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十、雅院弄情

章节字数:3318  更新时间:19-09-28 1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妃,要不要奴婢帮您拿些药酒。”

    秋慕翎望着右手腕,隐隐有些红肿,用袖子遮住:“去拿些来。”墨言虽然为人刁蛮,但对奕南枫可是真心实意,皇帝如今看中他,或许是有了打算让几位皇子各凭本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太子初立,皇帝同时恩宠其他几位皇子,分明没有真心实意将太子认作储君,奕南枫与相府结亲,太子也与相府结亲,偏偏与相府最为亲厚的二皇子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皇上究竟是想打压二皇子还是打压相府?

    不知不觉晃回了雅庭,秋慕翎坐下茶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就听到“王爷回来了”,这下可正好,什么都不用想了,单单身上那些痕迹就够她气一整天的了。

    “翎儿昨夜睡得可好?”

    奕南枫进门就看到秋慕翎背对着躺软塌上,对他的声音置若不闻,子秋子星安静立在一边。

    “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奕南枫悄然走近,不动声色地在软塌边坐下,这下秋慕翎可不能再装作看不见了,只能坐起身,吩咐子秋子星:“你们下去吧,我与王爷有些话要说,迟点再去把厨房炖的鸡汤端来。”

    “是。”

    “哦?不知翎儿想与本王说什么?”奕南枫显然心情极好,再看不见当日回京时的阴霾脸色,秋慕翎也不兜弯子,捋起左手衣袖,露出一截白白的手臂,上面隐约布着淡淡的红痕,她语气极差:“还请王爷给我一个解释。”

    “呵。”奕南枫低笑一声,拽过她的手腕轻轻揉捏,“本王都还没有追究你下药一事,你居然倒先追究起本王来了。”

    “王爷说过,不会碰我。”秋慕翎声音越来越低沉,早起之时只觉浑身有些酸痛却并无不适,如今听他这样说怕是当真发生了什么。

    “温香软玉,美人在怀,本王也是个正常男人,岂有不心动之理,何况,昨夜可是你我新婚之夜,本王若是不做点什么岂非对不起这良辰美景。”

    “你?”秋慕翎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几乎咬牙切齿,“无耻!”

    “翎儿可是大家闺秀,以后这等市井粗话不要乱说了。”奕南枫笑眯眯地轻捂住她的眼,在那有些颤抖的唇上印下一吻,渐渐放肆起来,整个人虚压在她身上,舌尖肆掠,偏偏还捏着她的两颊,让她咬不下来,秋慕翎双手被他缚在身前,使不上力阻止他入侵,眼眶通红,到底谁才是流氓?

    占足便宜之后奕南枫放开她,看那泛着水光的嫩唇,忍不住又亲了一口,舔舐干净才笑呵呵地将她松开:“这是本王索取的利息。”

    流氓!无耻!秋慕翎睁着眼睛瞪他,气息紊乱,奕南枫一直看她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从未见过这般有些炸毛的模样,心中喜欢,捏了捏她的脸颊:“再瞪本王可要做一些禽兽的事了。”

    “无耻。”秋慕翎小声咒骂,越过他走进里间,这种流氓王爷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偏偏说着一些流氓话还说得一本正经,脸不红心不跳。

    “王爷难道没有其他事情可做?”听到身后脚步声秋慕翎愈加生气。

    “今早本王上朝,父皇特意恩准几天假期,让本王好好陪着王妃。”奕南枫倒是不客气,脱了外袍就躺在床上,还拍了拍里面的床板,“本王昨夜有点累,早上又起得早了些,翎儿不如再陪本王睡一会。”

    秋慕翎满脸写着拒绝:“王爷若是觉得累就回木椿居歇会吧。”

    “翎儿不愿意陪本王一起歇息?”

    。。。。。。“不愿意。”

    “好吧,既然翎儿不愿意休息,那本王也不勉强。”刚还躺得直直的奕南枫瞬间穿好了衣服,单手搂住秋慕翎的腰,将人带到自己怀里,凑近耳边,暧昧异常,“那陪本王出去走走吧。”

    秋慕翎忍无可忍:“王爷你与我不过利益交缠,此时就你我二人如此惺惺作态要给谁看,若王爷当真想找个人温柔缠绵,不若娶个侧室,依我看那墨言姑娘就不错。”

    “翎儿果然知书达理。”奕南枫收紧了手上的力道,“不过本王在边疆待久了,不喜三妻四妾,只翎儿一个王妃便足够了。”

    不应该是在边疆贫苦之地待久了之后见到京都的美人更加喜爱吗,秋慕翎心中腓腹。“王爷此言差矣,王爷贵为皇子,断没有只娶一妻的道理,翎儿也不想做那善妒之人,今日偶然遇见了墨言姑娘,她娇俏可爱,与王爷更是一同长大,而且这王府账务太多,我又从未经手过,怕是一个人也照管不来,若是多个人分担,那便会轻松许多。”

    “无妨,本王可以教你,又何须借他人之手。”

