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卷

章节字数:2951  更新时间:08-03-31 22: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q)

    我爱你。

    r)

    我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凌晨的时候在到我房间来很急促地要我向窗户外面看。

    我睁着睡眼朦胧的眼睛。呆了许久。

    窗外,是满天的烟花。五颜六色的。姿态各异的。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时下流行的烟火。

    黑色在火花中展露出蓬勃的生命力。

    无限延伸的魅力。照亮了湛类的脸庞。

    他穿着一件碳色西装,在红橙的色光有着别样的感触。

    站在心形的红蜡烛圈里手上捧着一大束白蔷薇。

    隔着并不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的眼泪就那么不争气地哗啦拉地滚下来,打湿了我的衣襟。

    震感从口袋蔓延到神经。

    我缓缓地掏出来,推开机盖。就听到他的声音。沙哑了很多。

    "我爱你"

    之后怎么样我已经不记得了。

    等我反应过来,我早就冲到院子里紧紧地抱着他了。

    s)

    "嘿!冉,类又来了呢!"西西凑过来,在耳旁碎碎。

    我转了转手中的笔,太起头。微笑的看了下类。

    已经初春了,他穿着薄薄的烟灰色的滑雪衫。耳朵里塞着麦。就那么斜倚在门口。闭着那双好看的眼睛,敛去了所有以前的傲然与不屑。只剩下最原始的模样。

    我又转了转手上的圆珠笔,拉过西西。

    不管她诧异的目光,也不理会她不满的神情。把右手的食指弯曲成一定的弧度,调皮地勾了勾她的小嘴。而左手早就麻利地整理好书包。

    "你。。。?"

    "我是左撇子。这是我的秘密哦!"

    瞬间拉开后门,一侧身右脚微微一带。

    一双手从背后拥住了自己。

    轻轻地逃出来,"先走啦。这里是教室外面诶。"自然而然地握住少年的手。穿行在校园里。

    三月的春风里带着淡淡的桃花香味。

    是爱情的味道。

    t)

    天边的云朵染上了几抹驼红。像是少女似醉的脸颊。

    更高远的乌云又有谁看得清呢?

    就像地震之前一切都是风平浪静的。

    u)

    许伊冉逃课早就成了家常便饭。其实,在这以前她也从来没有认真地上过课。

    她有病。一种她也不清楚的病。大概就是一种先天性的遗传精神病。

    她的母亲就是得这病死去的。

    许伊冉窝在猩红色的沙发深处撑着脑袋看着在吧台前面调酒的类。

    嘴角很容易的往上扬。

    澄净的瞳仁里沁满了幸福。

    v)

    湛类调酒的姿势很帅气。利落干练。一气呵成。

    修长的食指与中指夹着杯脚,右手拿着玻璃制的摇酒器倒出湛蓝的液体。随手放下,从冰筒里夹了几块冰又取出了一片金黄的柠檬,插在杯子的边缘。

    湛类勾了勾唇角。妩媚的气息一闪而过。

    许伊冉踮着脚尖轻轻地走过来,闪进吧台。从后面抱住湛类。

    许伊冉还是感觉到湛类的脊背猛地收紧。对我还是不信任呢?

    w)

    白皙的手指攀上他的脖颈,忽的一用力。少年也配合着低下头。

    "你很不乖啊。"带着浅浅的酒香的双手向她袭去。

    说着,增大弧度。深深的沦陷。。

    "呵呵,类。别在这儿啊。"A调笑道。

    "小冉!你这样可是会引起群愤的哦~~!!"B女眨了眨眼睛。

    "是哦~~"

    "是哦~~"

    就是有那么些人喜欢这样。

    湛类松开了手。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所有不好的事情在涨潮般呼啸而来的时候是不是都应该事先打个招呼而让人心里有所准备呢?

    x)

    漫诗朵拉着许伊冉的手往厕所冲。

    因为运动。带动了气流。产生了风。那。眼睛会不会非常不凑巧的花了呢?或者,闪光也是好的。亦是耳朵就那么失聪了也是不错的。

    许伊冉的脸刷的变白。腿脚酸软得很。强笑着"诗朵,你就自己先进去吧。"漫诗朵以为她身体有什么不适,听她这么一说就放心了。掉头就向WC奔去。

    许伊冉在也没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玻璃珠子直直地往下坠,砸到地面上听得到闷钝的声音。

    许伊冉把脑袋埋在两膝间,肩膀细密的颤抖。

    许伊冉很快擦干眼泪。

    扶着墙站起来。顿了顿。又疯了一样朝那个地方跑去。

    不见了。所有的门都打开了,没有看见他们。

    许伊冉懒得理那些无聊的闲言碎语。怔怔地转了转。又很用力地推开那些丑陋的男人们。真XX八婆。

    眉头像拧麻花一样拧到一块。

    不停地跑。心里很伤心。却没有眼泪再可流。怒哼了一声。发觉心里空落落的。

    思绪几不知怎的飘到那天午夜。那天的烟火绽放了整个天空。可是,许伊冉啊许伊冉。你怎么就没想到烟火的生命只有那么一瞬呢?

