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三、翎琴瑾心

章节字数:2502  更新时间:19-05-21 1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娘娘,方才翎小姐在花园里玩秋千,半途绳子却断了。”刚刚回宫的皇后听得宫人的禀报也是一惊,脚步不由得快了些许:“那翎儿可有受伤?”

    “已经请太医来看过了,并无大碍,翎小姐现在正阳宫里休息。”

    “去吩咐御膳房熬点安神汤过来,翎儿受了惊,须得补补。”

    “是。”

    皇后进来时,秋慕翎正卧在榻上捧着一本书,见到她来下榻请安:“见过姑姑。”

    皇后扶起她,仍旧摁回榻上坐下:“以后不许再玩秋千,若再让我发现定告诉哥哥饶不了你。”话语虽狠却并无多少责怪之意,秋慕翎也知道这次之事也让她担惊受怕了,少不得满口答应着。

    皇后见她认错态度还算诚恳,语气也软下来:“今日怎么有空进宫了,听说你前些日子病了,如今可好了?”

    “多谢姑姑记挂,已经大好了,原本母亲要随我一起进宫的,只是被府中之事绊住,便只我一人来了。”

    “䎃儿和翝儿可好,许久未见他们来陪我了。”

    “都好,䎃儿因犯了错被父亲关在府中不得外出,不然这丫头可是吵着闹着要来呢。”提到秋慕䎃,两人都不由无奈一笑。

    “姑姑,其实我这次进宫是有一件事想要问您。”喝了几口茶秋慕翎终是说出了此番进宫的目的。

    “何事?”

    “皇上为何会突然召四殿下和七殿下回京?又为何会突然立大殿下为太子?”正阳宫中没有外人,秋慕翎也就不兜弯子,“皇上多年未提立太子之事,怎么如今这般…”草率?

    “哎,此事皇上也未透露,大皇子虽从小交由我管教,我却没有狠管,他母亲是宫婢出身,宫里谁人想到如今却是他得了太子之位,皇上的心思确是难猜。”

    秋慕翎见她眉间露出倦色,想来这几日也是为此烦了神,奕南瑾不论出身还是气魄都非其他皇子可比,只有一点,为人太过善良,没有作为帝王的杀伐果断,毕竟天生性格温润,饶是皇后生母也无可奈何,只盼日后能不因此吃亏便可。

    “罢了,不谈了。稍后瑾儿会来向我请安,你与他也有一月未见了,他知晓你生病天天向我念叨想去看你,只因东宫之事一直未得出宫,今日难得你进宫,待会便与他好好聊聊吧。”皇后怎会不知奕南瑾对秋慕翎的心思,秋慕翎既是她侄女,又是相府千金,自幼娇生惯养,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性格温婉贤淑,秀外慧中,容貌也是无可挑剔,是个不可多得的儿媳。

    秋慕翎听到奕南瑾,不由微微涨红了脸,她这心思全家人都知晓,只等奕南瑾向皇上请求赐婚便是名正言顺,自此耳鬓厮磨,享夫妻之乐。

    见她这娇羞神情,皇后刚想打趣几句,只见门外宫女进来:“娘娘,二殿下来了。”

    “让他进来。”

    门外走进一浅色袍服的男子,玉冠束带,俊朗非凡,腰间别一九龙玉佩,步履生风,脸上从始至终挂着淡淡的微笑,极易亲近。男子的俊朗与奕南枫不同,少了杀伐之气,五官柔和,却是另一种魅力。

    “儿臣给母后请安。”

    “不必多礼,起来吧。”皇后挥挥手,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略显局促的侄女,又看看站在下面难掩喜悦的自家儿子,心思澄明,身旁宫女跟随她多年,很容易便揣摩出她的意思:“娘娘可是乏了?奴婢扶娘娘去后殿歇息。”

    “嗯,本宫这几年身子大不如前,每日都得歇个午觉,瑾儿陪翎儿说说话吧,翎儿大病初愈,万不可让她累倦。”

    “儿臣知道。”

