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卷

章节字数:3734  更新时间:08-03-29 23: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

    事物会变,人心也会变。

    当年的情是否还在?

    可能物是人非。

    沧海桑田也敌不过时间的流逝。

    感觉不同了,会怎样呢?

    当发现一切只是一个阴谋,又会怎样?

    甜腻的外表,让人深深得沦陷……

    十年的时间有多长?不知道。

    只知道墙上满上班驳的刻痕。

    “离,你在哪里?”

    a)

    嘎吱一声。

    一辆山地车停在我的面前。

    车主抬起头,狭长的眼睛看了看我。我也趁机打量了他,很帅气的一个少年,身穿烟灰色的滑雪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牛仔裤,脚登一双Converse的帆布鞋。肩上斜挎了一个背包。他摘下了耳机。

    “我是湛类。”他在逆光中对我说。

    阳光撒在他墨一样的碎发上,有淡淡的光泽。

    我眯了眯眼睛。

    “我不认识你。”我向后退了一步。

    “那不重要。你要记得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叫作‘湛类’的男生戴上了耳机,跨上了车。

    “喂——”我在原地愣了半天。

    “嘿,怎么了?”许伊在把手伸到我的眼前晃了晃。

    “没事。”我淡淡地回答。接过递过来的牛奶。

    “真的?”许伊在不安地看着我。

    “走了啦!”我一把推开他,“都要迟到了。”

    b)

    一连几天都没有再看见湛类。

    心里略微有些失落。

    放在桌子上的手臂彼时传来阵阵的麻意。

    我待会儿有事,放学后你先回家。

    是许伊在传来的简讯。

    下课铃过后,哗啦啦地收拾书包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冉,放学一起走吧!”回头一看,是‘四方’的西西。

    许伊冉拉上了书包拉链。冲她抱歉地笑笑,“对不起啊,我还要去上补习班。不能和你一块走了。”

    “啊?这样啊。算了,明天见啦!”在夕阳在朝我挥了挥手。

    c)

    “你怎么在这里?”

    d)

    他单手支着墙挡住了我的去路。

    “你哥?”是湛类,眼睛里盛满了的波澜不惊。

    “关你什么事。让开。我要回家。”我狠狠地打开湛类的手。

    我抬头看了看天。

    尚早。

    下了好几天的大雪,地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滑溜溜的,我走的很慢。

    几片凉驱除了温暖。我耸了耸肩。从暖和的口袋里掏出手把围巾整理了一下。

    一个东西从背后压来。

    我就要闪开。

    一只带着烟草味的手掌用一块毛巾飞快地捂住了我的口鼻。

    隐约听到“放开她。”之类的句子。

    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e)

    “许迦铭?你的女儿在我这里。”

    许伊在气喘吁吁地赶到摩卡的时候,许迦铭就已经报警了。

    “爸,他不是不让吗?”问完这句,心里就后悔了,绑匪的话怎么能信?可以相信的就不是绑匪。

    许迦铭瞪着他,“你是怎么回事?”

    许伊在愣了一下,“我今天有点事,就让冉一个人先回去。可是……”狂奔过来,短时间内还无法恢复,语速很快,大脑连接很慢。

    “行了。你先喘口气。”

    许伊在早已失去平时的沉稳。

    许迦铭猛地吸几口烟,“你先回去上课。冉的事,有我就够了。”从沙发里起身,背对着许伊在面对着落地窗。

    “可是……”许伊在还想说些什么,许迦铭摆了摆手。

    许迦铭,你的女儿在我这里。要想救她的话,就拿100万美金放到映辉大厦后面的迎来旅店旁的垃圾站里的兰色垃圾筒的中间那层。明白了?哦,对了,不要报警,否则,嘿嘿……

    你-----

    呀,我怎么忘了,你瞧我这记性。来,给你听听你的宝贝女儿的声音。

    爸爸,我不怕。你千万别……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爸爸,我不怕。

    许迦铭狠狠地抹了一把脸。

    f)