    秋慕翎瞪他,你倒是会捡着话听。“其实,嘶~”秋慕翎右手腕被奕南枫捏住,后者望着那一圈红肿,脸色瞬间阴沉:“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被你那心爱的小妹妹给捏的呗。“不是说了吗,早上偶然遇见了墨言姑娘,闲谈了几句,可能脚下不稳,若非她拉了一把就摔进河里了。”秋慕翎觉得现在有必要提高墨言楚楚可怜的形象,添了一句,“虽然我没事,不过墨言姑娘为了救我反倒摔进了河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感染风寒。”

    说话间,子秋端着鸡汤进来,在门口听到了一些,想着现在送进去不太合适,转身只余瞥到了秋慕翎向她扫来的目光,她自幼跟在秋慕翎身边,自然知道她的心思,不着痕迹地点头,退出去就派人找个颇有功夫的家丁去将墨言小姐给扔进河里,出什么事有王妃担着。

    “那她是受累了,本王待会就去看看她。”奕南枫扫到桌上玉瓶装着的药酒,倒在掌心晕开覆在秋慕翎手腕上,冰冰凉凉中带着他手掌的热度,“墨言出身将军府,自幼就习得一些功夫,你这手腕怕是得需几天才能消肿。”

    “我这手腕没什么事,至多只是肿些罢了,倒是墨言姑娘,若是染了风寒那就不好了。”所以说你还是快些去看看吧,别总是窝在这里。

    “好了。”他揉捏了片刻,在水盆里洗了手,“我先去看她,待会再来与你一起吃饭。”

    可千万别。“王爷早上劳累,需要休息,而且墨言姑娘或许更需要王爷陪着照顾…唔…”

    奕南枫惩罚性地在她唇上咬了几口,声音低低略带威胁:“不许拒绝本王也不许把本王推开。”秋慕翎瞪他,被他回瞪,顺便还被揉了腰肢,身体瞬间卸力,“不许瞪本王!”偏瞪!秋慕翎眼睛瞪得更大,还没反应过来感觉眼皮上覆了一个温软的事物,带着潮湿的气息,奕南枫的舌尖轻轻扫过她那双盈盈的眸子,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直到秋慕翎轻呼才放开。

    被他这么一通折腾秋慕翎彻底没了脾气,连瞪也不想瞪了,自暴自弃地靠在他怀里,偏偏奕南枫手还不老实,隔着衣料揉捏:“这样多乖,本王待会再来陪你。”

    打发走了奕南枫,秋慕翎如释重负般地瘫坐在软塌上,子秋捧着参汤点心进来,秋慕翎一改疲态,只是斜倚着:“方才让你做的可做了?”

    “已经安排妥当了,听闻竹园现在乱成一锅粥,大夫都去了。可是小姐,听星儿说当时很多婢女都看到了,墨言小姐并没有摔入河中,王爷难道不会起疑吗?”

    “本来也没指着他相信,只要墨言是真的落水若再哭闹一番,再狠心的人也会动容吧,不论如何人是在王府出的事,墨言没什么脑子,她身边的婢女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哦。”子秋移来一张小桌子,将点心一一放好,掀开盖盅,“小姐,奴婢听说您将星儿收作贴身婢女了?”子秋眼神有些闪烁,秋慕翎装作不见,捏了一块红枣糕咬了一小口,香香糯糯的确实不错。

    “我从相府只带了你一个贴身丫头,今日瞧着那小丫头机警,想着有她在也能为你分担不少,她打小就待在王府,比我们熟悉得多。”秋慕翎说得隐晦,句句为她好,子秋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鸡汤炖得不错,回头盛一碗给墨言送去,也难为她平白受了这个罪。”

    “可是小姐为什么要让王爷心怀愧疚,立她为妾呢?”子秋实在不解,难道一个人独占王爷不好吗?万一真扶了妾室,将来再生个一儿半女,母凭子贵,小姐虽贵为王妃恐怕都要被一个侧房踩在头上了。

    “因为我是相府千金,须得端庄大方,怎么能连一个妾室都容不下。”秋慕翎随意说道。她虽不想自己成为被相府抛弃的嫡女,却也不想因得皇上几句话就分崩了相府的势力,她一辈子安安静静待在王府,任凭奕南枫如何与旁人恩爱,如何争权夺位,纵然将来失败也只祸及她一人,不至于带累整个相府。

    至于子秋,半月前她撞见子秋与秋云宸夜半见面,看那熟练的对话不难知道两人偷偷见面多少次,秋云宸虽是长子却是个庶出,将来没有资格接管相府,秋慕翝身边时时刻刻有多人跟随,而且随行的侍从婢女都是精心挑选身家清白来历清白,如今只是年幼,但相爷已经开始让他接触官场上的人,显然是在为他铺路。

    子秋一直跟在秋慕翎身边,从那日无意间问了一句,子秋却下意识为秋云宸辩解之后秋慕翎才开始怀疑她,如果子秋真的在为秋云宸打听什么消息,暗中相助,必要时候她会舍弃子秋,相较于此,她倒宁愿相信是秋云宸魅惑了子秋,毕竟秋云宸虽不常露面长相却是一等一的好,子秋少女情结,情窦初开,一时被蒙蔽也是情有可原。

    早就觉得秋云宸不是个善茬,果真不是善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