫茫天涯路她竟是无处可走。她还能去哪里?命运又将她和任浮两个不同的人缚在一起了。也许她也即将过上流浪逃亡生涯,这京城恐怕难回来了。

    “你先带我去一个地方。”她突然说。

    任浮回到车上,在空中打一个鞭花,马车在鞭声里,顺着林荫道,向远方驶去。

    路边杨柳无数,沿道生长出纤绵葱郁的青草,树林重新披上了新装。不知道阑池周围年年生机勃勃的绿,会不会化了积淤在她心中的尘埃?

    她和他第二次见面,是在去年春天的这个日子吧?在河岸边的柳林间,在明媚的春光里,在无数踏青的步履中,她那时轻盈得犹如春天的精灵,无甚特别的容貌却满怀天真。他在轻飘荡荡的船头看见了她最自然的一面,不惜屈太子之尊,朝着她喊丫头,那时他是不屑她的。那无意间轻撩的袍袖,在她眼前一闪而逝的孩子气的笑意,却令她心跳不已。

    随着阑池的越来越近,她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越来越紧张的呼吸声,她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月夜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这次是有些不同的吧?她对那个梦,就像开放的花,盛时是盛极,谢时也流尽一腔碧血,无怨无悔的凋落,没有任何的怨言。就如她的离开,看尽最后一眼春景,轻拂衣袖,便离了这扰乱人心的梦。

    阑池就在眼前,她凝眸远望,仿佛在凝望那一段锥心的岁月。眼前东风依旧,搓得柳叶如鹅儿般嫩黄,天色正好。

    那一段海棠树下的爱恋,是她此生不能忘怀的记忆。那时月光柔水,他微笑的面容如此纯净,如同出生的婴儿。她望着他,心里有柔软而纤细的疼痛,然更多的是漫漾无际的甜蜜。她记不起那些没有他的日子,她是怎样看日出日落的?想起他的好,她就没了恨;想去恨他,偏偏想起他的好…想到这里,泪水湿润了眼眶。

    任浮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甚至不明白她为何要他将她拉到这里来。他只是警惕地聆听着周围的风声水声,突然,他嗖的拔出了剑,一树杏花扫成飞雪。

    “这里不许出剑!”青琐生气地喝了一声,俯身拾起一枚杏花,放在手中,心疼得不能言语。粉红的花瓣上,缀了满掌细柔的阳光。

    “前面有马。”任浮回答着,但还是将手中的剑收进了剑鞘里。

    任浮兀自往前走,隔了摇曳的柳树,穿过重重高低错落的灌木,青琐这才听到了马儿的咴咴作响声。她惊疑的用双手拨开树叶,顺着任浮的背影望去,她看见了不安地来回徘徊的白马,和落在不远处草地上白色的身影。

    这不是他的马吗?她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切俱是清晰。没错,是他的。躺在地上的又是谁?是他吗?她的心蓬蓬直跳,几疑自己在梦中,不像是真的,怎么会这么凑巧,难道老天有眼,再给他们一次见面的机会?

    咫尺,她再也不敢走过去,不敢再看他一眼。她停止了脚步,怔怔的看着任浮向那道白影走过去,俯下身用手指探了一下,然后直起身转头看她,她的心疯跳起来。

    踩着柔绵的草地,她睁着难以置信的眼睛,慢慢地向着那道白影走去。她想,不会是他,绝对不会这么巧,老天是不是在跟她开玩笑?

    老天并没有跟她开玩笑,首先入眼的就是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精致的五官胜似寒日连天冰冷的雪,直冻入她的心腑。

    她惊得哆嗦,面色也有了苍白。只感觉脚下一绊,双膝跪地,人差不多扑在了他的身上。翠袖玉手,她为他轻轻抚眉,却是火燎般的灼热:“你怎么啦?”

    天濂紧闭着双目,因为她的声音,他细密的眼睫陡然微动了一下,合了很久的眼睛终于微微张开,仿佛看见他嘴角一缕极淡的笑。或许他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可她却痛得几欲晕厥,她的声音有了颤抖:“你怎么啦?”她又问。

    天濂的手微微动了动,他想去触摸她,可是只是轻微的动了动,他的意识又模糊了。在再次昏沉过去的一刹那,他听见她尖声叫道:“快来扶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