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四、酒楼再遇

章节字数:3345  更新时间:19-05-22 0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小姐回来了。”刚到府门口,老管家便笑呵呵地在门口迎着,秋慕翎下了马车,报以一笑:“母亲可回来了?”

    “夫人早就回来了,只等小姐回来才开饭呢。”

    嗯?秋慕翎面露不解,一般府中众人都是各吃各的,今日却特地等她开饭,难不成家里来了什么客人?管家在相府待了一辈子,很容易看出旁人心中疑虑,便道:“夫人只是担忧小姐身子,适逢今日皇后娘娘赏了些补气之物,便叫厨房做了出来,也是为大小姐庆贺。”

    也对,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母亲纵然再不喜欢那对母女,终是要给父亲和相府留点面子,家里再如何闹腾应付外人总是要体面的,秋云沐嫁给太子,虽是妾室也进了皇家大门,面子还是要给足的。

    “我这就去。”

    来到大厅,乌压压地坐了一桌子人,什么余姨娘,三少爷全来了,秋慕翎喜静,极少与这些人打交道,突然见了面竟觉得有些聒噪。

    “翎儿回来了,快来娘这边坐。”侯氏倒是很是欢喜,指着自己旁边的一个空位,秋慕翎略微点头,走过去坐了,她这座位正对秋云沐,直看到她眼里藏不住的欣喜与嫉愤,秋慕翎淡淡一扫,也不理会。

    这本是一家人吃饭,相爷公务缠身并未前来,就独侯氏为大,她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动筷子了,饭桌上氛围这才活络了起来。

    “今日去见皇后娘娘,她身体可好?”侯氏夹了一筷子菜到女儿碗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秋慕翎也一一作答:“娘娘一切都好,也念叨母亲有一段时日没去看她了,今日还问起了翝儿的功课。”

    “也难为她记挂,待我得了空便进宫去陪她。”

    秋云沐听得这二人一问一答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都是相爷的女儿,都是皇后的侄女,凭什么秋慕翎能随时进宫,而她只在年节期间才得进宫一次,从未见皇后对自己嘘寒问暖,就连嫁人也只能做个妾室,明明她美貌还在秋慕翎之上。

    那范姨娘知道女儿心中不忿,少不得心里也不痛快,便要冷嘲热讽几句:“翎儿风寒刚好还是不要乱跑,皇后娘娘何其尊贵若是被传染了谁也担当不起,日后沐儿嫁入太子府还要指着皇后娘娘多多教导呢。”

    “今日虽是家宴,也请注意身份。”侯氏不悦,范姨娘丝毫没有眼力见是她最不喜的一点,仗着相爷宠爱越发口无遮拦起来。

    “母亲。”秋慕翎在下面扯了扯她让她莫要生气,范姨娘为人她也清楚,只是心中不忿扯嘴皮子功夫罢了,自己只是不愿多做计较,若真计较起来,纵使父亲保着也免不了要吃些苦头的,“今日是为庆贺大姐得偿所愿,皇家不比自家,需谨言慎行,范姨娘如此作风若教坏了大姐,将来大姐少不得要受皮肉之苦的,若严重些可能会拖累相府,如此罪名范姨娘可担当得起?”

    “我只不过…”范姨娘被呛得无话可说,她只不过一时气愤说了几句,却被秋慕翎揪着无限放大,刚想反驳几句秋慕翎又接了下去:“范姨娘知道自己错了便好,余下日子也可好好教教大姐,别嫁进了太子府还口无遮拦冲撞太子妃,我母亲仁厚,向来不与妾室多做计较,若大姐还是这个性子,也只好盼着将来的太子妃与我母亲一样的性情了。”

    秋慕翎一句一句看似是为秋云沐好,却无一句不在指责范姨娘只是一个妾室却一而再地顶撞正妻,她女儿即使嫁入太子府也还是个妾室,上头还有一个太子妃呢,要嚣张跋扈也得瞅对人。

    一旁秋慕䎃咬着筷子努力憋着笑,秋慕翎看她憋得辛苦,明知故问道:“䎃儿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姐姐聪明伶俐,若将来得幸嫁入皇家,是不是也会对妾室如此教导,我若是那妾室定能懂得姐姐的苦心。”

    秋云沐脸色发白,秋慕䎃此话无形中又是给她一个耳光,同是相府小姐,她做妾母亲尚沾沾自喜,而秋慕翎若真嫁入皇室定然是正妃,无时无刻不比自己高出一头,想到母亲自作聪明连累她被嘲笑,心下便生出些厌恶来。

    “好了,都吃饭吧。”侯氏见这场闹剧因自己两个女儿一唱一和而收尾,心情颇好,不管范姨娘母女二人脸色,自顾自地给自家三个孩子夹菜。

    秋慕翎无意间抬头看到三子秋云宸眼神,古井无波却让人看不透,她方才那一番话虽说意指范姨娘,确也将他母子二人骂了进去,一旁余氏脸上都有些挂不住,秋云宸却仿若置身事外,秋慕翎心中不由升起一阵寒意,他若不是真的无欲无求便是心思极深,秋云沐女流之辈,再闹也翻不了天,秋云宸不同,想到此,她瞥了眼埋头吃饭的秋慕翝,秋慕翝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毕竟年岁还小,秋慕翎就这一个弟弟,绝不会让旁人打他的主意,哪怕只是猜测也不行,看来以后要多多留意秋云宸的动向了。

    饭后,府中各处都已掌灯,秋慕翎觉得屋内有些闷,便携了子秋去花园里走走,晚间有些凉意,秋慕翎挂着披风仍是被风吹得心中直颤,子秋想唤她回屋休息,话未出口,只听秋慕翎道:“我平常不大关注府中之事,今日吃饭才想起府中还有一个三少爷,你知他为人如何?”

