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三十章 念去去千里烟波

章节字数:2418  更新时间:08-12-29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明时,城楼上一片鼓角声,吊桥慢慢放了下来,城门也缓缓打开。

    有个人出现在了京城。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战争离京城太遥远了,尽管四处墙壁上张贴着讨伐突厥,招募兵马的告示。

    街口有一家酒肆,快走进酒肆的任浮,一边将马缰系在木桩上,一边低沉地叫道,拿酒来。

    一坛烧酒,一盘牛肉放在餐桌上,任浮大碗喝酒,咀嚼旁若无人。其时酒肆里坐了不少食客,笑语声喧,远处青楼瓦子的丝竹声,在热闹的大街上飘逸。

    门外距他约百步间,侧面走过两个颇为威武的军人,均未戴头盔,只在头上戴了武士冠以束发,斜披战袍,腰环铠甲,威风凛凛。两人在人群中格外打眼,任浮不由自主地凝神看去,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心里下意识地叹道,到底是太子治下,果多雄壮军人!

    扭过脸,目光落到放在桌上的剑鞘上。

    依稀中,青琐直白凛切的话沉沉而来。

    “这把剑不知沾了多少平民百姓无辜者的鲜血,连大胄国君王也死在这把剑下,你以为你是盖世英雄吗?你身为侠士,却受奸贼利用,乱我朝廷,真是替你可惜。有本事你拿它赴战场杀敌去,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他面色沉重的再次将目光移向外面,继续观看这京都风情。

    忽然,一个盗贼的身影从他的眼帘下闪过,直往前面那两人走去,从其中一个军人身边擦肩而过时,手腕轻轻一晃,飞快地摘下挂在他腰间的一只银袋。

    两军人并没有注意,仍互相兴致勃勃地谈论着。那盗贼若无其事地往街两边瞅着,人迅捷地挤往前面的人群之中,突然,肩上重重地被人拍了一下。

    盗贼一愣,回头看,任浮漫不经心地看了看他。

    “兄台,把银子还给人家。”

    盗贼环眼圆睁,恶狠狠地瞪着他打量着:“嘿,哪来多管闲事的?”

    那人往地面啐了一口,继续往前走。任浮一把勒住了盗贼的肩胛,盗贼痛得不能动弹,情急之下将手中的银袋塞进了任浮的怀里。

    “抓贼!抓贼!”那人倒先喊起来,任浮一愣,随即松了手。

    此时,被盗的军人像发现了什么,赶紧将手往腰里一摸,大惊失色,然后顺着叫声大步朝任浮走来,喊:“盗贼,站住!”

    任浮并未想到在喊自己,接过掉在怀里的银袋,回转身来。

    军人已赶过来,扳过任浮的肩,握紧拳头,怒目道:“盗贼,敢偷你爷爷的银子,不要命了?”

    任浮转过脸,愕然地看着他们:“我何时偷了你的银子?”

    军人夺过银袋,晃了晃:“盗贼!看你衣冠整齐,一表人才,竟做如此下作的事?你爷爷教训教训你!”

    说完,一拳朝任浮打来。任浮眼快,猛地闪过。

    军人见一拳打空,眼瞪得更圆了,又一拳打过来,任浮抬起了胳膊挡住,生气道:“你这人,怎恁地不讲理?分明是本人帮你抓贼,你竟不分曲直,让贼逃跑了。你再要撒横,任某不客气了!”

    “不客气如何?客气又如何?我等俩人擒了你这盗贼!”那人虎目圆瞪,接连出招,势如奔马。任浮见那军人很有力气,便也拉开架势,双手握拳出招。

    两人打在一起,任浮个子高,那人力大,打得不分上下。旁边另一位军人急道:“不可冲动!待问清楚了再动手,军人京城里械斗恐要违军纪的!”

