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之虎视眈眈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九章 不会绑架的禽兽不是一个老父亲

章节字数:3603  更新时间:19-06-04 09: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公子,你真是神机妙算,绑匪真的送消息来了。”

    “不是我神机妙算,而是一般都会如此。”无痕笑道。

    此刻,他正与白家丫环赶往绑匪所说的的交易地点。

    “幸好我们没报官,不然小姐就真的危险了!”

    无痕笑笑,没说话。

    白家丫环看了一眼身边的白衣人,顿时对他好感度大幅上升,心想着如果小姐真的能嫁给他,倒是不错的。

    当然,前提是她不知道她手上的这封信是白衣人写的。

    当时,她遵照无痕的吩咐,匆忙赶回家中,正与老爷夫人等人商议事情时,一个家丁拿着信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老爷拆开信一看,原来是绑匪要赎金来了,信中还特别强调,一旦报官,必定撕票。

    丫环见这与无痕所说的相差无几,便回去遇见无痕的摊位找无痕,到那里才发现,无痕已经等了她一会儿了。

    “你说绑匪来信了?信中可有说他和小姐在哪?”

    “说了,绑匪说他在清水河旁,让我们带三十万两赎金过去。”

    “三十万两?这个绑匪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不行,我们决不能纵容!”无痕怒道。

    “这笔钱我们确实一会儿也凑不出来,但是,除了筹钱,我们还能怎么办呢?”丫环也是愁眉苦脸。

    “我们去清水河,直接把小姐救出来。”无痕提议道。

    丫环拗不过无痕,便跟着他前往清水河。

    “公子,你这么重视我家小姐被绑架的事,想必你已经认可我家小姐了吧?”

    “当然不是,我只是担心你家小姐给绑匪添麻烦而已。所以我才想过去瞧瞧。”

    “……”

    朱无视仍旧盘腿坐着,偶尔四处张望,看无痕来了没有。

    老实说,他真的搞不懂无痕在想什么。既然抢绣球一事是误会,说开了便是,何必搞出这些事情来,尤其是让他假扮绑匪。这万一人家报了官,官府查出来,他这王爷还怎么当?

    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朱无视看去,一袭白色映入眼帘。

    奇怪的是,无痕怎么还带了一个小姑娘过来?

    “公子,我们是来救小姐的,你说你怎么急冲冲的走过来了呢?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先藏起来再见机行事呀!”丫环看着那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紧张得扯了扯无痕的衣服。

    无痕没理会,径直往前走,瞥了一眼动弹不得的白小姐。

    此刻,白小姐正喜出望外地看着他。

    “你是来救我的吗?”

    “呃,不是,但是你家丫环会救你。”说着,无痕指了指旁边的丫环。

    丫环一见到自己的小姐,连忙跑上去,关切地问她的状况,得知小姐身体无恙,才松了口气。

    “你快放了我家小姐,三十万两我们自然会给你!”丫环冲着朱无视说道。

    朱无视微微一愣,三十万两?什么三十万两?

    “她说的是赎金,不过,我觉得,他们家就这么一个女儿,我觉得兄弟你可以再抬高点价钱,五十万两吧。”无痕凑到朱无视身边说道。

    “……”

    这家伙是卧底吧!

    “公子,你在说什么呢?你怎么还帮绑匪说话啊!”

    “我这不是帮绑匪,这是在帮小姐,你难道不为小姐值五十万两感到高兴吗?我跟你们说,铁胆神侯都值不了五十万两,你家小姐比铁胆神侯值钱,就该偷着乐啦!。”

    丫环:“……”

    白小姐:“……”

    朱无视:“……”

    无痕你说归说,点我干什么!

    “你抢了我的绣球,便是我未过门的夫婿不说,作为一个男人,难道不应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白小姐盯着无痕问道。

    “你若想活着离开,留下这二人。”朱无视对着无痕说道。

    “我当然要离开。”说完,无痕便跑了。

    “贪生怕死的家伙,我当初真是看走了眼,还想把他追回来成亲,真可笑!”看着无痕落荒而逃,白小姐苦笑道。

    “就是,小姐,这个人不值得你遵守诺言。”

    “什么诺言?”朱无视坐在了二人的面前,问道。

    丫环看了一眼小姐,见小姐没有阻拦的意思,便说道,“我家小姐前几日抛绣球招亲,那人抢了绣球后,却不认这门亲事,我家小姐重绣球招亲的承诺,不管是谁最后拿到了绣球,都会非他不嫁。”

    “这种人确实不值得。”

    “这位大哥你也这么觉得呀?”也许是没想到绑匪会站在自己这边说话,丫环顿时觉得对方亲切了不少。

    “我可以去把那人抓来,任由你们处置。”

    “不必了,他想逃就逃吧,这种人,我一辈子也不想再看到他!”

    “其实,这事只是一个误会。”

    “误会?”白小姐诧异地看着对方。

    只见对方缓缓将面具摘下,露出一张沧桑的脸庞,他起身道,“他那天只是误抢了绣球。”

    “误抢?这不可能,我那天看着他拼命在人群中抢绣球,怎么会是误抢?”丫环质疑道,“你都不知道他那天抢得有多欢!只是时间一结束,老爷宣布结果时,他就逃之夭夭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误抢,你是他什么人?父子还是兄弟还是朋友?”白小姐看向朱无视的眼神不由得变得犀利。

    “应该是父子吧!”丫环脱口而出。

    “那就算是父子关系吧。”朱无视重新坐了下来,将无痕抢绣球的事跟二人说了,至于他和无痕的身份,以及绑架事件无痕主导的事情他自然没有说。

    听了朱无视的话,二人略有迟疑,但看朱无视认真的神情,又不像是在说谎。良久,白小姐开口说道,“所以,你为了让你儿子摆脱我,特地将我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其实,你完全可以到我家去说的。”

    “那你儿子知道绑匪是你吗?”丫环想知道的是,这事无痕知不知情!