    "爸,冉。还没没什么消息吗?"递来一杯茶。

    许迦铭摇了摇头。把茶放在一边。深深地陷入了沙发。

    哐当——

    门被猛地打开。室内浑浊的空气再次充盈了鲜活的气息。

    枯萎低垂的花朵在那一刹那舒展开了枝瓣。充盈芬芳而美好。

    g)

    猛地拉开的门在风的冲击下与墙壁剧烈地碰撞着。

    许伊冉的脸苍白带着运动后的红晕,嘴唇冻得乌紫,牙齿上下不住地打颤。

    许伊在一把脱掉棉袄心疼地为许伊冉穿上。

    凌乱的发丝上沾染了不少水珠。

    是积雪融化之后的还是又在零下几摄氏度的凉薄空气里结痂而成的呢?

    许伊在一脸的伤心。

    许迦铭怜爱地看着许伊冉。"伊冉,告诉我。是谁?上天入地我许迦铭绝不会放过他。"

    怒极,反手一扬。

    有瓷器碎裂的声响。

    许伊冉张大了嘴,用手死命地捂住。眼泪夺眶而出。

    父亲地华发在灯光下是那么的闪耀。

    再也忍不住,冲过去,狠狠地抱住他。

    嘴唇上下不住地哆嗦着。

    许伊在把头微微侧向一边。

    h)

    湛类睁开眼的时候,大脑一片昏沉。

    左右再三看了几次,终于确定自己是在医院里。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被单。

    太平间。

    这是蹦到脑袋里的第二个词。

    你醒了?

    许伊冉看到湛类的眼睛咕噜咕噜地转动了几下,实在忍不住就问他。

    他没有再四处看。

    沉默。安静。静谧。

    "你吃不吃苹果?我帮你削一个。"逃也似地离开。

    轻笑了几声。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眼睛里却是满满的不屑。意味不明地怒意。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东西。如果不是她告诉自己的话。这。。。。。这会是什么?

    凹凸不平?抽象速写?

    他一瞥,手指似乎还缠着OK绷。

    心下一横,默默地接过。

    只是嘴角轻微地那么抽搐了一下。

    i)

    阳光下,两个身体重叠成一个影子。

    j)

    "嘿!"西西拍了拍冉的肩膀。

    "呃?呃!。。。。。。西西。"神游太虚的灵魂归位。

    "你怎么在这儿啊?"许伊冉眨了眨眼睛。忍下满眼的酸涩。使劲揉了揉。仰起头,"沙子进眼睛了。"

    k)

    自己真的是掉进去了么?

    人生就是一张网。

    一个极其精密的五行八卦阵

    每个点都是上帝亲手布设的,谁也无法逃脱。

    一个不小心,我们便陷入网里。

    愈是挣扎线就会收缩得紧密。

    皮肤上是细小的血痕。

    漫山遍野的绿在刹那间便的枯槁失色。

    为什么连温暖的阳光今天也变得这么狠毒?

    l)

    许伊冉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跑。

    只觉得两耳生风,像飞鸟一样。

    在偌大的校园里奔跑。

    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孩偕着身着浅灰校服的女孩在校园里穿行而过。

    男孩前额的碎发在带起的微风中摇摆。

    女孩的长发像深海里的海藻尽情地翻舞飞扬,发间是无限青春的美好。

    英俊帅气的男孩有着坚定的目光。

    漂亮多情的女孩有着最温柔自然的微笑。

    淡金色的阳光中,有薄薄的馨香在空气中酝酿。

    他们,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

    湛类终于停在Sky前面。侧身看见许伊冉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脸上泛着运动后的潮红。柔顺的发丝变得凌乱。额间隐约中有汗沁出。

    湛类松开手,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正准备擦手。又转过头,"你要擦吗?"说着就要送过来一张纸巾,一面走进Sky。许伊冉摆了摆手,湛类却停下来,为许伊冉擦净了手指。