    那军人闻言即收了手,周围路人见两人打得精彩,早围起了数重人墙,怂恿着他们继续。任浮想起自己进京的目的,也就无声息了。正想散,那盗贼带了一帮人过来,指着任浮喊:“就是那小子!给他尝尝苦头!”

    那些人操了家伙,其中一个说:“看不出这小子还有些武艺,有本事把你手中的剑亮出来!”

    任浮冷笑:“拿剑出来,你等更非对手。”

    领头的怒道:“放你娘的屁!今日不给你教训不是爷爷!”挥手让众人上。

    任浮拔出剑来,冷眼扫过:“你们这群混蛋想是霸道惯了,任某今日不教训你等也不姓任!”

    那些人操着手中的家伙朝任浮一顿劈打,任浮举剑相迎,双方你来我往在大街上恶斗着。围观的人群见势不妙,加上有人流血哭嚎,顿时吓得四处逃散。那两个军人不好插手,只好站在一旁瞧着任浮左冲右挡,连连捅翻几名杀手,都冲着任浮射出赞叹的目光。

    正闹间,一匹白马从官道奔驰而来,后面还跟着一群铁甲骑兵,白马上的天濂挺拔俊美,目光深邃。一枚飘叶从道边的树上落下,悠悠朝他的面前飘来,他目不斜视,挥手将落叶抓住,轻轻掂在手指间。

    远远的任浮挥剑与几名盗贼拼打,闪展腾挪,挥洒自如,冷峻的脸上透着从容镇定,甚至露出打杀的欢愉。

    妙极!天濂心里一阵赞叹,猛地勒住缰绳,白马嘶鸣一声,急速停下步子。几名马骑上的侍卫大声吆喝:“都住手,闪开!闪开!”

    领头的盗贼早就力不从心,听到喊声跳出圈外,转身就跑,另外几个见状,也乱了刀法,扶起倒地哼哼的,撒开腿逃跑了。

    天濂背着手,看着任浮不慌不忙将剑插入剑鞘,淡然说道:“好久不见,想不到你自己找上门来了,不过本宫对以前的事情不感兴趣了。”

    任浮不言语,径直朝着天濂的人马跪地行礼。

    天濂微蹙眉头,朗星般的目光闪了闪:“任大侠确是天下英雄,只可惜四处寄居他人篱下,不知何时展翅高翔啊?”

    任浮抱拳道:“小的今日特来投奔殿下,如若小的不坐囚牢等死,小的愿随殿下杀敌建功名。”

    “是吗?”天濂唇角挂起一丝冷笑,嘲弄道,“这次任大侠又听谁指派了?”

    “小的是受了一个人的点拨。”任浮从容回答,“她曾经骂了小的一顿,说小的剑用错了地方,应上战场杀敌去。突厥入侵我土地,夺我州郡,大丈夫岂可任其所为,请殿下接纳!”

    天濂闻言默然,扫视一下任浮,又凝望远方,将拈在手中那枚落叶用食指一弹,落叶如一只飞镖飞掠,他一拍胯下白马,喝道:“战场上见!”那马四蹄生风,奔跑而去。

    任浮站起身,朝着远去的天濂喊:“你看着吧,我任浮不是懦夫!”

    地面上扬起一阵烟尘,载着任浮轻雾一般的人影,风似的朝前奔驰。

    这日的黄昏,距离京城六十余里的郊外,绵延几里的兵马像一大片飘动的云缓缓由东朝西移动。旗幡如林,迎风招展,夕阳往西天坠去,撞起一片如血的晚霞,霞光抹在原野和大旗之上,草木作物起伏着,如血色波涛,军行其中,肃穆壮美。

    金盔金甲的天濂策马行走在队伍前面,眼光掠过广阔的原野,再次回眸京城的方向。仿佛还能看到她站在城墙上挥手的身姿,落日的余晖铺满城楼,宛若她凝眸朝他微笑时披在身上的红帔。

    史书上记载,建武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大胄国起兵攻打突厥。

    天濂记得那一日,残阳如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