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逃难 上

章节字数:2829  更新时间:19-06-08 0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梁国五十六年,晋王夺政,天下大乱。

    夕阳下,芸娘蹲在溪边,将手中的布巾缓缓浸入溪水中,水起涟漪,惊起了一直停在溪面上的蜻蜓。

    宋之郁坐在芸娘身后的大石头上指着蜻蜓大叫:“娘,蜻蜓!”

    芸娘回头急道:“小宝莫要乱动,仔细又摔着了。”

    蜻蜓飞来绕着宋之郁飞了两圈,最后停在了不远的石头上。

    宋之郁撅着嘴对芸娘说道:“娘,小宝要蜻蜓。”说完就扭动着身子作势要往下爬自个儿去捉蜻蜓。

    芸娘被吓的不轻:“小宝乖,娘亲这就过来。”将布巾匆匆拧干就起身朝宋之郁走去。

    宋之郁双手搂住芸娘的脖子,抬起头奶声奶气的对芸娘唤道:“娘亲快些,小宝的蜻蜓要飞走了。”

    芸娘在宋之郁的小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又开始顽劣了,可是忘了前些日子是如何从树上摔下来了?”

    宋之郁一扁嘴:“娘……”

    芸娘抱着宋之郁坐在石头上:“莫急,娘亲先替小宝擦擦,擦完了就替小宝捉蜻蜓。”

    宋之郁乖乖仰起头:“娘亲可不能骗小宝,快些擦擦罢。”

    “乖些,”芸娘拿着布巾细细的擦着宋之郁的小脸,“娘亲替小宝擦擦,今儿个晒了一日,擦擦小宝就不难受了。”

    宋之郁脑袋不停的乱动躲着芸娘手里的布巾:“娘亲够了,快去帮小宝捉蜻蜓罢。”

    芸娘手上不停:“莫要乱动,让娘亲好生替小宝擦洗擦洗。”

    宋之郁抬手挡着芸娘的手,嘴里叫道:“蜻蜓,蜻蜓,小宝要蜻蜓,娘亲快快去捉。”

    宋清言抱着柴禾蹬蹬蹬的走到芸娘面前:“大老远就听见鬼叫了,宋之郁你与我说说,你闹着要娘亲去替你捉个甚么玩意?”

    宋之郁一见宋清言就脑袋一缩,团在芸娘怀里不敢胡闹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大姐宋清言。

    宋清言将柴禾放在地上,伸手把宋之郁从芸娘怀里抱出来放在草地上。

    “老实待着,不然有你好受的。”

    宋之郁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宋清言软软糯糯的唤了声大姐。

    宋清言哼了一声,没理会自己弟弟。

    芸娘忍不住一笑:“果然我们小宝还是最怕大姐了。”

    宋清言斜着地上那一小团,嘴里对芸娘说道:“娘亲就是太宠小宝了,小宝才会一直不懂事。”

    “你还要他如何懂事?清言莫要忘了,小宝如今才三岁,”芸娘蹲在之郁面前,拿布巾替宋之郁细细的擦拭指缝,“寻常孩童三岁时只怕只会坐在爹娘怀里张口讨食,咱们小宝又是什么样子。”

    “寻常孩童如何能和我们小宝相比,三叔公说过的,小宝是天底下最聪慧的孩童,”宋清言蹲下同芸娘一起,“哪家孩童不到三岁就启智认字了。”

    芸娘说道:“聪慧又如何,终归是孩童,见到稀奇的终归也是想要的。”

    宋清言微微撇嘴:“一只蜻蜓有甚么稀奇的。”

    “清言是不稀奇,我们小宝可是稀奇得很,”芸娘对宋之郁柔柔的笑着,“好了,可算是收拾干净了。”

    宋之郁对他娘亲讨好的一咧嘴:“娘亲放心,小宝会乖的。”

    芸娘眼里的笑意顿时更深了。

    宋清言也忍不住噗嗤一笑:“聪慧是聪慧,不过却也还是孩童。”

    芸娘站起来:“小宝好好待着,娘亲去给小宝做些吃食。”

    宋清言站起来:“娘亲你瞧瞧,”她拿起柴禾上放着的一个打着补丁的粗布袋子,“这可是‘山尖子’?”

    芸娘伸手拈起一片绿叶凑到鼻子一闻,随后一笑:“是‘山尖子’。”

    宋清言莞尔一笑:“清言记得娘亲说过,这山尖子可食,味儿虽是苦了些,终究是能裹腹,娘亲你瞧,清言摘了不少呢,有了这些,咱家今儿个的硬面饼子就可省下了。”

    芸娘接过一看:“确实不少,不过清言,这山中有山尖子清言可曾告知他人?”

