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六章 柳暗花明春事深

章节字数:2004  更新时间:08-05-07 16: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急促的叫声把站在身后的任浮吓了一跳,他踏步走到她的面前,提醒道:“不要忘了自己现今的身份。他要是醒过来看见我们在一起,肯定以为你我是一伙的,这对你不利。”

    青琐一怔,眼盯着天濂苍白的脸出了会神,才缓缓开口道:“这里少有人迹,我们把他送到有人的地方再回去。”

    任浮略一犹豫,跨前半步,俩个人扶起天濂,让他伏在任浮的背上,任浮驮着天濂就走。白马兴奋地甩动着尾巴,颠着欢快的蹄声跟在青琐的后面。

    一阵干咳,昏沉中,天濂感觉自己的身体与周围的一切都微微晃动,他听到马蹄的滴答声,夹杂着车轮的咕噜声响。接着,一股清凉的水渗过灼裂的干唇缓缓流进心腑。他再次慢慢地睁开眼睛,车幔低掩着,车厢里一片昏暗,只有一双黑亮清澈的眼睛朝他闪烁着晶莹的光。

    心中仿佛闪过电光火石一般,他骤然想起了发生过的一切。有些艰难地想挪动麻木的身躯,唇微弱翕动,声音艰涩:“是你…”

    “是我。”青琐平静的声音。

    他竭尽全力吐字:“你快走,别让人发现…我会查。”

    “好。”青琐仍然平静地回答。

    此时马车正辘辘行走在通往皇城的道路上,渐渐偏西的阳光轻洒空旷的漫漫长道,愈显得这一带清冷落寞。透过帘缝,青琐望见了皇城的一隅,不远处一带护城河横亘,依稀有骑马的或者提着刀剑走动的官兵身影。

    任浮停了马车,径直走到车旁,连搀带抱将天濂弄下车,将他半靠在路边的一棵柳树下。等换岗时,那些官兵自然会发现天濂的人马的。青琐默默地看着任浮做着一切,当天濂无力的抬眼,目光滑向她的方向,她突然将头缩回了帘内。

    马车重新启动,白马往前跑了几步,又似是无法理解地回到主人的身边。清爽的风顺着半遮半掩的车幔吹入,青琐忍不住探头往后面望去,天濂模糊的身影离着她的视线越来越远,而她心痛如绞。

    第一刹那她感觉无能为力,她这么做也算仁尽义至。即便是他熬不过痛苦加重,跟她没有半点关系。是的,宫里有的是太医,天底下最好的大夫都在那,他很快又是那个淡定自若、潇洒飘逸的新皇,宫里…宫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任浮对她说,小姐家受到监视了。他是自动离宫的,楚士雄、柳南天都在派兵搜寻,如今他神志不清,又病得厉害,不能就这样扔下他,眼睁睁被楚士雄的人找到。

    路边一户人家门口,一个男人手提一只扑腾挣扎的白鹅,一手娴熟而老练地挥舞着长刀,刀锋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发出锐利的光芒,快速捅入白鹅的腹中,青琐懔然闭眼。待开眼,那男人得意地倒提着白鹅慢悠悠往里面走。鹅颈上的血还在流着,形成一条蜿蜒触目的血路。

    她迷惘,耳边有人轻轻地说道:“你快走,别让人发现…”

    青琐心尖上微微一颤抖,咬了咬牙,在后面朝着任浮喊:“快回去!”

    任浮一愣,随即再次加鞭,低咆道:“你疯了!还嫌自己的麻烦不够?”

    青琐狠狠地将半个身子探出车外,拳头击打在车壁上,咣咣的乱响。任浮没有料到青琐如此强烈的反应,只好调转马头。马车快速接近天濂,还没停住,青琐不顾一切地跳了下去。

    夕阳逐渐下沉,远处葱翠的山脉望上去如一只黑褐色的巨鸟,巨鸟孤寂地静卧着,微昂的头颅幽幽地凝视着前方。当最后一抹余晖将山之颠涂抹成一道血红,那道血红被幽暗的山林包围着,显得无比的凄清冷艳。

    哑巴看见青琐又回来了,也不管她带来的究竟是谁,只是兴奋地围着榕树打转转。待望见青琐站在屋外朝着他招手,摇晃着身子跟了进去。

    屋内豆角灯冥灭不定,摇荡破碎。忽明忽暗间,天濂仰卧在木板床上,胸脯有点急促地起伏着,夹着微弱的呻吟,豆大的汗滴嗒嗒往下淌。

    青琐焦虑万分,朝着哑巴边打手势边急迫地问:“你知道他生的什么病吗?你有办法救他吗?”

    “别问了,他一直住在山里,又哑又聋,我还是去山下请个郎中吧。”任浮沉声说道。转身出了屋,牵马去了。

    郎中请来时天色大黑,青琐正用湿冷的棉布覆在天濂的额角,又侧耳细听他的气息,带着清香的呼吸拂过他的脸。任浮怔了一回,闷闷地站着。

    郎中仔细搭脉,又听了心跳,腹腔,站起来叹息道:“这位公子想是中了金蚕蛊,加上受了风寒,病势沉重啊。”

    青琐闻言,变了脸色:“中蛊?那是什么?先生可有办法治?”

    郎中回答道:“金蚕蛊据说是不惧水火兵刃,最难除灭,也最狠毒的,这种毒在南方最多见。中毒的人起先神志昏沉,是非难分。若不及时救治,便会感到胸腹搅痛、肿胀,最后七孔流血而死。鄙人也是医道浅薄,只知皮毛而已。”

    见青琐脸色发白,郎中误会了,继续道:“小娘子不用着急,你家相公像是服过药,神志开始清醒。只是这药性大,身子时有剧痛,常人很难熬得住的。你且先用药粉在他身上不停的搽,先去热毒,待明日照方子取药,慢慢调理。”

    青琐也不加解释,只管再三道谢。半日无声的任浮看郎中留了药粉,又写了药方子,送郎中下山去了。

    青琐合了药,让哑巴帮忙褪去了天濂的衣衫,光裸的只着一件长裤,将他的头枕平,黑色长发散着。接着将药粉搽在他的胸前、关节处,手指辗转过,一块块紫酱就印在他如玉的肌肤上。

    浓烈的药腥味带着一种难忍的呛人的气息散发出来,穿过口鼻深至肺腑,仿佛窒息一般不能呼吸,阵阵昏晕侵袭,她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