    子秋不知她问这话何意,还是老老实实道:“三少爷很少出院子,奴婢们也很少见着他,在奴婢印象中,三少爷沉默寡言,因为余姨娘平常不涉及府中大小事务,所以三少爷几乎不怎么爱出头。”

    “不爱出头证明他有出风头的能力,若当真默默无闻怎会连你都知道他不爱出风头。”子秋脸色一僵,她也是听旁人说的,现下不知如何接话。

    “走吧,随我出去逛逛。”

    “小姐,如今天色已晚了,现在出去,是否不妥?”子秋犹豫,若是夫人问起,她该如何回答。

    “无妨,许久没有出去了,倒是有点想念富春居的茶点,这时节,老板应该新进了些青梅酒了吧。”秋慕翎不喜酒水,但这青梅酒却是她所爱,酸酸甜甜之中带着微微苦涩,不似烈酒那般呛人,却比清茶要浓香许多。

    虽是掌灯时分,街上百姓摊贩仍旧络绎不绝,毕竟京都要比其他地方繁华,一般戌时以后才会关城门,秋慕翎出府时,正是百姓闲逛的时辰。

    远远地望见了富春居的大门,虽是酒楼却布置的雅典精致,如茶座一般,秋慕翎挑了个雅间,在二楼靠窗处可以望见远方的灯火,由于出了府便让子秋不要拘束,遣她在对面坐下,点了一壶青梅酒并几碟点心,单手撑住桌子,想着今日与奕南瑾的所做所说,不由得笑了起来。

    “小姐出宫之后似乎心情一直很好,平常也不屑与几位姨娘多说什么,今日却说了那么多。”

    “是吗?”秋慕翎后知后觉,“我今天话确实有些多了。”说着再度神游起来。

    喧闹大街上,奕南淮显得很兴奋,边疆如何也比不上京都繁华,没想到晚上竟然比白日里更加热闹:“四哥,我今日打听过了,京城之中那富春居最为有名,尤其是他家的青梅酒,甜而不涩,香而不醉,这城里公子小姐都爱喝呢。”

    奕南枫难得出来走走,也摒去了一身冷酷,闻言也不由侧目:“是吗?连七弟都如此说,那可更要去尝一尝了。”他也是爱酒之人,只是边疆条件艰苦,他自当与将士同甘共苦,因而没有机会尝到多少美酒。

    刚到门口,只见里面人声鼎沸,显然生意极好,奕南枫甚至看到好几个朝中的大臣,隐在门帘后面谈笑风生,他刚回京,需要积攒实力,刚想去与这些大臣打个招呼,只见二楼窗边一片浅蓝衣角,向上看时脸上不觉浮现了笑容,他站得显眼,又刻意暴露自己位置,楼上秋慕翎也很容易看到了他,毕竟有过一面之缘,微微含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奕南淮顺着奕南枫的视线看去,不怀好意地笑道:“我道四哥怎么会突然心情好了那么多,原来是与佳人有约啊。”他不羁惯了,往日奕南枫都会训他两句,今日听这句话却觉得舒耳,酒楼并不高,秋慕翎又坐在窗边,自然听到了这近乎调侃的话语,有些恼火,碍于对方王爷身份也不好说什么,她正想假装听不到算了时,只听奕南淮再度说道,“四哥难得倾心,也不用陪我了。”

    要遭,看这架势是要上来找自己了,秋慕翎看了眼还没怎么喝的青梅酒,有些不舍,却又不想奕南枫真的上来寻她,虽不知他心里是何打算,但好歹是个王爷,还是奕南瑾的弟弟,她不想在这节骨眼上被人抓了把柄,再与奕南瑾生了嫌隙,匆匆站起来,唤了子秋就下楼而去。

    在楼梯口果真碰到了刚要上楼的奕南枫,只是微微笑着,行了一个礼:“见过四王爷。”

    奕南枫嘴角微扬,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一派餍足:“秋小姐这是要回去了?”

    身份被知晓乃是意料之中,秋慕翎点头:“天色已晚,我出来得有些久了,再不回去母亲怕是要担心了。”再度行了个礼绕过他离去,奕南枫盯着那个背影看了许久,直到奕南淮贼兮兮地戳了戳他的手臂:“四哥,真动心了?”

    “她是相府的嫡长女。”答非所问,奕南淮略微吃惊:“我道怎么与那些女子不同,既是相府千金有此气质也属正常。”半晌他才听出奕南枫话语中的异意,“四哥,你不会是要…”奕南枫一瞪他才知道自己声音大了些,这里又人多口杂的,便将下半句生生吞回肚子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