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七、朦胧旧事

章节字数:2618  更新时间:19-05-27 1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那日在酒楼与奕南枫闹得不欢而散之后,这几日秋慕翎小日子也算宁静,每日不是对着木窗弹琴,就是坐在窗边出神,有的时候捧着本书一坐就是一整天,那书也没翻过一页,可偏偏人却没什么异样,不哭不闹,按时定点喝药吃饭,因而那风寒渐渐痊愈了。

    可是京都里的风声也不知是有人故意传播,还是百姓实在闲得慌,那日四王爷送相府二小姐回来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百姓皆叹这四王爷既是个铁血男儿,又是个多情王爷,都感叹二小姐实在不知修了几辈子福,觅得如此如意郎君。于是,几日来一直安静的秋慕翎难得的发了怒,气得连晚饭都没吃一口,心里早已骂了那多情王爷千万遍。

    这日晚,秋慕翎刚洗了澡依旧坐在窗边吹风,头发湿湿的搭在肩上,用一根簪子松松垮垮地挽了个髻,略显慵懒,只着单薄的里衣,惊得进来的子秋一阵心慌,忙不迭找了件厚实的外衣给她披上:“小姐这几日似乎连话都少了。”

    “没什么可说的。”微微叹了口气,“你来得正好,我明日想进宫一趟,你去准备一下。”

    “小姐,奴婢来是想告诉您,二殿下来了。”

    “真的?”秋慕翎“腾”地站起来,眼里说不出的光彩,“他真的来了?怎么会这个时辰过来?父亲知道吗?”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子秋哭笑不得,替她把头发拢了拢,又从妆匣里拿出几根精致的簪子,有条不紊地给她梳妆:“相爷正在前厅陪着呢,特意着人来请小姐,怕是也是为小姐着想着。”

    秋慕翎听她这句话犹如当头冷水泼下,颓然地想到如今她是未来的四王妃,此生或许再与二皇子无缘,纵然见到了又能怎么样,徒增伤感罢了,刚才的欣喜瞬间消失殆尽,子秋见她突然不说话,插上最后一根步摇,又去衣柜里找出一身浅绿色的衣衫,给她穿上了:“小姐怎么不说话了?”有些讶于她的突然安静。

    “子秋,你去告诉父亲,我身子不适,就不去了。”既然已然无缘,便断个干净吧,皇室官宦都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若他们行为不检点,日后或许就是个把柄拖累整个家族,奕南瑾此刻到来本就于理不合,父亲怜惜着她前去相见,若她当真前去日后难不保父亲不会被人诟病,被皇帝怪罪,奕南瑾深夜前来若只是见见舅舅,纵然不合适也无甚大碍,即使传到了皇帝耳中也只训斥一顿罢了。

    “小姐?”子秋不解,怎么突然就不去了,方才听到二皇子前来,小姐明明是很高兴的,她却不知,这短短半炷香的时间,秋慕翎已然将这其中的利弊尽知,奕南瑾和秋在云又何尝不知,只是情之所衷身不由己,或许,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在乎奕南瑾,她最在乎的,是整个相府,自己的家。

    打发走了子秋,秋慕翎站在门口,望着自己刚换上的衣衫,自嘲地笑了笑,今夜天上月亮很圆,点点繁星,秋慕翎看得喜欢,紧了紧领口就走入夜色中。

    “翎儿为何不愿意见我?”刚在小花园里坐下,就听到身后冷不丁传来声音,秋慕翎心下一惊,听出声音的主人之后化为苦笑,奕南瑾一向恪守礼仪,这三更半夜来寻人怕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做的事,可如今他做了。

    秋慕翎刚想答话,只觉一个温热的怀抱从身后拥住了自己,她贪恋这个怀抱的温暖,在无忧的岁月里一次又一次环住她小小的心灵,教人痴醉。

    “我向父皇请旨了…”身后的人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地伏在自己颈间,呼吸撩得人心里痒痒的,秋慕翎知道他从不说谎,她想覆住环在自己身前的手,可是她不敢,不敢再给他任何希望,也不敢再给自己一丝留恋,停在半空的手有些无措,奕南瑾痴痴一笑,伸手握住,“翎儿可相信我,将来我可以给翎儿未来。”

