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七章 柳暗花明春事深

章节字数:2451  更新时间:08-05-07 16: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的巨咳迫使她按住天濂的双臂,扭过头咳了好一会,才重新转过身去,方看见昏迷的天濂已经睁开了眼,迷离的眼中一层薄雾,仿佛隐隐透着光。青琐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仍然不停地在他身上摩擦着,天濂又有了惊愕的神情。然而他终是明白过来,唇微弱翕动,无声地吐着字。

    可青琐仍是清楚地听见了连声音都没有的两个字“丫头”,却含住了他的心声,就在她的心上擦出麻涩无奈的酸来。

    青琐低头不吭声,专注地继续在他的肌肤上擦拭着。本就齐整的鬓发开始散乱,一绺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半个脸,额角晶莹的汗滴开始密密地渗了出来。透过眼睛的余光,天濂就定定地看着她,几近焚烧的视线重重地烫着她的脸。

    “你要是死了,”他终于发出了声,停了一会,深深咽了一口气,才又出声道:“我是不会饶恕自己的。”

    青琐避开天濂沉痛的目光,轻轻地笑笑:“老天怜悯我,说我命不该绝。”她知道天濂下手谕的原因了,加上他能苏醒过来开始说话,惊喜渐渐映亮了她的眸光。

    天濂又呻吟了一声,眉端堆蹙难耐的痛苦:“你的手劲真大,我疼…”

    青琐的手一滞,随即没有听见似的,使劲地揉擦着,过了半晌,终于疲倦地停了下来。

    “郎中说,劲越大药渗得快,人好得也快。”青琐洗了手,利落地收拾着,语气却是喜气盈盈。她伸手很自然地摸摸天濂的额头:“口渴不?我去端一碗米汤来。”

    她慢慢转身,天濂移手至床沿,他抓住了青琐的一只手。

    “你要我陪着你?”青琐柔声问:“我不走,就在这里陪你。”说着,她依旧在床边坐下。

    “听我说,我必须尽快赶回宫里去。”天濂费力地说:“我知道是谁杀了父皇。他们对我施蛊,使我任意为他们所控制,我不能让朝政落在那些人手中。”

    青琐应了一声,旋即说道:“我娘也是被他害的。”

    “害你娘的还有我母后。”天濂突然接口,青琐一怔,他继续说:“我刚知道。”

    “莫乱说。”青琐深深垂下了头,红了眼圈:“你昏沉过…”

    “还有上次胖婆的死,也是母后差人干的。”他苦笑:“我欠你太多。”

    青琐的面色变得苍白,双拳骤然握紧,随即又镇静下来,用极为生气的语调说道:“你少说话行不行?我犯不着跟你这种病人计较,等你好了,再作了断不迟。”

    她的语声因愤恨而微微发颤,接着,她猛地站起身,快步走至屋门边,抖声叫着外面的哑巴:“端碗米汤来,他醒了!”边叫边夸张地做着手势。

    天濂默默凝目盯视着眼前的青琐,柔弱的双肩似是不堪重负,但她还是留给他一抹坚强的背影,迎着月光急急踏出了屋外。

    任浮提着药包回来,借着月色,远远的,青琐一个人静静盘坐在榕树下。连不远处歇息的白马也只是懒懒的动了动眼睛,垂头卧在草丛里。他悄悄地走到青琐的面前,青琐低首抑制地悄哭着,忽然,她似乎有所觉察,慢慢抬起面孔,正与他目光相对。一时,她有点不知所措,迅速抬手拭泪。

    “他醒了,身子可还好?”任浮问,接着将药包交给青琐。

    青琐含混漫应了一声,悠悠说道:“明日一早你离开这里吧。”

    “你说什么?”任浮听言,不由惘然:“这个时候走,我不放心。”

    “趁着他没注意你,你还是走吧。”青琐语气低低的,却异常清晰:“楚士雄早晚没好下场,你不要回京城了,走得越远越好。”

