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十九章 绛唇珠袖两寂寞

章节字数:2045  更新时间:08-12-15 16: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着公主册封大典的结束,一切又归于宁静。

    作为皇帝娇纵的新公主,青琐可以自由游走在皇宫内,而宫内的嫔妃彩女、皇子公主,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对这个新来的公主本就排斥,他们表面和善地对着她笑,无非是做做样子罢了。除了天清,怡真殿自然更是门可罗雀,青琐也就没了游玩皇宫的兴趣,终日百无聊赖地跟宫女说着话,或者站在琐窗边发着呆。

    还有一次她去拜望卢容华,卢容华生产公主不久,皇帝倒封她个昭仪,恩眷如旧。册封公主那日还在月子里,并未出现。按长辈礼青琐去拜会她,当时卢昭仪看见她分外客气,请青琐坐了,命侍女端了果脯好茶相待。

    卢昭仪自己坐在铜镜前,解开青丝分为三把,将发儿轻轻地梳篦好了,即行挽髻,片时梳成了时样巫云,又簪了钗环,戴了花朵,回头莞尔笑问青琐:“公主,你看如何?”

    青琐见卢昭仪亲切待她,心下感激,也就露出天真自然的一面,实心眼道:“花朵太大了。”卢昭仪的脸立时阴沉下来。

    新生儿正由乳娘抱了进来,青琐侧脸去看,见新生儿肌肤白嫩,娇柔可爱,心里喜欢,便走过去伸出手指去逗她。

    “不要碰她!”卢昭仪突然怪叫一声,青琐生生将手缩了回去。

    “我家公主是很干净的,这么小的孩子,怎容得不干净的东西进来?”卢昭仪半笑不笑道。

    “没有啊,”青琐不知其意,还摊开双掌来回翻转,解释道,“我洗得很干净的。”

    侍女包括乳娘暗自掩袖而笑,青琐方意识到了什么,红云腾满脸,顶了一句“以后不来就是”,悻悻然的跑出来,一路低着头回了怡真殿。自此,更不愿意去别的宫殿了。

    阳春季节,宫殿里清风徐来幽香弥漫,满树沙沙翩舞,红花残英飘落满地。青琐坐在轩窗前的软椅上,捧腮凝眸。

    轩窗敞开着,黑点儿似的鸟儿在空中自由飞翔,能够清晰地听到欢快不绝的啾啼。

    “公主是否想出宫?”侍女小秀端了茶过来。

    青琐点了点头。入宫后嫌周围宫女太多,只挑了两名做侍女,其余的都让总管分到别院去了。这些日子她们一熟稔,青琐又无架子,两丫头自然无话不谈。

    “公主这次出去小心点,宫里有人说闲话了,说您——”另一个侍女小眉说了一半又不说了。

    “奴婢知道他们说什么,”小秀气愤难平的样子,“说公主满身乡野气,皇上宠您也是一时兴起罢了。公主且不要计较,谁得罪了您,您告到皇上那去,让他们吃点苦头,以后就不会敢说您了。”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让青琐想起了以前的小翠小环。

    “我才懒得理他们,爱说什么让他们说去。”青琐站了起来,淡淡说道。

    好久没见小姐了,真的很想去看看。

    如今去宫外自然要请示了。

    “想出宫?”皇帝抬起头,一脸诧异的看她。

    “想去见见芳菲小姐,青琐一直拿小姐当姐姐,入牢那时她还挺身救过青琐。”青琐回答。

    皇帝用审视的眼睛看了她片刻,才应允了,又派了几名侍卫保护。青琐又不想兴师动众,只带了小眉,一路坐蓝呢双人轿去明雨的院宅。

    东风依旧,小巷深处一片芳香,飞燕掠过,榆钱飘舞片片纷落。暖风徐徐袭来,朱红大门被柳树掩映着,隐隐约约有琴声隔墙传来。

    院门大开,明雨偕芳菲走了出来,朝了青琐倒地便拜,慌得青琐双手不知该扶哪个,情急之下竟跟着跪了下去,明雨和芳菲又跪着去搀她,也不知道到底谁扶谁,三个人还在地面上僵持着,惹得大家通笑起来。

    “这公主啊,真的是与众不同了。”芳菲拉着青琐的手进了厅堂,就打趣道。

    “小姐千万别笑青琐了,”青琐羞红了脸,“在青琐眼里,小姐永远是青琐的小姐。”

    一句话把芳菲感动得珠泪频流,一手抚摸着青琐光滑无瑕的脸,关切地问道:“在宫里过得可好?”

    青琐默然无语,头不自然地低垂着,好半晌抬眼道:“记得小姐以前不愿意进宫,青琐想,做了皇帝的女儿或许不一样。”

    “宫里自然冷清了,你会慢慢适应的。”芳菲安慰她。

    青琐怅然的说道:“我倒是耐得住冷清,像这样冷冷清清的,却让人不舒服。”

    又自言自语着:“以前真的不是这样的……”

    芳菲跟明雨对视了一下,芳菲犹豫着朝青琐想说什么,又咽下了。

    青琐并未觉察到夫妻俩的表情,停顿了一会,又笑着说:“咱们也别老说些丧气的话,青琐想听听小姐和明雨少爷在南方的趣事。”

    场面又活跃起来,青琐津津有味地聆听着南方的山容水态,民生风貌,欢声笑语不断地从厅堂里飘荡出来。

    青琐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进黄昏,夫妻俩依依送青琐至巷口。

    芳菲突然发现青琐转过去的背影有点落寞,她下意识地叫了声:“青琐!”

    青琐回头,浅浅的笑。芳菲不知如何说话,想了想,充满担忧地说一句:“你要自己顾着自己啊。”

    青琐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帘轿。等轿子快出巷口了,她突然从里面伸出丝帕来,朝着芳菲挥舞着,又听得她在喊:“小姐,青琐会顾着自己的!”

    芳菲久久地扶树凝望,只见西边淡淡的夕阳,缓缓地落下京城,青琐远去的轿子很快地在一抹橘红中消失了,不禁轻轻地摇头叹息。

    “是在为他们可惜吗?”明雨含笑扶住她的手。

    “是啊,看她这般苦恼,真想把殿下的事告诉她。”

    “他们在一起了,岂不闯祸?”明雨也敛眉摇头,“确实不能啊!殿下将心事告诉我,是将我当作知心看待。若让青琐知道,他这太子的位置反而坐不住。你想,一个太子,一个公主,皇上会让他们在一起吗?”

    芳菲不语,耳听得明雨也轻叹道:“他这个太子也是当得如履薄冰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