    “我信你…”秋慕翎觉得眼眶发涩,微仰着头将那晶泪逼回眼里,“若是将来你成了天下之主,哪怕拼尽性命,我也要守在你身边,你记着,不论十年,二十年,我都等你,秋慕翎自始至终只会等奕南瑾一人。”

    “翎儿,我记着了,你等我…”奕南瑾双臂不由环得更紧,那时他们都还年少,少时的爱情,最经不起的,便是时间的磨砺。在历史的沉淀中,这浓妆淡抹的一笔,被磨得不留丝毫痕迹,就如他们誓言的那个月夜,成为心底最深的回忆,再掀不起任何涟漪,后世也只能添上一笔:终究年少。

    其实秋慕翎与奕南瑾的第一次相见,并不是那么愉快,那时的秋慕翎正逢五岁生辰,皇后姑姑亲自带着年仅九岁的皇子前来庆贺,皇后送来的贺礼是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秋慕翎十分喜欢,握在手里不肯松开,献宝似的给所有宾客赏看,因得宾客赞叹一句“小姐真是可爱”而心花怒放。

    秋慕翎与奕南瑾第一次相见是在相府的后花园里,她捧着夜明珠想去给身体抱恙的母亲看看,一蹦一跳地去了后院,遇上了正在赏花的奕南瑾。秋慕翎只觉得这粉雕玉琢的小公子甚是好看,一时间看得有点呆,也没有在意脚下的石子,磕磕绊绊摔了一跤,人倒无恙,只是夜明珠脱了手滚进一旁的池子里。

    秋慕翎可谓当场红了眼眶,苦着脸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奕南瑾本就极易心软,对方又是这么个小丫头,二话不说就跳进了池子里,惊坏了跟着的一众丫鬟,直呼“皇子落水了,快去救人”。秋慕翎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池里翻腾的水花,想着那个好看的小公子会不会把她的夜明珠给捞上来,若是捞上来了她就好好感谢人家,甚至可以把夜明珠送给他。

    花园里的动静惊扰了前院喝茶的皇后等人,纷纷循着声音到来,只看到池子里乌压压十几个头颅在找着什么,有些不解。“皇后娘娘,二殿下落水了。”

    秋慕翎眼睛也不知有多长时间没有眨过了,先前一直翻涌的水花突然回归了沉寂,怎么会,这么长时间怎么会还没有上来,已经很久了。先前一直忍着没落下的眼泪“刷”地就落下来了,她突然不想要夜明珠了,她只想那个好看的公子快些上来。

    “刷”物体出水的声音,秋慕翎望去,眼泪还在眼眶来不及收回,就看到那个公子握着她的夜明珠,堪堪上了岸就被皇后一把搂入怀中,直嚷着心疼。

    “喏,你的珠子,小心点别再丢了。”那人湿漉漉的,将夜明珠塞入她手中,突然间,冰凉的夜明珠有了温度,很温很暖,即使那人浑身湿透,仍是给了她一个清澈的笑容,跟他一样干净暖彻心间。回宫之后奕南瑾生了一场大病,寒气入体在床上躺了一月才渐渐好转,秋慕翎偷偷去看过他,那时他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守在自己身边的是谁。

    后来,秋慕翎记住了那人的样貌,记住了那人的名字——奕南瑾,在往后数十个年头里,慢慢靠近,最终,心心交映。

    往事突然闯入脑间又突然散去,秋慕翎感觉到微凉的身体,离了那人的怀抱竟没有其他温暖,在奕南瑾走后,她足足坐了小半个钟头。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任性,她想变得有资格待在他身边,她逼迫自己丢弃所有的天真,一步一步为他谋划着未来。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般懂事了,谨言慎行生怕丢了他的脸面,可是,将要陪伴她一生的人,终究不会再是他。

    那个人,不是他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