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八、红鸾香帐

章节字数:4001  更新时间:19-06-01 08: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姐姐。”清晨一大早,秋慕䎃欢快地就跑了进来,惹得秋慕翎不由头疼,一大早都落不得清净,“我又来陪你啦。咦,姐姐你还没起床啊。”

    “这几日你似乎格外地闲,怎么,母亲没有再逼着你学琴了?”秋慕翎掀开被子,赤脚坐到梳妆台前,细细梳着头发,秋慕䎃夺过她手上的梳子,笑眯眯地凑到她身后,“姐姐,我帮你梳吧。”

    看她卖力的样子,秋慕翎极力忍住笑,也知道她这番不怕麻烦的缘由是什么:“你是不是担心婚期将近,我会想不开,应当是母亲让你来的吧。”

    “姐姐。”秋慕䎃似乎被说中,放下梳子,搬了凳子坐在她对面,“我知道你一直都很识大体,也知道你与二殿下是两情相悦,但这是皇上赐婚,你是我姐姐,我自然希望你好好的,可是那四殿下也是俊朗非凡,聪明睿智,不比二殿下差的…”看得秋慕䎃难得这么一本正经地跟自己说话,秋慕翎不由觉得头更疼了,忙不迭打断了她,这丫头臆想能力是不错,与母亲有得一拼。

    “䎃儿,这些我都知道,你放心,也让母亲放心,我知轻重,来这世间走一遭不容易,我还没有糊涂到会违抗圣旨。”秋慕䎃知道姐姐一向看得开,不拘泥于小事,原本只是担心这感情之事会乱了她的心,听她如此说也恢复往日嘻嘻乱笑的样子:“姐姐,其实我去打听过了,那四王爷啊除了待人冷漠了些其他都很好的,不打人也不会以势压人,如果姐姐受了委屈,告诉我我一定替你出气。”

    秋慕翎“噗嗤”一笑,点了她的额头:“毛都没长齐呢。”垂眸半晌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我听说这几日七王爷来府上来得很勤?”

    “对啊,每次来都带好多好玩好吃的,每次哥哥都带着我跟七王爷一起出去,你也知道,平常爹爹管我管得有多严,这幸亏七王爷隔三差五地来,不然我都快闷死了。”秋慕翎余光扫过她,见她只是单纯地笑着,是真的开心有人来解闷,便也不多言,七王爷来相府来得勤就已经很奇怪了,偏偏每次来都要带着䎃儿出去其心思就可深究了,罢了,再过一年䎃儿也到婚嫁年龄,若真与七王爷两情相悦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哎哎,等会,你们捧的这是什么?”在秋慕翎发呆的时间,秋慕䎃眼尖看到几个婢女捧着托盘进来,皆蒙着红布,有些好奇便叫住了她们,婢女停下,行了个礼,恭敬答道:“回禀五小姐,这是二小姐的嫁衣首饰,夫人说这是四王爷特意送过来请二小姐试试看合不合身好及时改的。”

    “他倒有心。”秋慕翎笑笑,将鬓间碎发拢好,走近掀起,命两个丫鬟拖着展开,艳红的嫁衣以金线绣着团簇的牡丹,袖口处勾出细碎的花瓣,嵌了一圈的珍珠,腰身则是系着一根浅红色的苏带,坠了一圈的细金链子,长长地坠到了裙尾,只消动一下便发出清脆的声响,轻灵却不刺耳,外罩一件红色的外衫,只在腰身处绣了活扣,外衫轻便简单,却将内衫的大气高贵隐去些许,朦朦胧胧间带着轻响,教人只觉不真实,其实,穿上嫁衣嫁给自己心爱的人,世间每个女子都宛如身处梦中,这四王爷倒真看得透。

    “哇,好漂亮,姐姐你快穿上试试。”秋慕䎃在一旁直看得呆了,一个劲地让秋慕翎穿上给她瞅瞅,秋慕翎不予理会,仍旧将衣服叠好,放回托盘用红布盖上:“你们去回夫人,就说我试过了,很合身,这些东西就放在这吧。”

    “是。”

    侍女走后,秋慕䎃挨个把其他几个托盘一一掀开看一遍,有些不解:“四王爷竟然亲自送来嫁衣,这可是少有的事,我看哪他或许是真的喜欢姐姐,这嫁衣你都不试,万一到时候不合身王爷会不会生气啊?”

