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五、一纸婚书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9-05-23 1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在酒楼门口遇到了奕南枫,秋慕翎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她不知道奕南枫是怎样的人,他刚回来就向自己示好,若说自己当真出色到能让这个以冷厉著称的王爷一见倾心她是不信的,如此说来便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那便是想借助相府的势力。

    不出意外,待秋慕翝成年之后相府自是要交到他手上的,谁不知道侯氏三子关系极好,秋慕翝一直很敬重爱护这个姐姐,况且不谈以后,即使现在秋慕翎也是宠爱不断。

    她本不想管这些,只是奕南瑾实在待人亲厚,在皇室之争中这性格难免会吃亏,若与她无关的人,她也断不会如此费心费力,因这事不知被母亲责怪了多少回,闺阁女儿掺和什么政事。

    “小姐,相爷吩咐说您回来之后去正厅找他。”刚进大门一小厮前来通报。

    “父亲可说何事找我?”秋慕翎疑虑,相爷虽疼爱她,却从未如此专门请她过去谈论什么,一路上只想着自己这几日有没有做出什么错事惹得父亲生气。

    “相爷,二小姐来了。”

    屋内点着烛火,正中央站着一人,双手负于身后,虽已年过半百,那脸上依稀能看出往日的风采,只是鬓间冒出的几缕白发让秋慕翎不由感慨,父亲终是老了啊。

    “不知父亲找我是为了何事?”

    “坐。”相爷上了年纪,说话依旧铿锵有力,看向女儿时眼中厉色不由柔和了几分,牵出一个笑容,俨然一个慈父,秋慕翎见他这番神情,知道自己并未惹得父亲不悦,也放下心来,稍加随意一些。

    “今日找你来不为其他,下朝之后二殿下与我说了几句。”听到二殿下秋慕翎袖中的手不觉握紧,心中猜了个七七八八。“你与二殿下的事我一直看在眼里,就连皇后娘娘也十分赞成,殿下已向皇上请旨赐婚,父亲也没有什么要交代你的,咱们相府与皇后本是一体,你自幼聪明,应当知道为父的意思。”

    心中一直牵挂的大事得到结果,秋慕翎原本郁结的怒气一瞬间烟消云散,面上是掩不住的欣喜:“女儿谨遵父亲教诲,自当尽心竭力,协助二殿下。”

    “嗯,时辰不早了,早些回去歇着吧。夜里天凉,别冻着了。”

    “多谢父亲关心。”

    子秋见她出来之后神清气爽,跟在她身边多年也知道小姐终于如愿以偿,想起温润的二皇子,心中也是替小姐高兴。

    秋慕翎今夜倒是难得地睡了个好觉。第二日天还未大亮便觉得府中有些嘈杂,被扰了觉心中不大舒服,子秋听到屋里动静,端了盆水进来伺候她梳洗。

    “今日府中可是有什么事,怎么外边如此吵闹?”

    子秋还未及回答,只见秋慕䎃急匆匆地跑进来:“姐姐快些更衣,方才父亲派人传话,宫里马上来人宣读圣旨了。”

    “圣旨?”秋慕翎这才想起昨夜父亲与她说的话,竟不知皇帝如此迅速,奕南瑾刚请旨,这圣旨就下来了。

    “姐姐还愣着做什么,快些更衣洗漱啊。”秋慕䎃在一旁急得直跺脚,她姐姐一向知书达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会儿怎么呆住了。

    秋慕翎急急更了衣,打扮一番,随着秋慕䎃去了前厅,宫中降旨是大事,所有姨娘小姐少爷都在这了,秋云沐看她的眼中更多了一层恨意,秋慕翎心情好,不与她一般见识。

    不出半盏茶的工夫,听到府门口车马声音,众人知晓是宫中宣旨的公公来了,秋慕翎手心一层薄汗,盼了这么久真到了这一天觉得好不真实,秋慕䎃看出姐姐的紧张,微微握住她的手给予宽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相府小姐秋慕翎德才兼备,温婉贤淑,朕心甚悦,着赐婚四皇子,赏黄金千两,珍珠百斛,定五月初八吉时成婚。”传旨公公声音洪亮,震得秋慕翎脸上无一丝血色,四皇子,是四皇子,不是二皇子!

