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南枫秋翎

章节字数:3052  更新时间:19-05-19 1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暖阳三月,大地回春,京都繁华之中不乏喧闹争吵之声,相府派出负责采买的丫鬟总管子秋在这无尽的嘈杂声中听到了百姓沸腾的缘由——四皇子奕南枫和七皇子奕南淮回京了。

    若说这两位王爷,数年之前在京都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当今帝王子嗣众多,只得二皇子奕南瑾和九公主奕南秣恩宠不断,因得这两位皇子乃是皇后娘娘嫡出子女,百姓皆以为奕南瑾会是下一任帝王,谁知皇帝竟立了最默默无闻的大皇子奕南辰为太子,一时间议论纷纷。

    自古以来嫡庶有别,更遑论奕南辰的母亲乃是后宫扫洒的宫女,因相貌出众得沾君恩,照理说这太子之位是如何都不会传给他的,皇帝这一举动也引起了不少风波,朝野之上不乏反对之声,奕南辰太子之位能否坐稳便要看他自己手段如何。

    今日回京的两位王爷在五年之前便被皇帝遣送离京,虽说是去边疆统军,却是无形之中剥夺了他们的继位之机。

    如今召回,不知是何用意。

    奕南枫母亲乃将军之女,居贵妃之位,虽比不上皇后那般尊贵,在宫中地位也是无可撼动,当年皇帝将奕南枫送往边疆,高贵妃也是求情了许久,只得到皇帝一句“为他好”而不告而终。奕南淮自幼母亲早逝,交由高贵妃抚养,故而常年与奕南枫走得近,也一并送去了边疆,幸而天生乐观,也未觉有何。

    奕南淮满面笑容,边疆贫苦,纵然贵为王爷也吃了不少苦,有生之年还能回到京都实属意外之喜,心情大好,与街边百姓不顾身份地挥手交谈了起来。

    奕南枫坐在旁边马上满脸阴沉,与身旁奕南淮截然相反,比之奕南淮,他身份更加尊贵,母亲与他说的父皇是为他好的话他可不会相信,至于会立奕南辰为太子,要么是为了掩人耳目保护奕南瑾,要么是奕南辰真的成长到了有资格争夺皇位的地步,不论哪一种于他而言都不是好事,至少在皇帝心中,他并未成为下一任帝王人选,皇室之争,败者只有一个下场。

    他离京五年,看来这个中细节还需进宫询问母妃方知。

    车马渐渐远去,子秋看了一眼散去的人群,也看到了坐在马上有如黑白双煞的两人,掂了掂手中的银子,招呼出来采买的几个小厮丫鬟打道回府。

    相府一幽静庭院中,水榭楼台、百花珍草应有尽有,可知庭院主人的尊贵。

    子秋虽为丫鬟总管,同时也是相府二小姐秋慕翎的贴身丫鬟,相爷府上有一妻八妾,正妻侯氏为侯国公独女,育有三子,长女秋慕翎,次女秋慕䎃和次子秋慕翝,秋慕䎃和秋慕翝乃双生兄妹,侍妾余氏有一子,名秋云宸,姬妾范氏有一女,名秋云沐,其他妾室皆无所出,嫡庶有别,只有嫡子方可用相府“慕”字做名。

    长姐秋云沐乃是妾室所生,上不得台面,故而自幼秋慕翎便是集万千宠爱,即使有了弟弟妹妹那宠爱也未降分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容貌虽差秋云沐一毫,却也是一等一的好,况且秋云沐身份略低,那分毫的差距便被百姓自动忽略了,慕名前来提亲的王侯公子也不在少数,秋相爷爱女众所周知,提亲之事都被一一回绝,甚至有百姓听言,秋府二小姐早已钟情二皇子奕南瑾,二人两情相悦,只等皇上赐婚,结成连理。

    子秋刚踏入庭院,便听传来悠扬琴声,秋慕翎爱琴,府中上下皆知,这把琴还是二殿下送来的,取名翎。

    “小姐。”子秋进入内室,果见秋慕翎坐在窗边弄琴,一袭浅蓝衣衫,青葱玉指撩拨琴弦,眼睫轻颤,恬静脸上挂着淡笑,几缕发丝胡乱覆在肩上,教人不忍打扰。

    一曲终了,秋慕翎收回手指,广袖衣衫将那玉手隐下,子秋放下手中沏好的绿茶,上前替她把乱发拢了拢,轻轻掩了掩窗。

    “小姐风寒还未大愈,便不要坐在这风口了,奴婢给您沏了绿茶,一会太医还要来给您问诊,小姐累了就去床上歇息会吧。”

    “躺了几日,浑身酸痛,这才想起来走走,这会刚起来哪还躺得住。”秋慕翎托住下巴,伏在琴桌上,子秋也不好说什么,躺了几日确实会有些乏累,只得把茶给她端过来,秋慕翎闻到了绿茶清香,微微笑了笑,“可是江南的椿芽?”