    “不会的,堂堂王爷怎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至于秋慕䎃说的喜欢,秋慕翎也不否认,或许是有那么一点喜欢,但更多的可能还是想借助相府的势力,总之不管如何她嫁进王府之后日子也不会难过,如果奕南枫真的想借相府的力量夺位,那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她脸色看,走一步算一步吧。

    “姐姐你看,这个小盒子锁上了。”

    秋慕翎抬眼望去,果见秋慕䎃手指的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上挂了一把精致的小锁,嫁衣是奕南枫送过来的,照理说这些首饰应当也是他送来的,可既然决定送给她又为什么上了锁?

    “好奇怪啊,你说这里面装的什么?”秋慕䎃一边折腾一边嘀咕,秋慕翎只看了一会便失去了兴趣,既然是给她的,那么日后奕南枫肯定也会打开的,没必要在此时费工夫,当晚,秋慕䎃死活要和她一起睡,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三日后,王爷大婚,满城震惊,先不说大婚前那成箱的聘礼一批批地送往相府,光是红绸就几乎铺遍了全城,百姓皆纳罕,王爷娶王妃竟敢如此铺张奢华,就是当年皇帝最得宠的妃子册封大典也比不上这满城红绸与一地花瓣,要知道,自古以来只有帝后大婚红绸方可绕城一圈,虽此景不及帝后那般奢华,却也超出了皇子能享的规格,怎的皇帝竟然也不怪罪?

    百姓不知,不代表相府也不知,相府众人早就收到圣旨,今日一切都是皇帝下旨安排,只为嘉奖四王爷多年镇守边疆,秋在云一颗心是七上八下,接了圣旨也惶惶不安,他一直以为奕南枫是皇帝的弃子才会遣他镇守边疆,可如今看来却并非那个意思,皇帝给他的殊荣是所有皇子都不曾享有的。

    外府一片喧闹,秋慕翎的小庭院却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整个院子都挂上了红绸,叶片绿得发亮,秋慕翎早已梳妆完毕,将别人都打发到屋外等候,只留子秋一人伺候。“小姐,吉时已到,奴婢扶您出去吧。”说着给她盖上了红盖头,秋慕翎任她扶起,小心翼翼地跨过门槛,用仅能她与子秋二人听到的声音轻飘飘说了一句:“子秋,往后你会随我住进四王府,我希望你对我是衷心的。”

    子秋脚步半顿,继续搀着她走:“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奴婢打小就伺候您,不衷心于您还能衷心谁呢。”

    秋慕翎也发觉自己说话不妥,放柔了声音:“我也只是说一说罢了,毕竟四王府不比相府,王妃不比闺阁小姐,少不得要多与旁人打交道,你也知道,我虽待人温和,却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

    “小姐,前面台阶,您慢点。”

    出了府,远远地就望见一顶花轿停在门前,轿身垂着流苏,以红纱作帘,四周恭敬站着八个婢女,秋慕翎在盖头下偷偷再望了眼自己的家以及父母,在子秋的搀扶下朝着那轿子走去,还未走到跟前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马鸣,秋慕翎只觉自己身子突然悬空,浑浑噩噩间好像被人抱上了马背,被箍在怀里,她刚想挣扎,只听相府门口清一色的声音响起:“见过四王爷。”

    原来是四王爷,秋慕翎松了一口气,放弃了挣扎,乖乖依偎在他怀里,想来他会亲自来接也是为了给皇帝面子吧。

    “下官不知四王爷亲自前来,还望恕罪。”

    奕南枫嘴角带笑,坐在马上居高临下,颔首道:“相爷大人不必多礼,实在是本王太想见到王妃了。”说着还看了一眼缩在自己怀里的人,纵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知道她这会儿定然是气得不轻,“那王妃本王就先带回府了。”

    “恭送王爷。”