    “恭喜相爷。”众人起身,传旨公公笑眯眯地将圣旨送到秋在云手里,“皇上头回赐婚额外赏赐黄金珍珠,可见是对相府的器重。”

    秋在云心中怅然,只是在公公面前不好发作,只好堆着笑:“公公不若在府里喝一杯茶再走?”

    “不了,奴家还要回宫复命呢,先行告辞。”

    “公公慢走。”

    “姐姐。”秋慕䎃扶着面色苍白的秋慕翎,发觉她的手心都是冷汗,整个人也怏怏的,不由得急了,“皇上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姐姐与二皇子,怎会赐婚四皇子。”

    “䎃儿,不得胡言。”秋在云瞪了小女儿一眼,皇帝赐婚,又赏赐金银,乃是天大的恩惠,不得有丝毫不满,但看秋慕翎神色,也是涌出一丝心疼,此时此刻又不知该说什么,若是抗旨不遵连累的可是整个相府。

    “翎儿。”侯氏抹着泪,一纸婚书已下,自己女儿怕是与心上人无缘了,她作为一个母亲,本就希望子女能幸福,寻常人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官宦人家便由不得父母,秋在云位高权重,又是皇亲国戚,子女就更别想能与心上人双宿双飞了。原以为秋慕翎与二皇子两情相悦,两人也算门当户对,有皇后从中周旋这婚事必定能成的,谁知中途杀出了一个四皇子,皇帝又偏偏选了他。

    秋在云还有其他事务要处理,只教侯氏好好宽慰女儿后匆匆离开。家主一走,那些姨娘便活跃起来,个个笑眯眯地凑到秋慕翎这边,满嘴贺喜。

    那范氏见她一幅要昏厥的模样,想她嫁了四皇子,依旧是王妃之位,却做出这一副极度委屈的模样,心中不喜,方挤兑两句才舒服:“翎儿何必伤心,四王爷也是人中龙凤,他日结成连理,与沐儿又是妯娌,还指望你们姐妹二人多多照顾我们呢。”

    秋慕翎看她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愈发生气,往日只是冷嘲热讽地怼回去,今日心中委屈正憋了火无处发怒,便甩开秋慕䎃的手,走到范姨娘面前,抬手就想打下去,忽又觉得不妥,虽她是小姐,但教训妾室如何也轮不到她,手掌便停在半空,美目圆瞪,第一次失了控:“你女儿是什么身份,也敢同我相提并论,即使以后,我是妃,她是妾,依旧处处矮我一头,你如今这幅样子到底在作践谁!”

    “你…”范氏气急不已,竟失了礼数想要打她,被秋慕翝眼疾手快截下,一双眼睛盯得人浑身发抖,侯氏原本只想让女儿泄泄火,没想到范氏如此胆大,也动了气:“都反了你了,我平日不与你们计较,你们得寸进尺都要踩到我头上来了。”范氏被秋慕翝扯着手腕挣脱不开,侯氏越看越火,上前不由分说给了她一巴掌,打得范氏直接懵了,不管不顾地撒起泼来:“你竟然打我!我去告诉相爷你打我!”

    侯氏听得心烦,直接挥手让小厮将她拖下去:“范姨娘大呼小叫失了体统,将她禁足一月,罚在院子里抄经,若再不安分,待我禀明了相爷,趁早打发了才好。”

    范氏这才闭嘴,露了怯意,这几年她得相爷宠爱,越发胆大起来,侯氏又不愿多生事端,一直不与她们计较,今日这一闹她才想起来,侯氏终究是当家主母,若妾室行为乖张是有资格将人遣出府的,她自己倒无所谓,只是秋云沐婚期将近,若这时自己被撵了出去,对女儿的前程肯定有影响,只好先将这口气咽下,待女儿将来得宠,不愁报复不得。

    众姬妾知晓侯氏动了气,纷纷告退,一时间前院又恢复了安静。秋慕䎃见姐姐绞着衣角,眼眶微红,知她一直在隐忍,原以为终于守的云开,谁又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