    “他不知道,我没跟他说。通过这件事,我也才知道,他居然是这样一个人。”说着,还露出一副教子不严的懊恼与愤怒神色,仿佛他也是受害者一般。

    “这种人不值得我们为他生气。”白小姐说道。

    “我解穴后,你们主仆二人便回家去吧。”说着,朱无视就要伸手去解穴,却听得一声怒喝。

    “禽兽,住手!不准你碰她!”

    朱无视:“……”

    明明说了决不屈服,结果呢,今天又是绑匪又是老父亲的,他都忍了。但是,怎么最后还是搭上了禽兽的边啊!

    “师兄!”白小姐认得这声音,看过去,只见自己的师兄正擒住那个刚刚逃跑的白衣人,往这边赶来。

    朱无视正想看看来者何人,冷不防一个白衣人压在了他身上,那人口中还叫着“哎呀,疼疼疼!”

    “师妹,你没事吧?师妹你怎么一动也不动?”

    “师兄你误会了,方才那个人是要给我解穴的。”

    “啊?”男子反应过来,连忙要去扶朱无视,可是转身却发现,刚刚自己抓来的那个白衣人,还压在黑衣人身上!被压在底下的黑衣人正在努力推开身上的人,可是那个白衣人似乎赖着就是不起来!

    “白衣小子,你闹够没有?抢了我师妹的绣球,逃婚就算了,还不救我师妹!现在又欺负我救了我师妹的恩人!”师兄越说越气,直接拎起无痕。

    “师兄,师兄,你看我都给你带路了,你能不能放了我?”无痕摆脱掉师兄,一个疾步,躲到了朱无视后面。

    “好了师兄,你先冷静一下。这位叔叔,你可以过来帮我解穴了。”白小姐对朱无视说道。

    “叔叔?”无痕奇怪,朱无视什么时候变成叔叔了?

    朱无视看了一眼白小姐,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朝白小姐扔了过去。

    他可不想再接近这两个女人了,免得名节不保。

    “喂,你往前走几步过去解穴会怎么样?”

    听了无痕的话,朱无视只是瞪着他,没做回应。

    倒是白小姐替朱无视鸣不平了,她在师兄和丫环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盯着无痕说道,“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有你这么对待自己的父亲的吗?”

    “我父亲?啊,哦哦哦,父亲您辛苦了,儿子错了,您原谅我吧!”无痕边说边给朱无视捶着背,也不管朱无视愿不愿意。

    “关于绣球的事,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白小姐抛下这句话,便动身离开了。

    “几位若不嫌弃,可乘这马车离开。”朱无视说道。

    那马车是他今天为了劫持白小姐而买的,如今也没什么用处了。

    “谢谢了。”那师兄回头冲朱无视道了声谢,便扶着师妹上了马车,驾车而去。

    “这事终于结束了。”无痕叹了一声。

    “还没结束,我们去找天香豆蔻。”说完,朱无视率先走了。

    要不是因为记挂着天香豆蔻,朱无视说什么都要和无痕打一架才能平复心中怒气和怨气。

    “但我还是很奇怪,怎么着的你就成了我父亲了?你不是说你最多只能忍受当绑匪吗?”

    朱无视就跟没听见一样,直到到了镇上,他才回复道,“这事就翻页了,谁也不许说出去。”

    “怎么?你怕祜那家伙笑话你啊,这不有我的吗,他敢笑你,我可以让他回少林去!”

    “他回少林了,你来当护龙山庄总管吗?”

    “行,供着他总行了吧!”无痕翻了个白眼。

    两人走到小摊前,却发现小摊的主人正在收东西。

    “小哥,今天这么早收摊啊?我来看看天香豆蔻。”无痕说道。

    “别看了,就是骗你的,我这里没有天香豆蔻。”摊主摇摇头说道,“你第一天来我这里,张口就问我有没有天香豆蔻,我跟你说没有,可是第二天你来了,我就有天香豆蔻了,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你不是说你回家一说,家里人便给了你天香豆蔻吗?”

    “骗你的,我就没有什么天香豆蔻。实话跟你们说吧,在你第一天来我这后,我就让白家给收了,白家觉得你后面可能会再来我这里,就吩咐我在这里当眼线,我寻思着你要找天香豆蔻,便谎称我有。现在你也不是白家未来的姑爷了,我也没在这里摆摊的必要了。我要去白家上工。”摊主一口气说完,就收拾东西走了。

    “你很少被骗。”朱无视沉声说道。

    果然,天香豆蔻没那么好找,看来要唤醒素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是很少被骗啊,倒是你经常被骗。”无痕笑道,“事情解决了,你该回护龙山庄啦,不然祜又要骂你了。”

    无痕正要回客栈,突然想起什么,又说道,“我们看到的那颗天香豆蔻,实际上并没有五钱三分二厘重。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说罢扬长而去,全然不顾背后充满杀意的目光。

    这个朋友是谁家的?

    可以打一顿吗?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