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八章 旋开旋落旋成空

章节字数:2397  更新时间:08-07-08 17: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晚是月亮渐升,铜龙响滴。从皇宫到都尉府如果抄近路走几条大街便是,皇后还是绕道而行。轻风摇曳的夜色里,车轿行在清寂的道路上,只见两边荫浓婆娑的枝叶摇摆,沉沉的预示着山雨欲来风满楼。

    夜里的都尉府皇后从未来过,还需李总管在前引路。廊外树影绰绰,庭院寂静处,有丰柏长得正旺,拂影掠光中仿佛张翅扑飞的夜鹰。前面灯火绵延无际,隐隐有笙歌伴着缕缕浓稠的香气从厅堂传来,穿越朱门粉墙,频频送进她的耳边。皇后的脚步愈走愈快,软底绣鞋在廊檐下摩擦出细微的响声。

    厅堂内,几个盛饰的歌妓,扬袖踏歌,舒缓的动作与宫廷的乐舞大相径庭,那捕捉不到字眼的吴侬软语,仿佛天籁之音。四周绿杯红袖,欢声笑语,楚士雄懒散地躺在虎皮上,左拥右揽,见了皇后进来也是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将手中的酒慢慢饮尽。

    一腔无名之火熊熊燃起,几欲喷薄而出,皇后径直走到一边跪地端盏的侍女面前,捏住酒杯,朝着正中央的铺金地砖重重摔去,霎时碎声炸响。周围的人这才仿佛刚见到皇后似的,纷纷伏倒在地。

    “楚士雄,你太狂妄了!”皇后指着楚士雄尖声叫。

    楚士雄不慌不忙地挥了挥手,见厅堂里的侍人歌妓都退下了,又将双目阖上,显而已不耐烦了:“这么晚了来府里干什么?没什么好闲聊的,有事情宫里说去。”他的一只手拾起歌妓留下的画扇,酥风香扇,也不能撩开他的眼帘。

    “把濂儿还给我…”眼盯着楚士雄手中的扇子,皇后的语气变软,微微垂下的脸恳求似的,薄薄的雾水在怨眼里浮了上来:“你就让他好好当皇帝吧…”

    楚士雄摇扇的手停了一下,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他边笑边起身,一直踱到皇后的面前,肆意地打量了她一番,不无讽刺道:“我会让他好好当皇帝的,你放心,他是濂儿,不是吗?”

    “可他糊涂了。”皇后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你为什么不想办法找到他,难道你忍心让他失踪?楚士雄,你把原来的濂儿还我!”她哭泣着,浑身颤抖起来。

    “会的,我会找到他的。”楚士雄含笑说着,轻扬扇子在手,带了一股她所熟悉的邪气。

    皇后失神的注视着楚士雄的动作,往事漫漫而来。

    那时候的夏日,自己不甘心还是太子的皇帝逐渐疏淡自己,碧叶花海中,她独坐船舫头,等着皇帝从花海一角过来。暖风吹动着画舫,接天碧荷之间她像一朵艳红的花,在簇簇的水浪里飘来荡去。

    夏色,夏声,夏韵,还有不远处一双窥视的眼睛…她浅浅笑着,伸手在水面上捉一朵芙蓉,花瓣上的水珠欲落不落,不染纤尘的洁白,映出脸上醉颜的红。

    他带着迷梦般的神色过来,她瞥见他手中的那把扇子,矜持着终是扑哧笑了。他洒脱地将扇子展开,唇间含着满满的邪笑,似望着她又似没望:“这是娘娘的扇子,奴才拾来完璧归赵。”她笑眯了眼睛,抿了嘴巴,说:“瞧瞧扇子污了脏了没有?”