    任浮沉吟片刻,叹了一口气,掏出身上所有的银钿放在青琐的手中,欲言又止,迈开大步向另外一间小屋走去。

    青琐端着药碗回到屋内时,床上的天濂又睡去了,她轻轻地将他唤醒,这回天濂也是顺从地将药喝了。她服侍他重新躺下,掖了被窝。轻轻地拿起挂在竹橱边的他的披风,身一软,坐倒在床边的草堆上,厚实的披风将她瘦小的身躯裹住了。

    天濂昏昏一觉,醒来时,天已大亮。只听竹窗外有滴滴答答的水声,窗中,翠黄的竹栏挂满了晶莹的水珠,一点一点往下掉落。忽然,隐约有人的欢笑声从外面传来,天濂定睛,透过竹窗有跳跃的人影闪过。

    他慢慢地爬了起来,穿好外套。人因为虚弱扶着桌椅过去,站在屋门口。天上飘着毛毛细雨,清冽的空气中飘荡着药草的气息。眼前山林苍郁,一片粉红色的彩霞溶在时疏时密、如烟如雾的雨丝中。绿树,山竹,细雨,还有远处寂寞绽放的野杜鹃,和谐而融洽地交织在一起。

    他听见轻灵的笑声,侧头看去,青琐正从旁边一间小屋里出来,含笑望着眼前的雨景,伸出双手让雨丝轻洒在掌中,一个脏兮兮的佝偻男子嬉笑着跟在后面看。青琐掌中的水滴越积越多,她突然朝空中一放手,水花在眼前倏然绽放,青琐咯咯直笑。

    雨色与淡淡蒙蒙的水烟之间,她如飘的发丝与明眸红唇剪出那润泽流溢的艳影,惊鸿一瞥中他着实痴了。待她回过头时看见他,盈笑的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微笑着叫了她一声。

    “你醒啦?”她欢快地朝他跑来,摇曳轻盈的光影,细碎的脚步声轻轻叩击在雨水中,犹如初春冰裂融化了他的心。他没等她收住脚步,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让自己倚靠在门柱旁,趁她慌乱间紧拥她入怀。

    青琐又羞又怕,想要挣扎。

    “不要动。”他的声音很低,似乎有隐忍的痛楚在里面:“即便我们有同一个父亲,我们就是亲人,你我还是可以在一起的…能天天见到你,也好。你等我,等我来接你回宫。”

    青琐将头埋在天濂的胸前,默默垂下眼中的忧伤。也许,盈盈一水间多少爱恨情愁,只有他们才领会得到,他们共一个浓醉清婉的梦,已经足够。也不仿在天地的某个角落,埋藏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

    雨在傍晚时停了,山间一片明亮。一道斜辉冲破云翳,照耀在湿漉漉、翠油油的树林上。一只长尾稚鸟从林间飞来落在树枝间,叫了两声,又飞走了。林鸟重新响了起来,哑巴佝偻的身影又出现在雨后的榕树上。

    继接的几日,天濂的病势在缓趋好转。青琐服侍得精细,哑巴对青琐也很听话,凡是指派他干活也是乐呵呵的做。天濂的脸色日渐红润,他准备动身回去了。

    莹润如玉的纤手抚住他的肩,她为他整衣束发。将如绸的发带捏在柔荑花一般的手指间,缠起又抖散,抻展开在如黑的发间,用秋水凝眸细细端详…他执住她的手,轻轻的握着,不舍。是的,不舍,她也不舍,然而他必须离开这里。

    “等我。”他说。她点头。

    他上了白马,宝马飞快地往山下奔去。转过一片竹林,他回头,见她依然站立在榕树下,幽幽人影,轻纱般的水雾绵柔地在身下缥缈。

    情切,望中地远天阔。叹人间万事,惟是轻别。他有一阵的恍惚,究竟是人如仙,还是仙如人?

    等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