    秋慕翎只觉身子一颠,劲风迎面而来,她虽被拥在怀里也有一种随时被掀下去的错觉,不由拽紧了奕南枫的袖子,头上盖头被吹得掀来掀去,偏偏奕南枫好像没发觉一般丝毫不管不顾,秋慕翎也不管了,照这个速度反正迟早要被掀开,省得提心吊胆倒不如自己掀了,便一把将盖头掀了捏在手里。

    “王妃这就迫不及待了?”轻轻的笑声在耳畔响起,若不是此刻情况不允许,秋慕翎定然狠狠瞪了回去顺便再数落几句,她突然发现,奕南枫总有办法让她生气,可能她一向贤淑惯了,听不得这有些痞气的语调,明明是个王爷,说起话来却跟个小痞子一样,亏得䎃儿说他冷酷,着实是对不起这张脸。

    “王妃怎么不说话了,本王可记得,王妃可是能说会道的啊。”

    “颠。”

    耳边再次传来轻笑:“是本王疏忽了,不过,已经到了。”

    秋慕翎抬头看,明晃晃的四王府三个大字的牌匾,奕南枫率先下马,朝她伸出一只手,秋慕翎也不矫情,本来她穿金戴银身体笨重,有人扶一把再好不过,谁知刚把手递出去,被一股力量拉扯,身体失去重心,直直跌入奕南枫怀里,被他打横抱起,顺便给她把盖头也盖上,秋慕翎咬牙切齿,却不言一语,身体有些僵硬,四周都是被她不熟悉的气息笼罩着,毫无心安可言。

    “王妃的美貌,还是不要让那些外人看了去。”

    “王爷此言差矣,难不成我一辈子不见人?”秋慕翎这时有闲情偏要怼几句。

    “那也得让本王先看个够。”

    秋慕翎被抱进王府,安排在了木椿居,这是王爷的庭院,新婚第一夜要在此处,第二日才会搬去属于王妃的雅庭,秋慕翎从早起之时就什么都没吃过,奕南枫把她送到这里来之后也去外院会客,她觉得有些闷,便悄悄掀了盖头,坐在床边望着窗外出神,中途有个小婢女捧了一碗百合羹给她,这一坐就是一天,不觉天色已暗。

    秋慕翎听到外边有动静,知晓是奕南枫来了,谁知奕南枫在门口驻足许久迟迟不推门进来,依稀还能听到女子的声音。秋慕翎本不是多管闲事之人,想着奕南枫越迟来越好,便也不大在意。

    “如何,是不是等急了?”声音由远及近,夹杂着关门的声响,秋慕翎起身,拖着繁重的服饰,端起桌上的两杯酒:“王爷今日应当喝了不少酒,不过这杯合卺酒是必须喝的,若是王爷醉了,旁边已经准备了醒酒汤。”

    “今日是你我大婚之日,本王又怎么会醉呢。”奕南枫缓缓凑近,将酒一饮而尽含在嘴里,秋慕翎感觉到危险逼迫悄悄后退,却被奕南枫锁住了腰肢,强行拉入他怀里,对着那粉嫩的唇就吻了下去,口中酒尽数渡入,秋慕翎第一次经受这么霸道的吻,挣脱不开,被他强逼着尽数咽下,脸蛋憋得通红,奕南枫意犹未尽地松开她,似笑非笑:“王妃的小心思还真多,若非本王谨慎恐怕真着了你的道,这蒙汗药的滋味如何?”

    秋慕翎瞪大双眼,原来他早就知道?来不及多想,身体的疲惫感传来,只觉脑袋一阵一阵眩晕,强撑着不愿晕过去,整个身体软软地倒在奕南枫怀里,奕南枫一早便看出她那小心思,呼吸贴近,声音低沉:“王妃放心,本王从不乘人之危,今夜本王不会动你。”秋慕翎呼出一口气,彻底晕死过去。

    当夜,府中婢女皆知木椿居中烛火一夜未熄,王爷与王妃当真缠绵恩爱,不由得都对这素未蒙面的王妃有了一丝好奇,想着无论如何也得尽心侍候。

    只有奕南瑾,在自己府上兀自饮了一夜的酒,醉得不省人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