    “是的,今日刚送进府,夫人想着小姐爱喝,忙遣人送了过来。”

    “我病中这几日,也未去与母亲作陪,今日也好得差不多了,你去告诉母亲,我今日与她一同用饭。”打开茶盅,香气扑鼻而来,却不浓郁,椿芽只在江南沿水地区方能成活,只取尖头嫩芽,净水风干,不染污浊,每年相府也只得那么几罐,每每这时,侯氏都会送到她这里,弟弟妹妹不爱此茶,每年便是她独享。

    “姐姐。”子秋还未及退出,门外响起一道清脆声音,她这庭院不与常人来,何况还在病中,能来此的也就她那双生弟弟妹妹了。

    “你去吧,晚些时候我再去找母亲。”吩咐了子秋,秋慕翎起身坐在了外间软塌上,懒懒地饮着茶,等着二人进来。

    “姐姐。”秋慕䎃一步踏进,脸上还有未退的红晕,想来跑得太快风吹的,进来之后还喘着气,秋慕翎赶忙给她倒了杯水,理了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每次都跑这么急,有人和你抢不成,都多大了,还这么急冲冲的。”

    秋慕䎃没空答她,“咕咚咕咚”将茶水喝了个底,抹了把嘴:“我跟哥哥打赌,看谁先跑进来。”

    话音刚落,门外款款走进来一公子,与秋慕䎃几乎生得一模一样,甚至连身高体型都差不离,正是秋慕䎃的同胞哥哥秋慕翝。

    两人虽有一样的容貌,然气质风度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秋慕䎃好动,活泼调皮,又是家里最小的,所有人都宠着她更是无法无天,秋慕翝则是沉稳,又是男子,将来要继承相位的,自然稳重许多。

    “姐姐,你的身体,不碍事了么?”

    “无妨。”秋慕翎喜欢自家弟弟的稳重,有些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再看看一旁四仰八叉的秋慕䎃,颇有些无奈,“我好几日没有去见父亲母亲了,今日打算与母亲一同吃饭,你们要不要一起?”

    “不去了,母亲刚还跟我们念叨你呢,怕你风寒,不宜见人见风,忍着没来看你,我看哪,姐姐你要再不好,母亲又该上香念佛了。”秋慕䎃撇撇嘴,刚被母亲逮住念叨了大半日,小小风寒愣是给她说成了什么顽疾一样,自家姐姐哪有那么弱不经风。

    秋慕翎哭笑不得:“她就那个性子,也是担心我们。”

    “那姐姐你去吧,我跟䎃儿也只是来看看你,你没事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秋慕翎点点头,与他二人一同离开,一路上秋慕䎃依旧在叽叽喳喳,她从中也知道今日四皇子与七皇子回京了。

    “姐姐,你是没有看到,四殿下长得真是俊俏呢,都说四殿下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确实是冷酷了点,不过应当也没有传闻中杀人不眨眼那般恐怖吧。”

    秋慕翎点点头,将她的话一字不漏地记在了脑中,她自幼与奕南瑾相熟,也知道他有治世的才能,原以为太子之位定然是他的,殊不知中途杀出了一个奕南辰,现在连奕南枫和奕南淮都被召回,皇帝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看来她也该抽空进宫一趟了,皇后作为奕南瑾的母妃,又是她的姑姑,每日陪伴君侧,想来也该知道些什么。

    “姐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秋慕䎃见她不理,有些不开心地拽着她的手臂。

    “听着呢。你这么中意那个四皇子,要不我去求皇上将你赐婚给他可好?”

    “才不要呢。都说了那四皇子生人勿近,我这么可爱善良,嫁过去肯定也是受气,我的终身大事才不要父母做主呢,我要自己选择喜欢的人。”

    听着她这有些孩子气的话语,秋慕翎也是一笑,摸了摸她的头:“那䎃儿将来想找什么样的?”

    “不告诉你,等我找到了,一定第一个领他来见你。”说着抛开,越跑越远,将他二人甩在身后,秋慕翎无意回头,发现秋慕翝有些心不在焉,停下步子等他。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秋慕翝正在想事情,突然插入这一句,立马回神,差点撞上秋慕翎的后背,尴尬一笑:“没事。”说着匆匆走开,脸颊有些微红,秋慕翎疑惑地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高贵妃并不是省油的灯,刚立太子,两位皇子便被召回,这其中有什么猫腻,还是皇上想挑起皇室之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