    宋清言摇头:“姑母不让,说也不知到底是不是那山尖子,若是不是,村里人吃了出了差错可不好。”

    “你姑母行的对,”芸娘点头道,“清言帮娘亲看着小宝,娘亲去寻你姑母,让村里人也去摘些山尖子。”

    宋清言脆生生的应了声。

    宋之郁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只要与他大姐待在一处,他一贯是老实的。

    宋清言从粗布袋子翻出一枚她寻了许久才寻到的野果子递到宋之郁眼前。

    宋之郁眼睛一亮,舔着小脸软软的唤了声阿姐。

    宋清言抿嘴一笑,将野果子洗净递与宋之郁:“小宝只许吃一半,另一半留给你二哥知道么。”

    宋之郁点头,双手捧住果子啃了一口,随后陶醉的眯上了眼睛。

    嗯,酸酸甜甜的,别提多好吃了。

    宋之郁把啃了一口的果子递到宋清言面前:“大姐也吃。”

    宋清言摇头:“大姐不喜,小宝自己吃罢。”

    芸娘走过来,看着宋之郁手中的野果子笑道:“还是我们清言最疼小宝。”

    宋清言在宋之郁脸上拧了一下,嘴里宠溺道:“谁疼他了,这小泼猴着实烦人得很。”

    宋之郁也不生气,举起果子:“娘,吃。”

    芸娘摇头:“娘亲不吃,小宝快吃。”

    宋清言揉了柔宋之郁的小脑袋:“吃你的罢。”

    “这天儿瞧着不早了,你爹爹和之谨估摸着快回来了,清言帮娘亲将这山尖子洗净洗净,娘亲去生火。”芸娘吩咐道。

    “哎,”宋清言应了声,拎起布袋子后说道,“娘亲那硬面饼子还是烧上两块罢,二弟小宝怕是吃不惯这山尖子。”

    “清言放心,娘亲晓得。”

    芸娘从自家的破旧板车上取出一只粗胚土罐放到宋之郁身边,回头对宋之郁一笑:“小宝乖些,娘亲给小宝做吃食。”

    宋之郁正歪着脑袋看着宋清言,听到芸娘的话语头也不回的点点。

    宋清言穿着一身男人的粗布衣裳坐在溪边,正呆呆的看着水中的倒影。

    宋之郁脑袋四处转了转,见到他不远处有几朵黄色的野花儿,他趁芸娘不备,将还剩一大半的野果子塞进怀里,接着偷偷站起来拍拍屁股就一瘸一拐的朝那几朵野花儿走去。

    他记得他们尚在家中时,他大姐总是穿着漂亮的裙子背着他去看这些花儿,可离家之后,他大姐再也没穿过漂亮裙子了,整日里都穿着灰朴朴的,头上也再没插过花。

    宋之郁抓着摘来花儿小心的走到宋清言身边,宋清言还在发呆,根本没有察觉他的到来,宋之郁只得绕到宋清言身旁的大石头上,可谁知那大石头上长满了湿滑的青苔,宋之郁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石头上,若不是回过神的宋清言一把抓住他的后领子,只怕已经顺着石头滑入溪水中了。

    宋之郁缩写脑袋讪讪的看着他大姐,将手中的花递给宋清言。

    宋清言怒瞪着宋之郁,她心中气极,她这个小弟弟聪慧是真,可顽皮也是真,前几日偷偷爬树把脚崴了不说,今儿个还敢往水边来,若不是她凑巧也在,只怕他这条小命就没了。

    宋清言越想越气,她提起宋之郁按在腿上,抬起手就往宋之郁的小屁股了打去。

    “我可与你说过了,让你听话些。”

    “你若是出了什么好歹,你让爹娘如何是好。”

    宋之郁身子一僵,随后挣扎着哭嚎出声。

    芸娘听到哭声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怎地了?这是怎地了?”

    “你问小宝,”宋清言手下不停,“若不是我,只怕小宝已经掉在水里没命了。”

    “清言,够了,莫要再打了,小宝受不住的,”芸娘将宋之郁从宋清言腿上抱起来,“娘亲抱抱,小宝乖乖,莫要哭了。”

    宋清言眼里流出泪水,若不是逼不得已,她哪里舍得动手打自己最最喜爱的弟弟。

    “娘,如今这世道,不能再由着小宝的性子让胡闹了。”

    芸娘单手抱着宋之郁,另一只手帮自己女儿擦去泪水:“娘亲晓得,清言不哭。”

    宋清言哽咽道:“小宝才三岁哪,若是出了甚么事可如何是好。”

    “清言放心,小宝会平平安安长大的。”

    宋清言一抹眼泪:“清言没事,娘亲快哄哄小宝罢,再哭下去该惊动三叔公了。”

    “嗯,”芸娘在宋之郁后背上轻轻拍着,“小宝乖,不哭不哭。”

    宋之郁闭着眼睛哭的撕声裂肺。

    他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为他大姐摘一朵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