    终究不是很熟悉的人。

    许伊冉尴尬中双眼也不晓得往哪里放。

    原本红润的脸蛋就更红了。

    这是Sprite。

    剔透的水晶杯半盛着酒红色的液体。

    在迷离的灯光下柔和中夹杂着几分重金属里显得分外妖娆。

    许伊冉本是想推辞的,最终还是没能敌得过诱惑。

    轻轻地抿了抿。

    湛类单手撑着吧台。

    嘴角想上翻转成一个俏皮的弧度。

    "恩。很不错。"笑着对湛类说。

    将杯沿凑近柔嫩的唇瓣。。。

    许伊冉只觉后脑一沉。

    反应过来的时候,湛类地嘴唇已触到了她的。

    m)

    漫天大雪中,两个小男孩艰难地在及膝的深雪中行走。

    走过的地方不一会儿又被飘扬的雪花覆盖。

    头上的发丝布满了冰晶。嗑在细嫩的皮肤上划出浅红色的印子。

    其中一个小男孩略大,就搀扶着令一个年幼些的小男孩。

    那又怎么样?

    不过是两个看起来6,7岁的小孩子。

    三步一歪五步一倒的,好在两个孩子并没有放弃。每次倒下去努力挣扎着起来。年长的那个只穿着单薄的单衣,倒下的时候微微地托着小的。要么就会把小的护在胸前。

    湛类记得,他们两个是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那个地方表面上对于他们这些孤儿来说是个"家"实际上,还不如在外头流浪。

    那个地方没有善良的修女也没有和善的救助者。

    有的只是豺狼虎豹。

    应该说是。。。是禽兽。禽兽都不如的东西。

    n)

    湛类恨极,猛一用劲。

    唇下是一声闷哼,想抽离,但停止了。

    口腔中充斥着甜腥的味道。

    收回唇。

    跑出门。

    许伊冉用指尖摸了摸被咬破的唇瓣。

    一双眼睛早就失了焦距。

    湛类穿行在大街小巷。

    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就是很烦很烦。

    不懂为什么人活着就这么难呢?

    夕阳西落

    湛类还是没有回来。

    许伊冉的眼睛变得寒冷,一口饮下剩余的Sprite。

    o)

    这是Sprite。

    我花了一个月调出的酒。

    为你特制的。

    是我第一次给女生调酒。

    也是最后一次。

    自己原本以为不是第一个和他交往的女孩。

    以为他是一个很花心的男生。

    以为只是和他玩玩而已。

    分手就像太阳从东方升起来一样。

    没什么了不起的。

    没什么了不起。

    许伊在在门前转了又转,手也伸了几次。看到了"禁地禁进"还是没有进去。

    曾经有一次就那么冲进去,结果许伊冉整整1个月都没有和他说话,看见他就像看到个陌生人一样。

    被自动忽略掉。

    p)

    不料许伊冉忽地打开门,许伊在也没想到。一个趔趄就砸向地面。

    好在反应够快,双手就撑着了地。抬头却已经看不到许伊冉的身影。

    "爸爸,你不要再查绑架的事了。"许迦铭正在浇花,这么突兀地听到许伊冉的声音。兴奋得手一抖,藏蓝色的棉布拖鞋就无辜地洗了个澡。

    匆忙把水壶放到一边,宠溺地看着许伊冉。"小冉,爸爸答应你就是了。"

    许伊冉勉强笑了笑。"爸,我明天回学校上课。"许迦铭愣了愣,"不行。你的身体还没好,还是先休息几天再去上学。反正都已经请了半个月的假期了。实在不成,我们就一起出去散散心也是可以的。"摸了摸许伊冉的头发,眸子里全都是温情。全然褪去了商场上雷厉风行的气势。在这一刻,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爱着孩子的父亲。

    许伊冉轻轻地点了点头。

    转身,默默地走回房间。

    二楼的许伊在靠在栏杆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没有什么表情。眼圈却已经泛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