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逃难 下

章节字数:2441  更新时间:19-06-08 0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用过饭食,芸娘抱着宋之郁寻到独自坐在一边的宋清言。

    “清言为何会独坐在此,可是在与娘亲置气?”

    宋清言一惊:“娘亲说的这是哪里话,清言哪里会与娘亲置气。”

    芸娘一笑:“那便是还在与小宝置气?”

    宋清言瞥了一眼芸娘怀中的宋之郁,嘴里问道:“睡着了?”

    芸娘点点头。

    宋清言伸手捏捏宋之郁的鼻子,有去摸摸宋之郁吃的圆滚滚的小肚子:“我们小猪吃饱了?”

    芸娘笑道:“亏得小宝睡下了,不然又要置气了。”

    宋清言不以为意:“这有什么,他要置气就让他置去,明日捉只蜻蜓给他,他便又会唤阿姐好了。”

    “这倒是。”

    “爹爹回来了,娘亲将小宝给我罢。”宋清言伸手。

    芸娘将宋之郁放进宋清言手上:“抱稳当了,这几日小猪长了不少。”

    “娘亲放心,清言会顾好弟弟的,娘亲自去寻爹爹罢。”

    芸娘喜爱的摸摸宋之郁的小脸,随后转身去寻自己夫君。

    宋清言抱着宋之郁回到自家火堆前坐下,宋之郁睁开眼睛对着宋清言不停的眨巴眨巴:“阿姐明日要给小宝捉蜻蜓么?”

    宋清言看他:“又在装睡?”

    “小宝没睡,只是闭着眼睛,阿姐真会捉蜻蜓么?”宋之郁又问。

    “嗯,明日便捉,捉两只。”宋清言回道。

    宋之郁一喜:“那小宝明日也去替阿姐摘花,摘好多好多。”

    宋清言一笑:“阿姐不要花,小宝听话就好。”

    宋之郁乖巧点头:“阿姐放心,小宝会乖的。”

    宋清言在宋之郁后背上轻轻拍着:“睡罢。”

    宋天德独坐在溪边拿着许久未用的刻刀在木头上雕刻着,芸娘走来:“夫君这是刻什么呢?”

    宋天德举起木头吹了吹,嘴里回道:“雕两只鸟儿,让谨儿小宝耍耍。”

    “谨儿大了,不喜这些个小玩意了,夫君给小宝一人雕便好。”

    “谨儿不喜小鸟,那就给他做把弹弓,谨儿定会欢喜。”

    “谨儿自然会欢喜,不过夫君莫要忘了,还有清言呢。”

    “芸儿放心,不会忘了清言的,不止清言,还有芸儿呢,明儿个夫君就去林中寻块好木头,给芸儿和清言一人做把木钗。”

    芸娘在宋天德身旁坐下,一脸好奇的看着宋天德手中的木头:“夫君要给小宝雕个什么鸟儿?”

    “给小宝雕只红嘴雀,那鸟儿长得好看。”

    芸娘想了想,对宋天德道:“小宝这两日总是闹着要那溪边上飞的蜻蜓,夫君还是别雕那红嘴雀了,给小宝雕只蜻蜓罢。”

    宋天德一笑:“成,听夫人的,给小宝雕只大蜻蜓。”

    芸娘柔柔一笑,歪头看着天边:“夫君,太阳快落山了。”

    “嗯,”宋天德手上不停,“天黑就该歇了。”

    芸娘叹道:“也不知此生我们一家还能不能回宋家村。”

    宋天德回道:“待天下太平,夫君定会带芸儿回宋家村。”

    芸娘满眼欢喜的看着宋天德:“当真?”

    “自然当真,”宋天德对她一笑,柔声说道:“累便去歇着罢,不用陪着夫君。”

    芸娘摇摇头:“芸儿不累,夫君,芸儿想好了,待到上京,便将一袋黍米送去市食换几个铜板子赁间屋子,平日夫君就带着谨儿去寻个工作作,芸儿便与清言在家中缝缝洗洗,苦是苦了些,左右能将日子过下去。”

    宋天德手上一停。

    芸娘眉眼带笑,嘴里继续对宋天德说道:“咱们清言已及笄,待日子安定了,咱们就替她寻一户良善人家,谨儿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说亲了,至于小宝,那是最最聪慧,若是他愿意,芸儿就将他送去学堂与夫子识字读书,如此,芸儿便无憾了。”

    宋天德放下刻刀:“芸儿,咱们去不了上京了。”

    芸娘脸上一僵,良久之后开口问道:“为何?”