    “没有啊。”他一面辩白,一面细细端看,将扇子迟疑地递过来。那扇子毕竟是小了,又隔了五七尺,她低首羞答答地瞧着那把熟悉的扇子,心跳着伸出手去,又似够不着…她给了他暧昧的笑。

    楚士雄与皇后的视线微微一碰,随即错开,他能猜出皇后在想什么了。于是,转眼一笑:“濂儿毕竟是个孩子,遇上重大要事拿捏不准,楚某也是为他好。”

    皇后本就聪慧,心念一转便猜到楚士雄的意图,她不由得尖叫:“不行,皇帝是濂儿,你不能替代他说话!”

    “来不及了。”楚士雄冷笑,传了随身侍卫。侍卫恭维地将折好的方块黄绫呈上,楚士雄努了努嘴,皇后疑惑地展开,一瞧里面的内容,勃然大怒:“这是假的,你敢造假圣旨!”

    楚士雄淡然一笑:“是假的。”接着眉剑一挑:“假的又如何?你想把我抓起来?濂儿还是皇帝,你急什么。明日早朝就念,你准备准备。”

    听到楚士雄断然的言辞,皇后的身子懔然一抖,发髻上累累金钗跟着瑟瑟阵响,她用手指指着楚士雄,好半晌,又仿佛没了气力的垂落,眼神涣散:“好好,你狠。你们…联手害我。”

    她猛然将黄绫摔到楚士雄的胸前,回转身,撩起裙摆径直往外面走。

    后面的楚士雄依然不急不慢地轻身一恭,语气淡然:“恭送皇太后。”

    月色昏沉,蒙蒙的光辉透过树叶、檐角洒满一地。皇后的身子渐感溽热,沉重的呼吸替代了杂乱的脚步,淋淋汗水黏贴住内衫,心却冷得仿佛掉在冰窖中。

    她恨透这个男人了!曾经,她以为,虽然这个男人离她越来越远,甚至再也不屑多看她一眼,她对他是心存感激的。她天真的以为,他入过她的梦,曾唤醒她即将凋落的锦瑟年华,让她在空寂落寞的后宫里有了可以停落心事的地方。童淑妃,阮贵嫔,卢容华,还有那个秋菱…繁华富贵中,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此生的幸福正如前夕清月,凉薄而清寂。

    “皇太后。”身后的李总管叫唤了她一声。她吃惊地停住了脚步,这才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她无望地呢喃着:“李总管,哀家只是想要个儿子…真的错了啊,老天开始惩罚我了…”

    都尉府里。

    楚士雄还在得意的笑。明日起,他就是大胃国的最高统治者了,那光荣与梦想即将实现,真如梦境一般。他站在广阔的天庭里,奋力张扬双臂,似乎要拥抱住整座金碧辉煌的皇宫。他的权欲终于膨胀到了极至,峥嵘岁月,风起云涌,将他推上了权力巅峰。他不知道未来是崎岖是辉煌,他必须一往无前地大踏步前进。

    “今日看见江明雨干什么去了?”他在得意中,还是忘不了询问这事。

    “回都尉大人,江明雨今日去了东门的杨远守军那里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杨远守军是自己人,江明雨还不知道新皇出事了。”

    “哼,不过空摆一副满腹经纶的架势,其实也是一个草包庸才,不堪一击。”楚士雄轻蔑地说道。

    芳菲宅院里的明雨似乎听到了楚士雄的话,淡淡一笑,将披袍解了,交到芳菲的手中。

    “猛虎再凶,也有打盹的时候。他纵是再精明,也有疏漏的地方啊。”

    芳菲低吟,说道:“青琐不知去哪了,我这些天总是担心她。”

    明雨安慰道:“她应该没事的,我最担心的是殿下。他挺过了这一关,慢慢就会好的。”

    “真希望他们不是兄妹俩…”芳菲轻叹,“等事情一过去,她会回宫吗?”

    明雨揽住了芳菲:“会的,她会回来的。”

    (按出版合同,不得将结局在网上上传,因此后5万字暂停更新,估计7月底出版,具体时间、书名(要更名)会通告给亲们。再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