    皇后走后,奕南瑾便没了顾虑,几乎小跑着走到秋慕翎跟前,一月不见,她似乎清减了一些,白皙的脸上透着微微红晕,她心中也是欣喜的。

    “翎儿,如今太子之事已经告一段落,我晚些时候便去向父皇请旨,给我们赐婚。”奕南瑾握住她的手,心里抑制不住的高兴颤抖,他们等了这许多年,终于等到结果了。秋慕翎任由他将自己手贴在他胸前,面上是掩不住的喜悦,乖巧地点头:“嗯,我等你。”

    “翎儿。”看她娇羞面庞,奕南瑾心中一阵悸动,手不觉攀上她的腰身,流连忘返,秋慕翎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只是微微握了拳并不挣扎,他们自幼认识,难舍难分,如今长大成人,儿时朦胧的情感都已明朗,碍于二人身份,这份暧昧从未挑明,如今既要赐婚,已成定局,再纠结矫情却是不应该了。

    冰凉的唇覆上,轻轻撕咬,惹得秋慕翎一阵惊颤,初偿甜香的二人渐渐动情,双手不知何时已紧紧环住身前的人,奕南瑾得了甜头似乎并不满足,轻轻撬开那微闭的贝齿,舌尖探入,缠住那无处安放的小舌,轻轻吮吸,秋慕翎哪经历过这样的亲吻,纵然奕南瑾吻得青涩,仍是让她不知所措,呆呆的不知如何回应。

    奕南瑾却是吻得尽兴,舌尖不停深入,直激得她心中一阵酥麻,身体软软地便没了力,瘫倒在奕南瑾怀中,任他索取。

    不知过了多久,奕南瑾才放开她,却见怀中人儿脸色绯红,微喘着气,原本粉色的薄唇被吻得泛红,甚至有些红肿,唇上泛着晶亮,惹人怜惜。奕南瑾看得喜欢,便又俯下脑袋轻轻印在唇上,舔了一口,秋慕翎微瞪一眼才真正松开她,心情极好。

    “翎儿,等我。”

    及至出了宫,秋慕翎仍旧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像踩在棉花上,子秋见她一直乐呵不知在高兴什么,也觉好笑,不由出声问道:“什么事竟惹得小姐那般高兴?”

    秋慕翎回神,收敛了笑容,掀开马车帘子,已经出了皇宫,大街上百姓来往,识得这是相府的马车,纷纷让道。

    “先前听母亲说过,大姐可是许了人家?”秋慕翎重新坐好,前几日就听闻秋云沐已许了人家,只是这几日一直生病便忘了问,她心里并不喜欢秋云沐,叫她一声姐姐是对她最后的尊敬,秋云沐不甘自己是庶出小姐,每日都要闹个三四回,时不时地来找她麻烦,她不高兴与其纠缠,每次便是叫人轰了出去,奈何秋云沐母亲也颇得父亲宠爱,给了她撒泼的资本,侯氏为此不知将这母女二人叫来训了多少回皆不管用,相爷年纪又大了,不愿在这些事情上多做计较,只教正室吃不得亏便可。若是秋云沐当真要嫁出去,想来相爷夫妻也是十分愿意多送些嫁妆的。

    “是的,是皇上赐的婚,将大小姐赐婚给了太子做妾室,那范姨娘不知有多高兴呢,只是个妾室也好意思逢人便夸。大小姐嫁出去夫人也高兴,便没有同她计较,还想着说给小姐听听让小姐也高兴高兴。”子秋脸上露出不屑。

    秋慕翎听得此言眉头皱了起来,子秋见状不解:“大小姐出嫁小姐不高兴么?”

    “高兴,只是…”只是皇帝为何会将她赐婚给太子,她一个庶出的小姐是万万不能当太子妃的,太子如今尚未册妃,这第一妾是他相府的小姐,相府是皇后娘家,自然是与二皇子同气连枝的,皇上此举却是分了相府的精力,虽是庶出,总归是相爷的骨肉,难道皇上是真的想让他们兄弟自相残杀,胜者为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