    你为什么就被这可笑的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呢?

    许伊冉恨恨地咬着嘴唇,沁出丝丝的血丝。

    手指不自主地握成了拳头,骨节泛着银白。

    墨样的瞳孔收缩成细小的圆弧圈子。溢了骇人的神色。

    y)

    这天下着小雨。英语课的时候许伊在发短信给许伊冉说是晚上有点事就不能陪她回家了,告诉她司机老康会过来接她。

    许伊冉还回了条短信说。在,你是不是有了我未来的嫂子啊?!是的话我就不去做那劳什子的电灯泡了。一发完就把电池给卸下来了,她可不敢被哥哥扁。

    脸上是笑着,可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也许是到了春天了,天气总是不怎么好。时常下着蒙蒙的小雨。偏偏许伊冉不大喜欢。

    不到放学她就到老师那里请了假说是身体不太舒服。

    许伊在痴痴地看着闪着兰色荧光的屏幕。心里百感交集。只是紧紧地咬着牙床。直到闻到甜腻的血腥味。

    许伊冉没有出校门,她偷偷地来到学校的后门。她知道他习惯性的每次都走后门。后门附近有一小片浓密的树林。

    强调了"每次"。

    看了看天色似乎还早,就从书包里掏出事先准备好了的面包和矿泉水。就很安静地隐藏到一棵大树后。

    下课铃打响了几分钟以后,她看到了一拨一拨的人从里面蜂拥出来。又等了几分钟后,才看到许伊在走在稀稀拉拉的人群中。大概有100米左右的距离了。许伊冉才跟出来。尾随着许伊冉。天上下着小雨,头发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细碎的水珠。

    许伊在走的不是回家的路,也不是去图书馆的路,更不是去青辰的路,甚至不是去市中心的路。许伊在走在破旧的巷子里,穿来穿去的,又由于身高过高的原因就不得不低着头,细细的雨丝就那么砸在他脑袋上,挺立的头发变得软塌塌的。虽然不是正面看。但这样也是很滑稽了。

    许伊冉的脸隐在阴影中看不清是什么模样。

    许伊在最后停在一个有些破烂的房子前面。是常年没有整修也被风雪侵蚀的关系。给人的感觉很压抑。

    一个少年开的门。拿着一条毛巾,微笑着为许伊在擦头发。

    z)

    许伊冉死命地捂住嘴。那该死的眼泪就那么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约莫过了20分钟。

    天已经有点泛黑了。

    许伊冉扶着班驳的墙才勉力直起身子。

    腿脚已经失去了感觉。慢慢地靠近门。

    春风里夹杂着呻吟声。眼泪又溢出来了,挥手擦掉。

    敲开了门。

    狼狈不堪的一目。不看会后悔,但是看了却悔了今生。

    在奔跑中有汽车的鸣笛声也在的尖叫声也有类身上熟悉的酒的香味。还有,他不常见却很温暖的微笑。

    后记:

    几天前,我私下查到雪夜绑架我的人是一个叫大雷的男子。但是他的幕后主使人却是湛类。我的心登的就那么凉透了。

    这几天我躺在病床上,每天就是发呆。输着营养液。

    不是我不乖是我吃了书迷或是喝了什么都会吐出来。

    也许我命不久矣。

    我在想,如果那天并没有听到看到那些该是多么的好。

    离:

    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想我是一个心理变态的人吧。呵。我喜欢上你了,从小时候就开始了。怎么办呢?尝试过放弃却失败了。我们相爱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在许家了。你是那么的优秀。学生会会长。年级第一。一个好哥哥。我是多么羡慕你。更羡慕你身边的那个许伊冉。

    知道么?一开始接近她就是为了报复她。谁叫她抢走了我的离。

    我什么也没有。一出生就被人抛弃了,在孤儿院里长大。很高兴能认识你。

    不过那里也有太多不愉快的记忆。

    我记得我们曾经一起去菜市场捡别人扔下的烂菜剩饭吃。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算了。我不会再缠着你了。以后也不会伤害许伊冉了。

    离,我走了。

    勿念。

    湛类。

    男人的眼泪就那么浸透了黑色苍劲的墨迹。

    一片模糊。

    就像那天空中的某一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