    宋天德回道:“今儿个探路的小六归来了,说是前面凉州已被晋王占领,咱们过不了凉州了。”而凉州是去上京唯一的必经之路。

    芸娘心中一慌:“晋王为何要难为我们难民?”

    “小六打探到,那晋王兵力军粮不足,如今正四处抓壮丁充军,前些日子逃往凉州的难民,其中尚有几丝力气的男人皆被捉去充军,且不止这些,那晋王还将凉州附近百姓及难民手中的米粮尽数搜刮充作军粮,”宋天德转头看向自家夫人,“芸儿,若是前往凉州,我与谨儿定会被捉去随那晋王一同造反,到时你们孤儿寡母,该如何是好。”

    芸娘心中慌乱之极,她嘴里急道:“夫君,那我们该如何是好,该去往何处?”

    “去往燕州,燕州是湘王的封地,三叔说了,那湘王最是仁慈宽厚,定不会将我们难民堵在城外等死。”宋天德说道。

    芸娘大惊:“燕州?夫君,若芸儿没有记错,此地并未有通往燕州的官道,我们该如何去往燕州?”

    宋天德答道:“离开官道,从那落峰山去往燕州。”

    芸娘脸色一白:“不可,夫君万万不可去那落峰山,那山中有匪,芸儿爹娘皆命丧于落峰山匪刀下,夫君不可去那落峰山。”

    宋天德伸手将芸娘脸上泪水拭去:“从通州逃难去往上京的定不止我们宋家村,三叔让我们在此地逗留几日,待人多了,便一同去往燕州,芸儿,冒险前往燕州尚有一丝活路,若去那凉州,就只剩死路一条了。”

    芸娘掩面而泣:“那晋王已让我们无家可归了,现在竟是连条生路都不留了。”

    宋之郁睡了一觉起来竟发现自己的亲亲娘亲不在身边。

    “娘亲~呜。”

    宋清言在宋之郁背上轻轻拍着:“嘘,乖乖。”

    宋之郁扭着身躯去搂宋清言的脖子,眼里含着两泡泪,扁着嘴道:“阿姐,小宝要娘亲,阿姐快带小宝寻去。”

    宋清言柔声哄道:“小宝再睡睡,睡睡醒来娘亲就归来了。”

    “娘亲不在小宝睡不着。”

    说着话的功夫,宋天德夫妇双双归来。

    宋之郁对着芸娘张开双手,芸娘含着泪把宋之郁抱进怀中,宋之郁将小脑袋搭在芸娘肩头,嘴里一迭声软糯糯的唤着‘娘亲娘亲’。

    芸娘看着三个孩子,心中悲痛欲绝,忍不住将脸埋在自己稚儿怀中,泣出声来。

    宋清言一惊:“爹爹,娘亲这是怎么了?”

    宋天德叹息一声,抬手掩住了面。

    宋清言这才发现,不止自家娘亲,远处姑母也在哭泣,整条溪边竟全是呜呜咽咽的泣哭声。

    宋之郁小手不停的帮娘亲抹去泪水,偏偏娘亲的泪水竟似流不尽般,怎么抹都抹不净。

    “娘亲莫要哭哭,若要再哭哭,小宝也要哭了。”宋之郁哭哭啼啼的道。

    芸娘死死的搂住宋之郁:“我的乖宝儿,娘亲该如何是好。”

    注:

    市食:古时候专门买卖粮食的地方。

    寻个工作作:作工同做工,就是打小工的意思,简单查了一下古时候打工大多数都是要卖身的,但是也有不用卖身的,书中因为芸娘的意思是让宋天德宋之谨找个短工,不用卖身的那种。古时候的奴隶是社会的最底层,连贱民都比不上的那种,所以那时候的人除非是逼不得已活不下去了,不然是绝对不会卖身做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